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说了也无用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四十二章 说了也无用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让徐砚不是滋味的是家里人对此的态度。

    先前,无人关心那些,唯一在此事上关心过他一两句的就只有顾云锦,这也使得徐砚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甥女多了几分亲切。

    眼下,闵老太太这么问,表面上是“关心”,说透了是她想骂徐慧而已。

    徐砚苦笑,罢了,反正不期许,也不至于失望,现如今,有杨氏知冷知热地关心他状况,考量他的立场,这也就够了。

    闵老太太骂起徐慧来从不留情。

    克了生母克丈夫,沾上了就倒霉,将军府在北边风光了这么多年,长房进京与四房住了不过一年,顾家就家破人亡了。

    不止是徐慧,顾云锦也是个克天克地的,不晓得这对假母女最后谁先克死谁。

    徐砚听不下去,劝道:“别这么说云锦,她是长公主的儿媳妇,您再说她克,这是要克谁去?”

    事关皇家,闵老太太胆儿再大,也不敢那么骂了,转过头来又数落了徐慧几句,说她害了这个,连累了那个……

    句句都很不好听。

    饶是徐砚了解闵老太太素来的言行,都不知不觉间紧了紧眉头。

    “母亲,”徐砚突然出声打断了闵老太太,道,“您真的希望我被大姐夫家连累吗?”

    “什么?”闵老太太瞪大了眼睛,“果真连累了?我就说她不是个好的!好处从来没想到过我们,一有坏事儿,我们都要牵扯在里头……”

    “母亲!”徐砚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这个当口,您若是不想我被顾家连累,不是该盼着他们好好的吗?他们一帆风顺,又怎么会连累别家?”

    闵老太太张嘴就蹦出一句来:“我做什么要盼着她好?”

    徐砚理解不了闵老太太。

    如徐老太爷那样,他平日里真的不见得有多关心徐慧,他如今嘴上念叨女儿好、外孙女好,只是因为顾家风光、顾云锦又高嫁蒋慕渊。

    可就算是只喜欢那些“荣耀”,老太爷也拎得清,整日里就盼着顾家能顺利度过这一回,继续做北地守将,这对他自己是好事,对徐家也是好事。

    但闵老太太不同,她天真地想看顾家倒霉,却根本不明白顾家倒霉的背后有多少错综复杂的关系。

    身处朝中,徐砚再不偏不倚,亦会有政敌。

    不敢说如履薄冰,也要时时谨慎。

    “官场之上,我仰仗小鲍爷的地方有很多,您再不喜欢大姐,看在她那个女婿的份上,别总念着顾家不好……”徐砚知道硬劝只会有反效果,就换了说辞,盼着老太太能听进去几句、口下留情。

    虽说关上门怎么骂、外头都不知道,可徐砚也担心老太太有一日没收住,跟杨家老太太似的,弄得人没了、杨家都背着抹不去的骂名。

    闵老太太哪里是个肯听劝的,这些多年,连老太爷的劝都不听,闻言气道:“我不说她,她就不是扫把星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多风光!”

    徐砚垂着眼,不再说了,说了也无用。

    而没有进屋的杨氏,看着徐砚进去,也许是心有所想,她愣是从那背影里看出了几分无奈,伴着这个还有些寒的初春天,甚至透了些萧瑟。

    转身往清雨堂走,杨氏却在半途上遇上了魏氏,她赶紧唤住了人,上前问道:“去岁捐银子打仗的事儿,哪个告诉老太太的?”

    “可不是我,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魏氏粗粗一听还以为杨氏是兴师问罪,话一出口,倒也琢磨过来,赶紧补了一句,“她知道了?哪个嘴巴那么大,这事儿说出来,所有人跟着不痛快!”

    杨氏心里憋得慌,听魏氏嘀嘀咕咕数落了一通嘴上没盖的人,同仇敌忾地觉得舒坦了些,绷着的情绪也松了下来。

    两年的俸银,对徐家而言是笔花销,但也拿得出,毕竟徐家是生意发家。

    杨氏管着中馈,抽这笔花销出来,是有凭有据、照圣上意思做事,可也需要与二房说一声,因此两兄弟、两妯娌,皆是心知肚明,又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个也不会告诉闵老太太。

    没想到瞒了好几个月,还是叫老太太听到风声了。

    魏氏重重叹了的一口气:“都是见不得人好的,好好的消停日子不肯过,愣是要寻些事端。”

    杨氏一听,就知道魏氏这话意有所指,苦笑着摇了摇头。

    妯娌两人有矛盾嫌隙是不假,但经了事儿,都是被娘家折腾的出嫁女,这么一来,先前的旧矛盾倒也渐渐不提了,反正,谁也不比谁容易。

    这大抵也是另一种的因祸得福。

    魏氏也不多作解释,这会儿也不会去老太太那儿自投罗网,就只与杨氏说家常。

    杨氏道:“明年春闱,大姑爷决定下场了吗?”

    提起女婿,魏氏眼睛亮了亮:“说是去比比,若是不中,再等三年。”

    科考就是这样,下了场就榜上有名的是少数,很多学子都是考了一回又一回,考秀才都要磨砺上好几年,何况是考进士呢。

    纪致诚要考,按说杨昔豫也能考,只是杨氏如今和杨家那状况,魏氏也就不提那一岔了。

    杨氏也不想提那侄儿,只说儿子:“我前几日和老爷商量,想今年让令峥试试秋闱,他年纪不小了……”

    这个年纪,不是指参考的年纪,而是说亲的年纪。

    毕竟,满头白发的童生都不是稀罕事儿。

    若是能过了秋闱,得了举人名号,杨氏挑儿媳妇时也添些底气,否则就去年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哪怕徐砚身正,名声上总归是受了连累的。

    当然,杨氏最着急的还是徐令婕。

    女儿家不比儿子,拖不起,她先前生辰,也因着徐砚不在京中,把笄礼给押后了。

    等徐砚回京了,又是那么一番变故,说亲不好说,笄礼也不好办,愣生生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一丁点合适的苗头。

    杨氏实话实说:“在这一点上,我羡慕你。”

    魏氏不谦虚,纪致诚那么好的女婿从天上掉下来,这要是还乱谦虚,要天打雷劈的——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