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善意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七十九章 善意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话一出口,顾云锦才察觉到话语之中透出来的不舍之情,明明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想表达那样的情绪的。

    不舍当然是不舍,牵挂肯定也牵挂,但她不想让蒋慕渊反过来担心她。

    他们来裕门关就是为了把狄人赶出北境,顾云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她以为自己能把心境调整好,不叫蒋慕渊听出来,可事实上,还是露出了马脚。

    这让她有些许不甘,懊恼地抿了抿唇。

    蒋慕渊却是笑了,搁在心尖尖上的人,一颦一笑都是动人的,哪怕是懊恼的样子,都叫人欢喜。

    “也许一旬、也许半月,看后续布防状况。”蒋慕渊答道。

    顾云锦颔首,想了想,又道:“若真能把狄人打得元气大伤,数年没有能力再南下,就好了。”

    这不单单是顾云锦的心愿,也是蒋慕渊的心愿。

    哪怕两人都知道狄人凶狠,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是希望能有那么一日。

    屋外院子里,顾云熙抱着长枪,他身上的汗已经收了,叫寒风吹得还有些冷,可他没有顾上,只是看着顾云映的窗户里透出来的光,五味杂陈。

    最终,他也只是挠了挠脑袋,回屋里去了。

    朱氏见他神色沉沉回来,嘴上一句也不开解,只备了水让顾云熙梳洗。

    作为夫妻,她太清楚顾云熙的性子了,这就是个憋不住的话的,再纠结,顾云熙都不可能把话语都咽到肚子里去。

    果不其然,翌日傍晚,顾云熙从营中回来,便去看望了顾云映。

    顾云映正闭目养神,听见动静唬了一跳,睁眼看着顾云熙,而后探头瞅了眼蹑手蹑脚跟进来的朱氏。

    朱氏冲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顾云映会意,也就不拆穿躲在屏风后头的朱氏,只看着一脸凝重的顾云熙。

    顾云熙似是下了决心,搬了凳子坐下,道:“云映,哥哥与你赔礼,之前哥哥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味逼你……”

    顾云映的唇动了动,显然也没有想到顾云熙是来说这么一番话的。

    “我这性子就是太冲了,心里有话存不住,”顾云熙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偏偏吧,换一种说辞,听起来会顺耳许多,可我总顾不上,张口就是最冲的。是哥哥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听了这话,顾云映心里酸涩极了。

    她之前的确茫然于对应,不知道在说出真相和尊重祖母的话之间要如何选择,她光去左右为难了,以至于都没顾上“委屈”。

    可叫顾云熙一说,突然就酸酸的委屈上了,只是,酸涩之后,是释然与安心。

    父亲兄嫂都不在了,姐姐姐夫也不在了,往后她与侄儿、外甥都要靠着其他几房生活,哪怕所有人都告诉她不要介意血脉,可到底还有些胆怯的。

    其他人给与的善意,是她此刻与往后的力量。

    顾云映眨了眨眼睛,忍住眼底的酸意,笑着与顾云熙道:“上了战场,可千万冲动不得,四哥哥,我们都等着你们凯旋而归。”

    顾云熙点头:“会的,会打赢的。”

    与顾云映道了歉,顾云熙如释重负,走出去时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以至于他还是没有发现朱氏。

    朱氏等顾云熙走远了,才从屏风后头出来,冲顾云映笑了笑。

    顾云映亦是莞尔。

    姑嫂两人笑了一阵,也不提刚才顾云熙的举动,朱氏道:“我再去收拾收拾行囊。”

    话说两边,这厢顾家兄弟等人为明日出关行军做着最后的准备,那厢京中之中,袁二亦要启程了。

    他与施幺坐在矮几边上,热了一壶酒,又摆了几样下酒菜,跟个老妈子似的,与施幺耳提面命。

    施幺支着腮帮子,道:“袁哥,这些事情,你都交代了三四遍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

    袁二嘬了一口酒:“这不是怕你出岔子吗?你当我喜欢罗里吧嗦的?”

    施幺憨憨笑了笑。

    热酒下肚,许是有了几分醉意,许是想着再不问就迟了,施幺道:“袁哥,小鲍爷让你去裕门关,是真要去你打仗呀?”

    袁二不解地看着施幺。

    施幺放下酒盏,换了一个问法:“你看,我们最初跟着五爷,后来照五爷的意思给小鲍爷做事,但就是传个话、找个人,我从没有想过要,有一天会跟从军杀鞑子有关系。”

    “嘿!”袁二笑了起来,“你小子难道怕手上见血?你又不是没干过杀人的买卖。”

    施幺当然做过,石瑛就是他和许七处置的,他摸了摸鼻子,道:“可我觉得不一样,这和打仗不一样。我们在京里做事,能吃能喝,上了战场,指不定命都没了。”

    见他困扰得如此认真,袁二也端正起来,说了自己的想法:“我以前想的跟你也差不多,但我这趟到裕门关,一路往北一路看,遇上过很多逃难的,看他们的样子,就心里特别憋屈。

    裕门关下更是如此,看着那些守军、百姓,就觉得不把狄人打出去不行。

    我这还没出关呢,听说关外、破城的北地更惨,还有鹤城,落在狄人手里,里头也不知道什么个状况。

    夫人身边的丫鬟,北地人,爹娘兄弟毫无下落,想来凶多吉少,可那儿跟她一样的人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这次去,小鲍爷要让我做什么,是不是去杀狄人,但说真的,我挺想打的。”

    施幺的年纪比袁二小,市井摸爬滚打长大,见过疾苦,却不曾经历战乱,道听途说的总不比亲眼所见。

    袁二拍了拍施幺的肩膀,道:“你小子也别想那么多,吃好喝好,那是主子们给的银子。

    你若想一辈子只跑个腿传个话,好好做事,五爷饿不死你,可要是想飞黄腾达,就要实打实的功绩。

    就看你图什么了。”

    施幺得过且过惯了,还真没有想过那些,听袁二这么一说,也不由歪着头想了起来。

    “袁哥,”施幺想了半天,皱着眉头问,“那你说,五爷图什么呀?他一个矜贵公子哥,在叶城能呼风唤雨,为什么要离开叶城,帮小鲍爷做事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