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四章 怪人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六十四章 怪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京城的雪一直飘到了除夕早上。

    御花园里,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虽有宫女内侍清扫,但为了给主子们留些赏心悦目的雪景,只扫了主道,留下了假山、花木上的白色。

    乐成公主抱着手炉,穿过御花园,要回自己宫室。

    不想走到半途,瞧见了站在亭子中央的孙睿。

    孙睿依旧裹得严实,脖子上围着的皮毛亦是厚实,不输他那顶皮帽子。

    也亏得他身量高,拉得身形颀长,便是一层裹一层的,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臃肿。

    孙睿身边站着了小内侍,看他的个头,大抵就十二三岁的模样。

    两人皆是背对着乐成公主过来的方向,因而并未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绕过来了。

    乐成公主看了孙睿一眼,便停住了步子。

    她这几日与谢皇后闹得不甚愉快,也不想与孙睿去演什么兄妹和睦的干巴巴的戏码,只看了一眼,就打算转身另寻一条道。

    却不想,那小内侍先察觉了,转过头看了过来。

    见了公主,小内侍脸上一怔,赶忙行礼。

    孙睿这才缓缓转身,看着出现在园子另一头的乐成公主。

    乐成身边只跟着一个嬷嬷,人数少,隔得远,因而脚步声并不真切,孙睿没有听见。

    他撇小内侍,心说年纪小小的,耳朵倒挺尖。

    两厢打了照面,饶是乐成公主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过来,垂眸唤一声“三皇兄”。

    孙睿颔首,礼数周全。

    乐成不像应付他,他一样也不想应付乐成,两人平素接触就不算多,谁也不用当谁的好兄妹,面子上过得去就够了。

    按说,搁在往日,乐成行过礼了,下一步就是告辞,转身该干嘛该干嘛去。

    乐成公主亦是如此打算的,她刚要开口说一句“不打搅皇兄了”,突然就一阵冷风从边上吹来,凉得她缩了缩脖子。

    眼前的孙睿亦绷紧了肩膀,嘴唇犯紫,一脸阴郁。

    乐成就不走了,抬眸看着孙睿,道:“三皇兄怎么会在御花园里?皇兄不耐寒,怎得没有寻一处暖和地方呢?”

    她一肚子的疑惑,谁不知道天一冷孙睿就只想在室内取暖了,除却移动,根本不愿意在室外待着。

    “屋子里闷,出来透透气,”孙睿淡淡说着,看了眼乐成公主过来的方向,自嘲一般笑了笑,“想来皇妹该是明白的。”

    乐成公主当然明白。

    那个闷,不是什么屋里太热烤出来的闷,是屋里的人叫人闷得憋屈。

    一如她,她刚从中宫出来,叫谢皇后那脾气弄得半点办法也无,只能自个儿生闷气。

    在孙睿面前,乐成公主嘴上不置可否,但给了一个同情、了解的微妙表情,算是给了回应。

    而后,把先前的告辞之语说出来,转身离开了。

    御花园地方大,亭台假山游廊,虽只走出去不远的路,但移步换景,已经瞧不见孙睿所处的亭子了。

    乐成公主这才停下脚步,回头望那亭子的方向瞥了一眼,心中疑惑并未消除。

    就孙睿那怕冷的劲儿,便是虞贵妃那儿糟心地待不住了,也该在御花园里寻个挡风的角落,怎么会站在那四面透风的亭子里?

    看他那泛紫的嘴唇,就晓得已经冻坏了。

    “怪人!”乐成公主低声道。

    而亭子里,孙睿目送乐成公主离开,与那小内侍道:“耳朵不错。”

    小内侍的脑袋垂得极低:“奴才就是个伺候主子的,耳朵好,才能伺候好。”

    孙睿把视线放到了远处,道:“你如今伺候的算是哪门子的主子?”

    “是圣上的贵客,”小内侍咧嘴笑了笑,“不能怠慢。”

    “是个贵客,”孙睿的语调平铺直述,语气里听不出是肯定还是嘲弄,“你不能怠慢了贵客,过些日子,还要他帮一帮的。”

    小内侍应了,见孙睿没有旁的吩咐,一溜烟就跑了。

    孙睿这才不疾不徐地往虞贵妃宫中去。

    夜色渐渐沉了下来,宫中灯火通明。

    按说这样的日子,该是开了宴席,与皇子皇孙们同乐。

    可皇太后不答应,她如今病中,没有热闹的心思,也不想铺张,还是只让几个看得顺眼的到了跟前。

    皇太后不大摆,圣上也只能来慈心宫中,只是相较于永王夫妇与安阳长公主以及驸马宁国公,他与谢皇后这对夫妻,显得疏离又别扭。

    好在,这么多年了,无论是谁,都习惯了这天下最尊贵的夫妻之间的不和睦,连他们两个自己都习惯了。

    皇太后更是懒得劝和,她要是能把圣上给拧回来,早些年就成功了,何必等到现在?

    至于什么中宫所出的儿子,皇太后更是不愿意想。

    圣上不缺儿子,哪怕有几个夭折了,还有好些个平安长大,现在生龙活虎,孙祈和孙淼更是有了香火。

    这会儿再逼着圣上与谢皇后生一个儿子,指不定这嫡子还未及弱冠,圣上就已经教养不动了。

    再有个万一,立长、立嫡还是立贤?

    真站在立嫡那一边的,也未必是真的“良善”,史书上的例子,血淋淋的。

    话说回来,若是生下来一个不顶用的,或是又生个公主,难道要再继续逼着生一胎吗?

    谢皇后这个岁数,搏一胎已经很危险了,搏两胎,怕是连命搏出去。

    要是圣上高寿,皇子、皇孙,爱教哪个教哪个,反正那时候,她这个皇太后早就蹬腿了,难道还想在地底下操心不成?

    皇太后含了一颗饴糖,目光在众人身上转过。

    她活了这么久了,想得最明白的一样,老人家莫要瞎操心,什么都比不上含饴弄孙。

    当然,不弄孙,也是要含饴的。

    说起孙儿,皇太后开口问道:“恪儿呢?那小子又混去哪儿了?”

    永王妃笑道:“恪儿说要给您备礼,一早就不见影子了,也不知道他今年要弄出个什么新花样来。”

    孙恪三五不时的彩衣娱亲,换上行头唱过戏、进了厨房做过菜,所有人都习惯了,随他变着法子讨好皇太后。

    皇太后亦是好奇起来:“那哀家就再等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