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暴露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七十四章 暴露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如何安顿这个孩子,几人之间也并非没有争执。

    养大、弄死、送走,看似简单的选择,对于真正站在那个路口的人来说,哪一个方向都是无法轻而易举地迈出去的。

    无论是顾缜、顾栾、顾微亦或是田老太太,他们都沾过人命,上阵杀敌时刀起刀落,眼睛眨都不会眨。

    可这不是同一件事情。

    田老太太是甚至与顾缜大吵了一架。

    最终的结果,是把早产生下来的孩子抱到田老太太跟前,记作嫡子。

    那些时光,薛邓氏是陪在田老太太身边的,她说得眼睛通红。

    薛邓氏本以为顾致泽会因为误会了痛苦,会因为旧事而怨恨,或是叫嚣着不相信,可顾致泽没有,他很平静。

    平静得仿佛开了城门让狄人进城的不是他一样。

    “二老爷无话可说吗?”薛邓氏问道。

    顾致泽这才抬起眼睛看了薛邓氏一眼,而后沉沉看着田老太太:“那把我记作庶子,是谁的意思呢?”

    田老太太道:“是我们最终商议的结果。”

    这个答案,外人看起来是敷衍,但顾致泽长在顾家,他知道这就是答案,而不是不愿意回答他。

    将门做事,自然会带上军中的习惯。

    军议时,谁都可以直抒己见,打或是不打、怎么打,把想法一一言明,而最终商定出来的结果,便是令行禁止,所有人朝着既定的方案做事。

    无论最终结果好坏,可以反思,但决计不能推卸责任。

    当然也有一意孤行的,就像是顾栾营救顾微,可多数事情上,总归是如此的。

    田老太太上前一步,看着这个走偏了路的儿子,叹道:“做庶子,委屈吗?”

    顾致泽的眼角往下垂:“不委屈。”

    将门不看重嫡庶,比武场上才有高下,北地百姓心中,镇北将军府是英雄,英雄府上,姑娘都是好样的,庶子也好、养子也罢,能打狄人的都是好汉。

    况且,顾缜与田老太太都没有委屈过他,老太太甚至偏爱他几分。

    哪怕顾致泽今日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也不会违心说一句府里亏待他了。

    “那你为何要听信谗言?”田老太太痛心不已,“你三姑母是那等人吗?”

    顾致泽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薛邓氏一怔,待反应过来顾致泽问的是顾微,她不由皱紧了眉头,迟疑地看向了田老太太。

    顾致泽见状,苦笑道:“您怀疑过我,对吗?可真的不是我。我只想知道真相,我去寻她,她已经倒在屋子里了,我在她的妆匣里发现了几封狄人写的信。”

    顾致泽能读懂狄人的文字,这些信是安苏汗身边的侍卫写的,无不在表达安苏汗对顾微的思念,怪顾家人强硬,以至于安苏汗根本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儿子。

    信上说,安苏汗脾气扭,压抑着情感,这么多年不曾给顾微写信,就如同顾微在收到一封封由侍卫写的信之后,没有做任何回应。

    他们两个都太骄傲了。

    顾致泽彼时心神不宁,又听到有脚步声往顾微这处来了,便匆匆离开。

    他烧掉了所有的信纸,把疑惑都埋在心里。

    “你相信那些信?”田老太太问。

    “信了一半,”顾致泽说得很坦然,“早几年前,就有人那么跟我说过,我没有理会。”

    挑拨之言,他曾经一笑而过,甚至摆出迟疑的态度来,想要再从对方嘴里挖出些狄人的消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过如此。

    可顾微死了,突然就磕到了脑袋去世了,顾致泽烧掉了信,但那些许火苗,也在他的心中埋下了火星。

    让顾致泽意识到当年确有其事的,是他发现老太太在暗中观察他,而后,长房进京了。

    “我暴露了,就只能做了。”顾致泽耸肩。

    这场对话,从最初的剑拔弩张,到现在,母子两人的声音都平静了许多,但心里有多少骇浪,就只有自己知道。

    藏在密道口的顾云映听得浑身冰冷,每一句话她都懂,但其中的内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脚下一滑,她扶住了密道墙壁。

    小石块滚动的空灵声音从密道里传出来,让原本平静的顾致泽一下子绷紧了身子,要往密道里查看。

    田老太太拦在了顾致泽身前,两厢僵持时,顾云妙从背后偷袭了顾致泽。

    顾云妙想去族里,为了快些赶到,她甚至是翻墙而行的,可族中方向,一片火海,她想绕行过去,但终究力不能及。

    她只好回来,不想听到了田老太太和顾致泽的对话。

    自己的父亲做出通敌之事,顾云妙很难接受,她站在原地失神了许久,直到里头对峙起来。

    匕首刺向了顾致泽,而顾致泽反手回击,重重一掌,让顾云妙吐了一大口血。

    顾云映见状,发了疯一样要从密道里爬出去,田老太太却拿身躯堵在了密道口,不让她涉险。

    高低落差与角度关系,老太太不让,顾云映根本冲不出去,只能被堵在里头。

    这样的推挪并没有坚持多久,屋梁先塌下来了,外面噼里啪啦的动静,让顾云映的动作顿住了,等她感受到双手的粘腻时,她突然明白,这是田老太太的血。

    顾云映哭着求老太太,她想出去,她想救顾云妙。

    “云妙怕是不好了,”老太太重重咳嗽着,“云映,别怕,你不要怕,你听祖母跟你交代。”

    顾云映泣道:“您说过,父亲是安苏汗的儿子,我也有狄人的血。”

    田老太太叹息一声,艰难把收在怀里的一封信,透过缝隙塞给了顾云映:“你父亲走前交给我的。”

    就着缝隙里透进来的那点儿光,顾云映看完了这封简短的信。

    顾致清在信上写着,早几年就有狄人找过他,告诉了他身世,他也感受到了老太太对他的审视,他流着狄人的血,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不怪谁,出身不是他可以选择的,但他感激田老太太让他活下来,像对亲儿子一样养他长大。

    言语终究空白,他回报的养育之恩,就是拿命去守北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