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寻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八十三章 寻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两厢打了照面,顾云锦只觉得那老妇人有些眼熟,再细细一想,便想起来了。

    正是他们赶赴裕门关时,在半途中遇见的马车入泥潭的姓邹的两公婆。

    妇人亦认出来了,局促地笑了笑。

    当时,这伙热心人只说家在北地,他们就当人家是赶回来寻亲的,等他们到了裕门关,远远看到与守将们一道行走说事的顾家兄弟与蒋慕渊,才知道对方来历。

    哪怕是曾受过帮助,毕竟身份有别,老两口就没有厚着脸皮、大胆地去套近乎,没想到今日人家先登门了。

    顾云锦笑道:“也是有缘。”

    老妇人越发不安了:“是……”

    在后头做事的邹老汉与两个儿子也出来了。

    两兄弟是生意人,嘴巴比父母活络,谢了顾家人在半途中对父母的帮助。

    顾云锦道了来意。

    邹家大哥道:“手札是有两本,我去给夫人拿来。”

    邹家二哥思索了一番,道:“夫人为何不找去过外头的商人问一问?”

    顾云锦道:“也想寻过,可战事一起,常年走关外的商人都回家乡去了,没有留在裕门关。”

    “这倒是。”邹家二哥点头。

    要不是老父老母来了此地,手中又有铺子,邹家兄弟也起过回老家的心思。

    至于那些走商的,在入冬前就回去过年了,看今年这架势,战事不了,是不会再来这儿的。

    顾云锦想了想,道:“邹二哥可有相熟的商人住在京畿一带?”

    虽说离裕门关远,但带消息回去,让听风使人去打听,总是一条路子。

    邹家二哥忙点头,等他兄长出来,两人一道理了理,写了一张名册交给顾云锦。

    上头有行商的,还有镖局走镖的。

    邹家大哥道:“祖籍京畿的商人不多,江南是最多的。”

    顾云锦道了谢,待出了皮料铺子,又往下一家寻。

    一日下来,收获不能算多,但在预期之内。

    念夏手上有劲儿,一个人全提了,走路生风的样子,叫引路的官兵都连连侧目。

    她搬得毫不费劲,跟着顾云锦进了胡同,还未走到院门口,就听见马蹄声从身后来,念夏扭头一看,是袁二。

    袁二赶得风尘仆仆,下了马与顾云锦抱拳。

    顾云锦道:“小鲍爷昨日出发的,走前交代过,你先在这儿等几日。”

    “原本前两天就该到的,路上耽搁了,”袁二懊恼不已,偏头见念夏双手提着厚厚的书册,便道,“我来吧。”

    念夏随意提了提,表示十分轻松,并不交出去。

    袁二看着她气都不喘地提进了院子,不由暗暗想,将军府就是将军府,连小丫鬟都是练过的,看她这力气,怕是比老家常年干农活的妇人都强。

    念夏寻了个角落搁了,等明日白天晾一晾,便做整理。

    顾云锦与朱氏、葛氏说了遇上邹家人的事儿。

    “也是巧,”朱氏道,“不过能接父母来过年的商人,肯定是在这儿有些积攒的,是个大铺子也不稀奇。”

    葛氏颔首,半晌,迟疑着道:“他家说得在理,寻走过各处的商人也是条路子,先前在北地替我们收殓了二姑与江家兄弟的那一位,他也说过自家从前是行商的吧?”

    顾云锦记得那老汉:“也不知道他在北地如何了。”

    朱氏提议道:“不如我们去北地寻一寻?”

    “只我们几个?”顾云锦拧眉,她并非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兄弟们都出征了,她们几个往北地去,颇有风险,便没有提。

    “狄人眼下无暇顾北地。”朱氏道。

    这是实话。

    阵线前压,狄人有人力也会放在守卫山口关与鹤城上,便是出兵,也不会选择北地这座空城。

    几人商议过后,决定再等几日,估摸着蒋慕渊和向威的兵力压到山口关时,便往北地去。

    原是三日后出发,却不想一直飘雪,天亮时还未停。

    朱氏看过天色,明日怕是风雪更大,几人干脆咬咬牙,趁着雪还不算大,袁二、朱氏、顾云锦与念夏,四匹快马往北地出发。

    除了落雪,这一路还算顺畅。

    北地看着比他们前一次离开时,更加萧瑟了。

    雪几乎未化过,反而又高了几分,原本还有些坚持留在北地的百姓,也终是熬不住,陆续离开了。

    向威不是没有动过往北地驻军的心思,只是,狄人未打退,逃难的百姓不会回来,空有驻军,对着一座被冬雪覆盖的空城也无用。

    兴许等雪化了之后,朝廷动员几波,才能渐渐地有些人气,但真正的重建,需要在战事终了之后。

    顾云锦等人去先前老汉收殓遗体的院子、也就是顾微身前住的地方寻找,却空无一人。

    “莫不是也离开了吧?”念夏问道,“明明说了不走的。”

    “他脚有伤,想走也不好走,”朱氏道,“我们再寻寻。”

    北地占地在这儿,便是个空城,也不是这么好找人的,等真的寻到那老汉时,时间已经不早了。

    老汉瞧着比先前更消瘦了,两颊凹陷,显得眼睛格外大:“来寻老头子的?老头子前回说了,这把年纪不折腾了。”

    顾云锦道:“我在整理西域一带的资料,翻看了不少行商旅人的手抄、笔记,只是年代久远,不够完备。

    而老人家你是亲身走过的,你能给我们很多帮助,而这份地图、讯息,往后不仅能给官兵们引路,也能给新上路的商人们一些保障。

    兴许,我们也能找到让狄人不能轻易犯境的手段。”

    老汉的眼睛沉了沉。

    为了说服老汉,顾云锦有拓印一部分地图,摊开给他看:“这里还有一些空白,我找到的资料尚有矛盾,想听听老人家你的看法。”

    这一趟,顾云锦做了两手准备。

    老汉能随他们回裕门关,那是再好不过,若他坚持不离开北地,顾云锦带了纸笔,就在这儿听他口述,说多少记多少算多少。

    老汉接了过去,看着看着,眼睛就热了,他点了点地图的边缘:“这个沙丘,老头子的兄弟们就死在那儿……”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