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章 私心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章 私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与向威会合,驻军入了山口关。

    狄人逃得匆忙,都未作整理,逃不出去的伤兵全部做了俘虏,而他们留下来的东西,有一些没有被大火焚毁,需要仔细整理。

    传令兵回裕门关报信,蒋慕渊听底下人报着伤亡状况。

    “小鲍爷,”向威听完,询问道,“北境收复,之后您和肃宁伯是要带兵返京,还是……”

    如何调兵遣将,这要看圣上的意思,可眼前的这位是御书房里说得上话的,蒋慕渊若自己有想法,会与圣上提出来。

    蒋慕渊揉了揉眉心,道:“不着急,狄人虽退,但北境防御依旧不稳,我怕他们在雪化之后卷土重来。”

    这一点也是向威所担心的。

    先前北地、鹤城失守,对北境布防的打击很是沉重,无数兵士折在里头,眼下的兵力,极大部分都是肃宁伯从京中带来的。

    一旦这些人手抽走,北境兵力接不上,万一狄人杀个回马枪,那真是无处说理去。

    向威是不希望蒋慕渊与肃宁伯立刻回京的。

    听了蒋慕渊这话,也就吃了颗定心丸。

    等稍稍空闲下来,蒋慕渊让惊雨备了纸墨,草拟奏折,禀明战况,也要说明眼下局势。

    此次退了都呼之兵,并不表示狄人一定伤了元气,哪怕阿独木私自调兵,以至于在裕门关下折损数千骑兵,狄人依旧有再次动兵的可能。

    北地陷落之后,他们急匆匆赶赴边境,为的也是在开春之前收复失地,以免雪化之后狄人大举南侵,到时候捉襟见肘,难以应对。

    眼下,必须做好防御,不让狄人有机可乘。

    当然,这些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蒋慕渊有自己的私心。

    不管内情如何,不管蒋慕渊把水搅和得多么浑浊,北地失守,作为守将的顾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仅仅是收复失地,在致字辈都折损的今时今日,顾云宴的军功是不足以承继镇北将军的封号的。

    顾家之中,任何一个兄弟的都不足够。

    蒋慕渊太清楚这个将军封号对顾家人意味着什么,对顾云锦又意味着什么。

    顾云锦以出身镇北将军府为荣,蒋慕渊想替她守住这份荣耀。

    而顾家想要驻兵大权,就需要更多的功绩。

    无论是阻拦狄人南侵也好,等顾云康回来后领路直冲草原深处也罢,顾家需要这个机会。

    蒋慕渊能做的,就是在机会到来之前,给顾家争取最多的时间,做最多的准备。

    胜利的消息传到裕门关时,守军爆发了热烈的呼声,肃宁伯站上城楼,望着远方,良久没有说话。

    而镇子里,突然听到这么大的动静,一时都回不过来神。

    待听到狄人退兵的消息,几乎都是愣怔着再把消息传给身边的人,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裕门关。

    欢呼声从一个一个角落响起,如此喜悦欢腾,可高呼过后,是难以压抑的伤痛。

    有人蹲下身去,捂着脸放声痛哭。

    眼泪在此刻比笑声更能感染人,百姓的眼睛都红了,或是放开了哭,或是背过身默默抹泪。

    他们等到了收复失地,可有太多太多的亲人,没有看到这一幕。

    军情快报一封封沿着官道快马入京城。

    顾云锦一行是在行到明县附近时得知狄人退兵的。

    一瞬间,她有些茫然不明真假,愣愣看着与他们报信的驿官。

    驿官又道:“先前寻到顾将军遗体了,也是快马回报京中,不知道夫人得没得到讯息。”

    顾云锦摇了摇头,反复咀嚼着驿官的话,直到朱氏一把抱住她,又哭又笑起来,才一点点有了实感。

    当夜宿在明县,依旧是前回住饼的小院子。

    一安顿下来,朱氏欢天喜地的,高声道:“今儿个高兴,不如备些酒菜,一醉方休!”

    这几个月压在心中的郁郁总要有个宣泄的口气,之前总不得劲儿,今日借机醉一场,也好收拾情绪。

    葛氏这么一想便没有阻拦,让庞娘子去采买。

    袁二笑着道:“交给我吧,明县我熟,我让人送来。”

    顾云锦看了袁二两眼,他好似真的对明县极其熟悉,连对这小院子也熟门熟路的。

    傍晚时,小胡子许七提着大大的两个食盒,又让手下人捧了两坛子酒,送到了小院门口。

    袁二过去开门,让他们进来,低声嘱咐道:“动静小些,莫要惊扰了主子们。”

    “袁哥一走那么多月,我们怪想的,”许七咧嘴笑,胡子跟着飞扬起来,“是哪几位主子在里头,我们能不能远远看两眼?

    您不知道,施幺那混球前阵子让人送年礼来,还拿他狗爬一样的字写了封信,说京里如何如何好,主子如何如何厉害,说得兄弟们心痒痒的。

    我们去不了京城,也不知道施幺说的主子是谁,能不能先悄悄瞧一眼院子里的,也好在施幺跟前挣个面子。”

    袁二听了直乐,却依旧不许:“你们也别着急,今年事情多,人手都不够用,不知道什么时候五爷就调你们去京城了,到时候押着施幺带你们在京城里转转,吃他的喝他的,叫他心疼心疼,你们就解气了。”

    几人笑出声来。

    许七眉角飞扬:“当真能去京城?我们几个土包子也能长见识了?”

    “到时候我给五爷说说,”袁二引着他们到厨房处搁下酒坛子,道,“行了,先回去吧。”

    虽然没有瞧见主子的面,但得了袁二的许诺,这几人还是极高兴的,勾肩搭背要出去吃酒。

    念夏过来取热水给几个哥儿梳洗,与许七等人迎面遇上,晓得他们是袁二叫来送吃食酒水的,便和和气气点了点头,进厨房做事去了。

    反倒是许七等人,突然遇上了姑娘家,一个个涨红了脸,溜得飞快。

    先前抱着酒坛子的两人早就跑得没影了,就许七站在院门外,不自在地与袁二告辞。

    袁二见状,笑道:“你别扭个什么劲儿?你没见过姑娘家?”

    “这怎么一样!”许七摸了摸胡子,道,“我没有见过主子身边的姐姐,怕冲撞了,惹主子不高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