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还不如软柿子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四十九章 还不如软柿子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若是赵知语当真是个有心思的,那上元时的状况,会不会就是她……

    毕竟,赵知语是当初事端后最大的受益者。

    可赵知语又是如何在那之后雀屏中选的呢?

    听说是孙睿随手挑的,但要是孙睿早就认得赵知语,一早生了纳她进府的心……

    这也不至于,孙睿不喜她贾婷,直言与圣上回绝就好,何必那般害她,无冤无仇的。

    不、不对!

    贾婷死死攥紧了手,掌心留了一个又一个的指甲印。

    当时,圣上替孙睿选侧妃,虽是内定了贾婷,但是,据她所知,其他上了名册的也都是高品官家女,赵知语那等出身,根本不在圣上的考量范围内。

    孙睿直接回绝,贾婷是出局了,但还有其他人顶上,好处落不到赵知语那儿。

    只因出了那等伤人事,其他人在皇太后跟前不出挑,圣上才没有硬选一个,而是由着孙睿去了……

    她这一年多,百思不得其解,若真如她此刻所料,那仅仅只是因为她“拦路”,就要对她下那等狠绝的手段?

    况且,圣上跟前得宠如孙睿,就算是前后脚纳两个侧妃,谁又能拦着?

    贾婷也不可能为此与孙睿折腾。

    可除了这样的解释,其他的缘由,她早就想破脑袋了。

    唯有这个方向,贾婷以前从未细细想过,一旦冲进脑海,就再也挥不开去。

    比什么运气不好、父亲的政敌谋害她,要更能说得通。

    出手的到底是赵知语,还是孙睿,还是这两人同气连枝?

    贾婷重重抿了抿唇,这个方向查下去,是不是能有收获?

    珠娘走到水榭边上,前方围了不少人,她不卑不亢地请人让一条路。

    旁人认得她的,自是赶紧让开,不认得的,看她衣着装扮,又是从阁楼那方向来的,也让了。

    珠娘毫不费力走到了最前头。

    顾云锦还押着柳媛。

    往日与柳媛相熟的,此时多是不出声。

    恩荣伯府那几个姐妹,知道柳媛先惹事的理亏,但也不想见她这般出丑,便与顾云锦商量:“夫人,今日还是莫要坏了皇太后看花的兴致,徐二姑娘落水,您先去看看?”

    “柳二也得了教训了,让她一会儿给徐姑娘赔礼……”

    顾云锦和徐令意还未说话,柳媛先受不住了:“你们少站直了说话不腰疼!我做什么赔礼?轮得到你们低头吗?”

    柳媛如此,虞家姐妹不管是好心还是不腰疼,都不搭理她了。

    先前虞贵妃那儿讲了好几次,说柳媛这姑娘拎不清,让她们别再与柳媛深交,彼时虞家姐妹虽依言而行了,心里也还是认为虞贵妃管教太多,眼下看来,她们姑母说的是一点也不错。

    柳媛这人就是拎不清!

    什么事儿能惹,什么事儿不能惹,她拎不清!

    何人为她好,何人向着她,她也拎不清!

    还不如徐令婕那软柿子呢!

    柿子虽软,也知道在外紧紧跟着硬茬,姐妹们出手时她即便搭不上腔,也绝对不拆台。

    就柳媛这等性子,往后谁再替她说话,谁就是个傻子!

    顾云锦也觉得柳媛傻,当然,要不是傻,怎么可能在这儿挑事,皇太后就在阁楼上,什么动静都一清二楚的。

    柳媛却好似不知边上人想法一般,嚷道:“有本事真把我扔水里去,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

    顾云锦偏转头看了徐令意一眼,她打也打了,押也押了,还真没有敢不敢的事儿。

    她起先觉得,教训过了就好了,既然柳媛这么想试试她的胆儿,顾云锦才不会手软。

    “这可是你说的。”话音一落,顾云锦手上一松,抬脚踢在柳媛的小腿上,掌心再一推,就是扑通一声。

    水花再次溅开,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有惊讶的,也有慌张的,还有看了热闹难掩兴奋的,各人各神态。

    嬷嬷们见状,刚想要去捞柳媛,有眼尖的余光瞥见了面不改色的珠娘,当即你眨眼我拉扯的,都止住了。

    珠娘的态度,就是皇太后的态度。

    珠娘不喊捞人,那就是皇太后要让柳媛在水里泡着。

    不止嬷嬷们是明白人,围观的也都看清楚了。

    有人暗暗在肚子里嘀咕,以牙还牙教训人,还能得皇太后撑腰,顾云锦是真不好惹。

    珠娘也有分寸,不会真的闹过了,看着柳媛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示意嬷嬷们捞人。

    柳媛吓坏了又冷得慌,裹着大棉被不吭声,狼狈极了。

    嬷嬷们拥着她走,她回过头来,冷冷看着顾云锦,眼睛里带着冰刀。

    顾云锦理也不理,只与珠娘道:“姑娘帮我与皇太后说,我先去看看我表姐,再去她跟前赔罪,我闹了她老人家赏花的兴致。”

    珠娘道:“夫人请便。”

    顾云锦与徐令意一道走,围着的人见从水榭那儿过来,纷纷退开几步。

    忽然间,一个声音在其中响起,道:“我甩一鞭子,不止我在慈心宫里跪了几个时辰,我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全都一并受罚,满京城一家家给受惊扰的赔礼。

    后来又是禁足、罚银子,摆流水宴。

    我就是想知道,顾云锦你这么风光,你要跪几个时辰,你是不是也要挨家挨户给我们这些受惊扰的赔礼?”

    说话的是段保珍。

    边上的段保珊已经气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了。

    前回顾云锦到访成国公府,段保珊看了段保珍半天才没叫她去顾云锦跟前胡言乱语。

    今日皇太后要观花,她们没有理由不来,段保珊本以为她谨慎些,当着这么多人,不至于出状况。

    没想到冒出了柳媛,所有人都看戏了,她们也就站在一边看了。

    大戏眼瞅着要收场,段保珊就走了个神,段保珍的炮仗就点了火,炸上了天。

    段保珊压着声儿,一字一字斥段保珍:“你拿着鞭子去清平园寻事,与这能比?你不会说话闭嘴行不行!”

    段保珍抬着下颚,道:“做什么要闭嘴!她不就是仗着她那点儿身份吗?同样是国公府,柳媛怕她,我可不怕!”

    这话听得段保珊几乎仰倒,她真是恨不得没有这么一个妹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