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水声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五十一章 水声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绕过屏风,看着坐在软榻上的徐令婕。

    徐令婕的脸色很白,在水里泡了那么一会,似乎是掏空了她身子的那点血气,只余下凄凄惨惨的白。

    头发仔细擦过,可也只是擦干了水,垂垂披着,遮了大半张脸,也映得她脸色越发差。

    徐令婕裹着大棉被,听见动静抬起头来,对上顾云锦的眼睛,她不禁浑身一颤。

    许是惊、许是冷。

    顾云锦在榻子边坐下,眼神一直没有从徐令婕身上挪开,凑近了些,道:“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个胆子了。”

    徐令婕又是一颤,眼睛里聚了一层水汽,干巴巴地道:“被逼的,我又打不了她……”

    她落水时间不长,但毕竟不会水,咽下去的湖水也是实打实的,救上来后被嬷嬷们逼着吐出来,嗓子此刻又痛又干,哑了。

    顾云锦明白其中道理。

    当时水边就徐令婕与柳媛两个人,无论柳媛嘴上说得多难听,只要她不动手,徐令婕拿对方无可奈何。

    真吵起嘴来,要低头的也是徐令婕这个侍郎姑娘,而不是卫国公府的柳二。

    再说了,谁又稀罕谁的赔礼道歉。

    可让徐令婕先动手,那就不是赔礼的事儿了。

    先动手的先输。

    徐令婕要坑柳媛,往水里倒是最好的法子了。

    当然,这是权衡利弊之后得出来的选择,往水里跳也要豁得出去才行。

    顾云锦去北境几个月,手里没有沾人命却也沾过血了,她豁得出去,但徐令婕素来是个软的,今儿这一出,可不就叫人刮目相看了嘛。

    徐令婕道:“她现在怎么样?”

    顾云锦见徐令婕的双唇还有些青紫,道:“她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喝下去的湖水比你还多好几口。”

    徐令婕的眉头皱了皱:“你把她弄水里去了?”

    顾云锦笑:“不然呢?打了两巴掌,再扔下水了。你师出无名不能动手,细胳膊细腿也打不过她,我名正言顺收拾她,她能奈何?”

    徐令婕眨了眨眼睛。

    她是想坑柳媛的,柳媛拿“诬告”一词狠狠戳她心窝,这要是不害柳媛一回,这口气下不去。

    只是,徐令婕没想到顾云锦那般硬气,不止打了人,还扔下水去。

    那毕竟是卫国公府。

    “卫国公府不会为难父亲吧……”徐令婕道。

    徐令意进来,刚好听到这一句,睨了她一眼,道:“还能记得大伯父,总算是有些长进。”

    徐令婕讪讪。

    去岁那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徐令婕再不懂官场上的事儿,见杨氏三五不时地陷入沉思,也知道徐砚处事必须小心翼翼的。

    顾云锦道:“卫国公府不敢,我当着皇太后身边大宫女的面把人扔下水的,在水里泡多久,都看大宫女的眼色,这就是皇太后的意思,是皇太后要处置她柳媛,卫国公府不敢借题发挥寻舅舅的事儿。”

    一听有皇太后撑腰,徐令婕的心放下来了,唇角没有压住,露出了笑容来:“那我总算没有白坑她!”

    徐令意看她精神不济的状况,道:“坑她也有别的法子,你可以退两步摔地上的。”

    徐令婕抬眸看着姐姐。

    见她不懂,徐令意又道:“那扶手矮,你一股子往地上坐,脑袋一歪,额头碰个红印子,不比摔水里强?你平日里没有本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来这么一出大的……”

    徐令婕摇头:“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顾云锦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徐令婕一个窝里横的,在外头她没有本事兴事儿,在家里也不用她使这些歪扭手段,她是真不会那些。

    她们三个从前一道长大的那几年,交流过书道、画艺,讲过香道、首饰,可就是没有凑一块说过要如何去坑别人一回。

    没有想到时至今日,徐令意教起了徐令婕怎么坑人。

    徐令意知道徐令婕的性子,她说这些也不是为了教她,讲了几句,见徐令婕不开窍,觉得很没有意思,偏过头,道:“你不是没有想那么多,再给你一炷香,你也想不到别的,你彼时在水边就只能想到这一招,不是吗?”

    徐令婕稍稍有些血气的脸再一次白了个透。

    徐令意道:“没有人推你一把,你就不知道往前走。柳媛不逼你,你不会跳水里,我不逼你,你也不会与云锦说真话,哪怕我们三个心知肚明。”

    这一下,徐令婕的眼眶都跟着红了:“我想坑柳媛一个大的,撞红了脑袋,哪里有落水动静大……”

    “我去问问你的药。”徐令意一副不想再多言的样子,转身就走了。

    顾云锦也没有打算留着。

    正如徐令意所言,三人都心知肚明的,徐令婕不肯开口说旧事,顾云锦也没有一定要说的意思。

    两年了,或者说十多年了,陈芝麻烂谷子的,说与不说,她与徐令婕之间也就是这样。

    “你睡一觉吧,还不急着出宫去。”顾云锦扔下这句话,也要离开。

    她刚站起身来,衣角就被拽住了。

    顾云锦低头看,就见徐令婕紧紧拽着,指关节都泛着白。

    徐令婕没有抬头,身子颤着,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当时,柳媛说了很过分的话,我气不过,也想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最后脑海里剩下的就是水声……”

    “水声?”顾云锦抿唇。

    “是……”徐令婕缓缓抬起头来,眼睛溢出眼角,啪嗒啪嗒落下,“‘噗通’的水声,两年前我推你下水时,我听到的声音……”

    这是徐令婕第一次亲口正面承认那日事情。

    即便她们都知道内情。

    “大姐说得对,除了往水里跳,我没有想到别的法子,也想不出来的……”徐令婕扯了扯唇角,“别的我不会,只有这一桩,是我经历过的,我能想起来。

    我看着你和郡主过来了,知道很快就有人救我,我死不了,才倒下去的。

    可我一入水,还是冷得浑身都抽住了,很怕,是真的很怕。

    云锦,你那个时候比我还冷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