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支持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一章 支持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袁二拍了拍他的肩膀:“别人挺大方的,你倒是事多!”

    “当真无碍?”许七问了,见袁二点头,不禁又大着胆子问,“袁哥,刚那姐姐叫什么名儿啊,长得可真好看。”

    袁二险些叫唾沫呛着,抬手在许七后脑上不轻不重拍了一下:“你倒是个会惦记的!我跟你讲,你看她长得好看,我却要说人家武功厉害,你小子恐怕都打不过她。”

    许七咋舌,他喜欢漂亮姑娘,却惹不起打架厉害的,当即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不惦记,一点也不惦记!”许七道,“打架厉害的姑娘,还是袁哥您与她对招吧。”

    “这什么跟什么!”袁二看了眼跑走的许七,进了院子关上了门。

    他们这一行人,不说几个孩子,除了袁二与韦沿之外,全是女眷。

    夜里她们吃酒,袁二与韦沿自然避开,两个人也不麻烦,各自搬了把杌子,坐在小厨房里,倒了一碗酒,并几样下酒菜。

    他们能听见屋子那儿的动静。

    朱氏欢喜万分,可这欢喜之下是家破人亡的悲痛,酒劲上来了,她笑过又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葛氏的眼睛也是红的,只是她情绪更内敛,哭归哭,却不出声。

    顾云锦搂着朱氏,并不劝解,只一味引她说话,想让她尽快把心中情绪发泄出来。

    朱氏一边哭,一边道:“狄人打出去了,老太太他们能回北地了吧,父亲也寻着了,能一并送回北地去,我也想回去,想去磕个头……”

    顾云锦何尝不想安顿老太太的身后事呢。

    可眼下他们已经走到了这儿,离京城不远了,带着孩子行路缓缓,再转头回北地,只怕还在半途上,所有的后事就都办妥了。

    他们此刻是不前不后的,也只能尽快返京,依照计划整理资料与地图,为北疆将来的守卫添砖加瓦。

    这些道理,朱氏自然也懂,就是心里难受。

    尤其是朱家那么多人,她只寻到了她二哥,这会儿人还在城隍庙躺着,作为亲人,如何不痛心、不内疚。

    朱氏哭累了,卓荣媳妇扶她回去歇息。

    顾云锦此刻才发现,在她们都关注朱氏的时候,边上的顾云映已经不声不响地喝了大半坛子酒了。

    顾云映醉得不轻,却还在继续添酒。

    顾云锦赶忙拦她:“可不能再喝了。”

    “六姐姐,我以后会怎么样呢……”顾云映被夺走了酒杯,就这么靠在顾云锦的肩膀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顾云锦有一刻的不理解,但慢慢就琢磨出滋味来了。

    她看着顾云映,暗暗叹了口气。

    顾云映的眼神涣散着,没有焦点,不知道是因为醉,还是因为迷茫。

    或者说,清醒的时候,顾云映是不会问这样的话的,她的心思太重了。

    在知晓身世的那一刻,哪怕她已经坦然接受,也知道血缘不会改变她的心,可她还是会彷徨。

    彷徨前路,彷徨将来。

    顾云映自己的年纪,说小,不是浑然不知事的小孩,说大,也并未及笄,而三房留下来的三个哥儿太小了,进京由长房、四房的长辈照顾,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知道所有人都不会亏待他们,会从骨子里疼这几个失怙又失恃的孩子,可哥儿们的路,与她是不同的。

    长辈对栋哥儿他们的宠爱是养他们长大,教他们武艺,让他们与无数顾家儿郎一般,驰骋沙场。

    顾云映是个姑娘,是个过几年就要及笄的姑娘,为了护着她,家里会替她说一门好亲,嫁在近前,万一遇着事儿了,娘家兄弟们替她出头。

    可顾云映想过,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更想回到北地,回到父兄们生活拼搏过的地方,参与北地的重建,把在战火之中付之一炬的镇北将军府重新立起来。

    这是她的心声,先前一直不敢吐露,也是怕叫嫂嫂、姐姐为难。

    “云映,”顾云锦拦着顾云映的背,柔声道,“你将来想要做什么,那就做什么,我会支持你,也会替你说服家里人都支持你。”

    一如蒋慕渊支持她一般。

    能有一人懂你所想,知你心愿,并愿意替你铺开一条往想要的方向前行的道路,这对迷茫不前的人来太重要了。

    无论是夫妻,还是姐妹,这样的存在,都弥足珍贵。

    顾云锦感受到了,也想传递给她的亲人。

    顾云映轻声笑了起来,睡过去之前,应了一声“好”。

    施妈妈把顾云映抱回屋里去了,桌上只留下顾云锦与葛氏。

    葛氏喝得不多,微红着眼问道:“你与云映说了什么?”

    顾云锦说了自己的猜测。

    葛氏愣了会儿,弯着眼睛笑得很温柔:“挺好的。”

    席面散了,顾云锦还不困,坐在窗边看着天空,云层厚重,看不到月光,可她还是凝神看着。

    念夏道:“今儿不似有风,怕是吹不散云。”

    “我这儿看不着,兴许北境月光皎洁呢?”顾云锦笑了起来,“你先收拾,不用管我。”

    闻言,念夏也不多劝,她是亲眼瞧过顾云锦画琼宫图的,哪里不知道观月是顾云锦与蒋慕渊之间的小乐子,寻了件斗篷给顾云锦披上挡寒气,她便收拾一桌子碗筷去了。

    食盒拿回厨房里,念夏一迈进去就看到了袁二。

    两张对摆着的小杌子,无人的那一边还搁着一只空酒碗。

    念夏了然:“韦老回去歇了?”

    袁二道:“老人家不胜酒力,就先回了。”

    念夏拎起边上的酒坛子晃了晃,里头已经空了,她便道:“夫人那儿还剩一坛底,你还喝不喝?”

    论酒量,袁二极好,刚那么点酒下去,并不觉得醉,想着明日启程,这酒不喝也是浪费,便道了声谢,起身随念夏去取酒坛。

    他站在庑廊下,没有多等,布帘子一挑,透出屋里昏黄的油灯光。

    念夏踩着灯光出来,把酒坛递给袁二,半张脸映在灯光之中,叫袁二猛得一怔,忽然就想到许七说的那句话了。

    许七说念夏漂亮。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