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思念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思念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裕门关的除夕,一样是大雪纷飞。

    顾云映伤的是脑袋,身体其他部位并无大碍,只是下地走路时,眼前的一人一物有些重影,脖子拧得快了,还会晕眩。

    但只要有人在边上看护着,她是可以活动活动的。

    顾云骞的伤在胸口,当时是险些要了他的命,但胜在年轻,这些日子好生养了,也能下地了。

    按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还要继续躺着。

    可今儿除夕,所有人要去义庄磕个头。

    陈虎子不用去,原想着是叫顾云骞看着他,可顾云骞不乐意,说什么都要去磕头。

    照他的说法,养一百天的都是矜贵人。

    将士上阵,别说这点伤了,缺胳膊缺腿,一样不落在后头。

    战场上一时一刻都有变化,谁家兵士能得空躺一百天的。

    这话说的顾云宴都无从反驳,也就干脆随他去了,反正只是去义庄,回来之后,再压着人静养也可以。

    北境的大雪,撑伞也无用,因而没有人费那个劲儿,全是裹着雪褂子,戴了厚厚的毡帽,以隔绝雪花。

    虽是白天,义庄很是清冷,为了保存遗体,这地方是不点炭盆的,甚至会多拿些冰块进去。

    从破城那日起,至今已经有一个半月了,不管如何保存,也无法阻止变化。

    为了孩子们着想,就没有叫几个哥儿入内,只在外头磕了头。

    顾云锦跟着兄弟姐妹一道进去。

    里头的味道叫人很不舒服,可没有哪个说出来,依着排序跪下,慎重磕头。

    顾云骞是男儿,又亲手收拾过关帝庙安顿遇难的亲人,看着这一排遗体,面色虽沉沉的,但也过得去。

    顾云映想到过,却是头一次看,红着眼睛咬住了唇。

    跪在最前头的顾云宴道的眼中透着浓浓的不舍。

    哪怕是停上七七四十九日,离别的日子也很近了,不过是自己人一直舍不得罢了。

    可是,人没了,总要入土为安的,一直拖着不是一回事儿。

    顾致清以前留过话,死后要火烧成灰,洒在北地,而其他人,并无留话,便是棺木入土。

    依着田老太太的心意,自是想葬在北地祖坟,只是眼下的状况并不合适。

    顾云宴在心中默默念着,让老太太他们先在关内将就将就,等把北地收回来,城墙上再一次竖起大旗,再把他们挪回故土。

    承诺的事儿,无论多难,都会做到。

    磕过了头,一行人要起身退出来。

    顾云映走在最后面,一步三回头。

    顾云锦扶着她,见她如此,不由劝道:“你不能这么动脖子,不怕晕吗?”

    顾云映顿住了脚步,没有回答顾云锦的话,只是低声问道:“我能再看一看祖母吗?”

    声音很低,语气里带着祈求,怕顾云锦不答应,顾云映又一次问道:“行吗?”

    顾云锦拍了拍她的肩膀,唤住了前头的顾云宴,说了顾云映的请求。

    顾云宴沉沉看了顾云映一眼,缓缓颔首:“行。”

    顾云映松了一口气,转回到田老太太的遗体前,伸手去掀白布。

    她的手颤得很厉害,一双眼睛里含着泪,动作很慢很轻。

    顾云锦就站在边上,她知道,这不是因为顾云映害怕,而是伤心。

    白布掀开,露出来田老太太的脸。

    寻回来之后,葛氏与朱氏替老太太整理过仪容,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打理了头发,虽不能想活着的时候那么不怒而威,但也比故去时看着好了许多。

    这么多天下来,田老太太的样子,与顾云映记忆之中的都有些不同了。

    她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

    明明,她看东西会重影,但这一刻,她清楚分辨了田老太太的五官,哪怕噙着泪,也没有朦胧。

    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又轻手轻脚地把白布盖回去。

    最后一眼时,顾云映在心中默默想着:应了您的事情,我每一样都想做好,我拼了命地去做,可现在,我曾经发过誓的事儿,我却不知道如何做了……

    离开义庄那会儿,风裹着雪,呼啸而至,整个裕门关都被这狂风暴雪压着,没有一丁点除夕该有的氛围。

    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一天是各家团圆的好日子,才映衬着北境无数不知亲人是生还是死的百姓悲苦交加。

    裕门的镇子上,米粮的价格早就乱套了,哪怕有朝廷维持着,终究是挽回不了。

    好些逃难来的百姓,吃穿都成问题,哪里还有闲心思过除夕呢?

    明明一个半月前,大伙儿最盼着的就是新年。

    顾家这儿倒还不愁吃不上饭,团圆宴也就是比平日丰富一些,远远不及京中。

    都是一家人,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大人们坐了一桌,几个小娃儿得了一张炕床。

    朱氏吃得心不在焉。

    每逢佳节倍思亲。

    她要思念的亲人实在太多了。

    想到了最后,想起了巧姐儿,不由又是一声叹。

    叹息刚出口,就引得一桌子人看她,朱氏讪讪笑了笑,刚想说自己想巧姐儿了,抬眸触及葛氏,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她想女儿,葛氏又何尝不想儿子?尤其是栋哥儿与丰哥儿年纪相近些,越看定然越想,朱氏不想挑起葛氏的思念之情。

    朱氏只好讪讪笑了笑,道:“没什么……”

    她是好心想打圆场,顾云熙却不领情,放下酒盏,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朱氏不怕顾云熙,依旧面不改色:“真的没什么。”

    顾云熙是个憋不住的:“一个比一个磨磨唧唧!什么都存在心里,不想说就说‘没什么’,不想说就说‘不记得了’,这让其他人怎么办?一块打哑谜吗?”

    这哪是在说朱氏,这分明是在讲顾云映。

    顾云映的眸子颤了颤,垂下眼帘,并不看顾云熙,也不说话。

    这般态度,搅得顾云熙越发上火。

    朱氏一看就知道不好,虽然她也想让顾云映开口,但眼下显然不是个逼问的好时候,哪有年夜饭时发作的?

    早知道如此,她不如实话实说,朱氏赶忙道:“我就是想巧姐儿了,从来没有跟巧姐儿分开这么长一段时间,我能不想嘛!”

    顾云熙没有收声,问了就干脆问到底:“云映,二叔父的生母到底是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