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与祖母发过誓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与祖母发过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映的脖子绷紧了,两只手都僵住了,关节泛白,看得出来,她情绪波动很大。

    顾云熙又问:“他的生母是不是狄人?是不是因为他是北狄人,他才要开城门?”

    一声低低的“不”字从惨白的唇中溢出来,而后又被全部吞了下去,再出口时,还是那句“不记得了”。

    顾云熙性子上来了,他蹭的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瞪着顾云映道:“不记得了?你怎么能不记得?”

    顾云映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瞪着顾云熙:“可我就是不记得了!”

    顾云熙搁下筷子起身就走。

    顾云映重新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如此一来,这年夜饭只能散了。

    顾云锦送顾云映回房,谁也没有说话,但道别时,顾云锦看出来顾云映有话要说,却反复地欲言又止。

    “云映,”顾云锦转回到炕床边坐下,拍了拍顾云映的后背,道,“四哥问到了点子上,对吗?”

    顾云映紧紧抱住了被子。

    顾云锦道:“我问过卓家妈妈,她说,谁也没有见过二伯父的生母,她从来没有出现过,祖父当年就抱着襁褓中出生没几天的二伯父回了府中。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你在密道里听到了什么?

    是不是就像四哥所说的,二伯父的生母是个狄人?祖父与一个狄人女子生下孩子,这事儿见不得光,所以你要保守这个秘密?

    可是云映,那夜密道外的事情,本身就是秘密,除了我们自家人,一个字都不能朝外吐露的,你把真相告诉我们,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云妙不在了,她选择与二伯父划清界线,亲手刺杀了二伯父;三哥去追大伯父的遗体,至今生死不明,恐怕凶多吉少;还是你怕我们迁怒七哥?七哥没有对不起顾家,他尽力了。

    又或者是,三哥也知道二伯父的计划?他不是去追大伯父的遗体,而是投敌?

    你难道想护的那个是三哥?

    他若背叛,他若出现在北狄军中,我们顾家就都完了,你护下来的栋哥儿、勉哥儿都完了。

    那样,你还会选择护着三哥吗?”

    这些是顾云锦这几日里思考的,来来回回的整理思路,想要从其中找到最可能的那个答案。

    原本是打算再理得周详些,仔仔细细与顾云映谈一次,可今儿是话赶话的,顾云熙先问出来了,顾云锦干脆择日不如撞日,借此问了。

    顾云锦琢磨着,哪怕顾云映不说,她多少也能从对方的肢体、眼神之中分辨出一些端倪来,可没有想到的是,说着说着,顾云映整个人都颤得很厉害了。

    不止是人颤,脸上都泛着不自然的红。

    顾云锦伸手一探,果不其然,顾云映又起烧了。

    那日明明退干净了,不晓得是病情反复,还是今儿个去义庄受寒了,或是心里存着事儿、精神扛不住,热度又滚着来了。

    这幅样子,叫顾云锦想逼,都不好狠下心来。

    “话我都说了,我知道你能分得清好赖,”顾云锦叹声,“你又起烧了,我去请大夫。”

    顾云锦才刚起身,手腕就被顾云映扣住了。

    小泵娘不止脸上烧得跟着火似的,嗓子也烧得干哑,一张嘴,声音都是劈开的:“三哥没有投敌,绝对没有。”

    她说得很艰难,毕竟嗓子太难受了,可她还是一反“不记得了”的常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

    顾云康绝对没有投敌,他不会出现在北狄阵中与大军对峙,他不会让顾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顾云锦挤出笑容来,道:“我知道了,三哥、七哥、云妙,都没有站在二伯父那一边,那你为何还不能说呢?我们自家人里头,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吗?”

    扣在顾云锦手腕上的力量松了,顾云映的手臂放下,几乎是呢喃一般,道:“我与祖母发过誓……我与祖母发过誓……”

    顾云映好像是烧糊涂了,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一句话。

    直到顾云锦把人换来,葛氏、朱氏站在边上时,她嘴里喃的还是这一句。

    顾云熙再大的火气,看到顾云映这个样子,也散了七七八八了,他抹了一把脸,道:“祖母到底逼着她发了什么誓?祖母到死都不想让我们知道……”

    大冷的除夕夜,也就是军中大夫能随叫随到了。

    方子开了,药铺却关着,军中存的多是跌打损伤的药材,不适合顾云映服用,也亏得她前回发烧时还余下一下,大夫挑挑拣拣凑出一帖的用量,先将就一晚上再说。

    顾云映这样,施妈妈便陪夜。

    她一面给顾云映擦脸,一面连胜叹气。

    从北地逃出来之后,施妈妈一直跟着顾云映,受伤时也都是她照顾的,眼下看顾云映如此,越发心疼不已。

    “姑娘,真不行就说出来,老太太在天上看着,也不希望你这样的。”施妈妈道。

    而另一厢,顾云锦回了自个儿屋子里。

    蒋慕渊坐在炕上看书,闻声看过来,冲她笑了笑:“被窝捂热了。”

    那笑容不浓不淡,却叫顾云锦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心头的疲乏一扫而空,她不由莞尔。

    赶紧梳洗了,顾云锦钻进了被捂好的被子里。

    不得不说,真是舒坦。

    除夕要守夜,两人都不急着睡,顾云锦便歪着身子靠在蒋慕渊的身上,去看他手中的书籍。

    那是本手抄本,很是陈旧,纸张泛着黄,翻开的这一页缺了个角,估摸着整本书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上头的字写得还挺工整的,顾云锦没有看清文字,却是看到了边上画着的图。

    这还是本有插画的。

    “哪儿寻来的?”顾云锦好奇,她好像没有在这屋子的书架上发现过这么一本,“是讲什么的?”

    蒋慕渊把封皮翻给顾云锦看。

    封皮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不止黄,还有几处黑点,书名是《西行记事》。

    顾云锦挑眉。

    蒋慕渊笑着解释道:“听说是一个做关外生意的商人所写,他走过关外好些地方,穿过草原、沙漠,写了不少外头的风土人情,我就拿来看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