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最厉害的符咒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最厉害的符咒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是了,他还让我向你致歉。”蒋慕渊笑了起来。

    段保戚是真心道歉的。

    按说,事情发生之时立刻赔礼才有诚意,可段保戚是个男子,亲自登门与一个说了亲的姑娘赔礼,这可不是礼貌。

    哪怕不被解读成逼着对方息事宁人,也会惹来不必要的流言。

    再说了,段保珊彼时客客气气地往各处赔礼去了。

    哪怕段保戚看出来段保珊的赔礼有不妥当之处,他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好掺合。

    之后成国公府几次事情,蒋慕渊出手帮了,段保戚也道过谢,亦提了致歉之事。

    事情到了今日,蒋慕渊是不会再揪着段保戚不放,反倒是段保戚,慎重又慎重地赔礼。

    闻言,顾云锦一愣,待反应过来,又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

    当时的伤口看着吓人,因着伤的是右手,对她日常起居也带来了一些困扰,但眼下,伤势都已经愈合了。

    顾云锦习武,掌心原就算不上细皮嫩肉,新长出来的皮肉磨砺了几个月,只余下一堆茧子,根本看不出端倪。

    对于刁蛮不讲理的段保珍,顾云锦自是不喜的,而事后在弥补时用力过猛的段保珊,顾云锦谈不上好恶。

    毕竟,困于水中央时积极自救,这是很正常的举动。

    段保珊各处借力,但也没做过为了自家上岸把别人踹水里去的事情。

    至于段保戚……

    当哥哥的叫妹妹连累了,似乎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顾云锦也是有哥哥的,从小到大,顾云齐也因为她的出格而倒过霉。

    别家兄妹相处,顾云锦这个外人并不知道,可段保戚是真心实意想投军的,这就挺好的了。

    她正琢磨着,蒋慕渊就把顾云锦的手掌握住了,用拇指细细摩挲起来。

    蒋慕渊很喜欢顾云锦的这双手。

    白皙细长,手指笔直,合拢时没有一丝缝隙。

    他小时候听长辈说过,这样的双手聚财、有福气。

    蒋慕渊倒是没有想那些,他只是觉得,顾云锦的每一个骨节不突出,却有力。

    这是她辛苦练武的证明,有一股子韧劲儿在其中。

    沿着掌心往上,越过手腕,那些没有叫枪棍、马缰所磨砺过的肌肤,就嫩得仿佛羊脂玉一般。

    顾云锦被他揉得有些痒,不由就笑出了声。

    蒋慕渊亦挑着眉直笑。

    顾云锦想把手抽出来,却没有成功,再看蒋慕渊,这人笑得还有几分欠打,叫她不由好奇:“你笑的是什么意思呀?”

    蒋慕渊抬起眼来,深邃的眸子里全是笑意,直直入眼底,唇角扬着。

    他就拿这么一双含笑的眼睛凝着顾云锦,一瞬不瞬。

    饶是做了夫妻,饶是知道他待她真心不二,叫蒋慕渊这么看了一阵,脸皮挺厚的顾云锦都有些撑不住,脸颊发烫。

    着了火似的。

    是了,就像是案上点着的油灯火苗映到了蒋慕渊的眼中,又通过他的目光,映到了顾云锦的脸上,在两颊上烧了烧,又挪去了耳畔,连耳根子都烫了起来。

    蒋慕渊笑的更开怀了,半晌,点了点头:“笑你伤着手的时候,写字跟鬼画符似的。”

    顾云锦瞪大了眼睛。

    蒋慕渊道:“安抚寿安的那封信,歪歪扭扭的,可爱得想亲你一口。”

    这话说得顾云锦笑也不是、嗔也不是,都不知道是计较他看了那封信好,还是计较他的打趣好。

    轻哼了声,顾云锦道:“我左手写字是鬼画符,那你呢?你难道就比我强?”

    这两句反问,顾云锦问得颇有信心。

    她的确没有见过蒋慕渊用左手写的字,但前世寒雷曾讲过,蒋慕渊右手伤了之后,为了练习用左手拿筷子、写字、舞剑,颇费了一番工夫。

    现如今,蒋慕渊应当没有特特练过左手。

    两人半斤对八两,做什么追着她笑话。

    蒋慕渊也不多说,往砚台里添了点水,把微微凝住的墨又化开,用左手提笔,写了“云锦”二字。

    端正、飘逸,虽不及右手写出来的,但也有**分功力。

    “这是不是鬼画符?”蒋慕渊放下笔,转头问顾云锦。

    顾云锦眨巴眨巴眼睛:“这是泰山之上、三清观中,画符算卦最厉害的真人作法的符咒。”

    这夸赞的角度太过清奇,蒋慕渊险些笑得噎了气,赶紧把顾云锦箍到怀里,如他自己说的一般,太过可爱了,不亲上几口可不行。

    他想,“云锦”这两个字,大抵真是的最厉害的符咒了,叫他从前世惦到了今生,牢牢刻在心中,放不下,也舍不得放下。

    顾云锦没躲他,两人闹了会儿,她突的想起一个问题来:“你何时练习用左手写字了?”

    蒋慕渊笑容一顿。

    他是前世学的,彼时右手伤了筋骨,大夫说了养不好,不得不做出改变。

    这个答案,自是不能与顾云锦直说,蒋慕渊便道:“看到你的鬼画符之后。”

    顾云锦讶异。

    蒋慕渊又道:“委实太可爱了,你写与寿安倒是无妨,我若有一日右手伤着了,用左手写折子,我怕圣上看不下去,于是未雨绸缪,先练了再说。”

    这未雨绸缪,皮得让顾云锦想捶他,可一想到前世是真的有那么一天的,不由又心疼得捶不下去了。

    因为,上了战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思及此处,顾云锦道:“刚才听四哥说,他们后日就要出发了。”

    “是,”蒋慕渊答道,“山口关易守难攻,狄人占了那儿,必然是死守,否则他们无处可退,因而阵线前压,呈包围之势,一来进退有度,粮草也跟得上,二来不叫狄人抓住机会偷袭其他地方。”

    顾云锦颔首,她这些日子得空时就看些北境的山水地方志,也循序渐进地读一些兵书,高深的东西虽朦胧,但浅显的道理还是掌握了一些的。

    蒋慕渊这么一说,她也就听懂了。

    而且,入了正月,时间一日接着一日,北境的冬天虽然长,可也有雪化的一日。

    等北狄的后续兵力穿过大草原,进入北境,那他们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那些固守山口关和鹤城的精锐了。

    “那你呢?”顾云锦望着蒋慕渊,又问,“你何日启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