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何必当初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何必当初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都是做母亲的,魏氏也经历过为了女儿姻缘愁得睁着眼睛到天亮的日子,将心比心,道:“缘分说不好,你苦苦盼着不开花,突然有一天就突然来了个好的。”

    “若真能如此……”杨氏摇了摇头,道,“云锦回京,有与令意说什么吗?”

    魏氏深深看了杨氏一眼:“昨儿令意使人回来,倒是提过一句,说是云锦回来的第二天,有给她递信报平安。”

    杨氏听着心里酸溜溜的。

    顾云锦以前与徐令婕亲,现在,徐令婕虽不会吃闭门羹,但顾云锦不会主动来与徐令婕亲近……

    杨氏叹息,远远见徐砚过来,便不再多说,冲魏氏努了努下巴。

    魏氏顺着看过去,也看到徐砚了,待人到近前问了声安,各自散了。

    回到轻风苑,魏氏先把徐令澜叫来问了功课,大学问上她不懂,也就是听了态度。

    徐令澜答得中规中矩,魏氏苦口婆心道:“给请了那么好的先生,不说与其他人比,你总归自己要争气。”

    其实魏氏心里也明白,比起科考,徐令澜更喜欢学徐驰打理生意。

    “同样是操心两个,大嫂操心的都是亲生的,我还要操心别人生的。”等儿子退出去了,魏氏抱怨了一句。

    边上张嬷嬷道:“游二爷与您亲近,秉性也好。”

    “他是个好的,不然我也不管了。”魏氏叹息。

    谁家的经文都不好念,杨家看着百年传承、出身不同,闹起来动静也不同,魏家小门小户商贾人家,底气不足,闹也闹不成杨家那样,魏氏这么想想也就平衡多了。

    帮衬娘家,魏氏拉扯魏游已经尽力了,断不可能拉扯魏家所有男丁,她没有那个本事,也不可能仗着夫妻感情好就让徐驰顾岳家到那个地步。

    可娘家亲戚们不管,有一个魏游就要让她出力养出第二个、第三个来,魏氏早就烦了,也就是魏游懂事,她又照顾了那么多年有感情了,不然也做甩手掌柜。

    魏游读书,比不上纪致诚那等天赋,但自幼刻苦,秀才之名是考了的。

    “不敢妄想进士,他能考个举人,我给他张罗起来也容易多了。”魏氏揉了揉眉心。

    要魏氏说,魏游有秀才之名,娶个识文认字的小泵娘,夫妻两个同心协力,再努力几年、多试几次,能中举人最好,家里也再多累些银子,将来中了就咬咬牙捐个官,现如今进士都等缺,举人想出头就更难了。

    万一真中不了,日子总归是温馨又顺畅的,养儿养女,也不愁吃喝。

    可魏家那儿不认同,他们的心大了,想要官家小姐,想要光宗耀祖,不止魏氏头痛,魏游都有些喘不过气。

    眼睛长头顶的商贾老太太与官家出身的儿媳,只看闵老太太和杨氏就知道了,这日子,磨上半辈子都没有磨顺了。

    魏氏前几年心气也不顺,也是这两年才琢磨明白的。

    “说起来,大嫂现在倒是时不时就念着云锦了,”魏氏连连摇头,“早知今日,她又何必当初呢?推云锦下水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明白!

    虽说那几年云锦待大嫂好,比亲闺女都听话,可那样算计,亲女儿都寒心了,何况是外甥女。

    这厢得罪了云锦,那厢娘家那儿还没得了半点好,最后闹成这样……”

    张嬷嬷道:“太太,也不是只有糊涂人才办糊涂事儿,聪明人办起糊涂事儿来,一样撞南墙,结果就两个,要么撞死了,要么悔不当初、想转回来还没有路。”

    魏氏听着在理,点头道:“也是,糊涂人撞不了南墙,我们老太太吃再多亏,都不知道南墙在哪儿……”

    而清雨堂里,杨氏问到闵老太太的“气”,徐砚苦笑着摇了摇头,软的无用,硬的不行,毫无办法。

    “母亲的脾气,这些年辛苦你了。”徐砚道。

    这话听了,杨氏又是激动又是难过,想了想,还是道:“人无完人,难免一叶障目,老太太很多事情还未看明白,我先前不也是一样嘛。

    若不是自己想岔了,走偏了,也不会做了那么多错事,最后只能自己吞苦果。

    旁的都不提,只云锦那儿,我就错得太离谱了,前头那几年,她与我多亲啊,那么相信我,我却伤了她的心。

    自以为是,以为我是为她好,哪怕手段见不得光,还觉得她应该要明白我的心……

    其实是我什么都不懂,我当时做的都是在害她。

    她要是真嫁去杨家,后果我都不敢想。”

    徐砚叹道:“云锦现在好好的。”

    “是啊,她走出来,一切都好好的,我现在就盼着老太太,能有一天跟我一样拿走眼睛上的那片叶子,”杨氏深吸了一口气,“不要跟我母亲一样,到最后都没有看明白……”

    这话感慨不少,自省一番,也不一味埋怨闵老太太,即便徐砚明白好好坏坏,听了这话也舒坦。

    闵老太太憋着气,晚饭也用不下。

    而宫里,圣上陪着皇太后用了晚膳。

    母子两人恪守食不言,等搁下筷子漱了口,才说些家常事。

    圣上道:“先前朕要处置顾家,母后您拦了,这次守将之事,母后可有想法?”

    皇太后睨了圣上一眼,道:“先前阻拦,是战前换帅损士气,又是无凭无据的流言,眼下看来,都是狄人狡诈的挑拨之计。”

    “母后当真认为是挑拨之计?”圣上问道。

    “不然呢?”皇太后反问,“不是挑拨之计,是顾家真的给安苏汗养了儿子,那你告诉哀家,那个儿子是谁?”

    圣上没有回答。

    有些事儿,并非弄不清楚,而是弄清楚了之后要如何做。

    “不是查不清,”圣上顿了顿,道,“母后说的是,儿子心里想的什么您都知道,北地失守时朕没有斩,那现在把狄人打退了,就更不会斩了。”

    “圣上既然心里清楚,这个问题就不用问。”皇太后笑了笑。

    皇家母子也是母子,皇太后不敢说明白圣上每一丝一毫的心思,但很多事情上都猜得到——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