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一而再、再而三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一而再、再而三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是明晃晃的推拒之词。

    卫国公夫人满腹的委屈又冲上了头,直直跪了,道:“那我便在这儿候着。”

    向嬷嬷看过各种架势,见状,不拦也不拉,转身进了内殿,把状况与皇太后说了说。

    皇太后揉了揉太阳穴,道:“随她跪着吧。”

    这一跪就是大半个时辰。

    皇太后这才睁开了眼睛,让向嬷嬷去叫卫国公夫人进来。

    卫国公夫人得了传召,起得有些猛,一时间头昏眼花,险些摔倒,扶着两个宫女连连顺气。

    待她进去行了礼,皇太后冷冷一眼就扫过来了。

    “哀家本以为你是一时冲动,跪着想一想就清明了,可看你现在的眼睛,看来这大半个时辰还是没有让你跪明白。”

    卫国公夫人攥着拳头,哽咽道:“臣妾是不明白,她们姑娘家起冲突,您为何这般偏心?媛儿落水,您身边的宫女还故意让她在水里多泡了会儿,您不止没有罚顾云锦,连句重话都没有说她……前回也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

    “你也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皇太后看着卫国公夫人,“每一次都是柳家先招惹别人,你让人家站在那儿给她欺负吗?你们柳家的姑娘是姑娘,别人家的姑娘,难道就是根草了?”

    “可却是顾云锦欺负……”卫国公夫人想辩白,可她看到皇太后的眼睛,就说不下去了。

    她垂下头,沉默了许久,才又缓缓抬起来,道:“他顾家有功绩,我们柳家难道没有吗?柳家先祖跟着太祖爷打天下,也有苦劳……”

    “所以呢?柳家是世袭罔替,顾家还在为能不能留住将军印还拼搏,”皇太后的声音越发冷了,“不是看在当年拥立有功,先帝早与你们柳家算账了!心大,也要有个度,哀家还没死呢!”

    那些陈年事,卫国公夫人年轻,没有亲身经历,但也听过几句,被皇太后直白地撕开来讲,吓得心神难安。

    皇太后也是火气上来了,道:“柳媛年纪不小了,该说个亲嫁人,先前盯着云锦丫头不放,还能说是尘埃未落定,她想争一争,现如今,她还闹腾,是想如何?世袭罔替的开国功臣家的嫡女,你们柳家不要脸,孙家还要脸呢!”

    卫国公夫人的身子软了下去,瘫坐在地上,面无血色。

    皇太后一开始说的就是柳家,而并非柳媛,后头说的是孙家,而非蒋家……

    这哪里是在骂柳媛,明明是指桑骂槐,句句都是冲着前事去的,是借今日之事恼他们柳家前事之过!

    卫国公夫人是被搀出慈心宫的,皇太后多看她一眼都烦。

    向嬷嬷知道内情,眼看着皇太后又拿了一颗糖含入口中,她眼皮子一颤,但到底没有拦着,只是道:“您何必与她置气。”

    皇太后哼了声。

    若是太祖爷知道开国功臣的后代一个个是这么个模样,只怕是气得要从皇陵里跳起来把当年封爵的诏书给撕烂了!

    “所以哀家一早就与圣上说,让阿渊娶柳媛,根本就是胡闹。”

    向嬷嬷道:“这不是没有娶嘛!”

    “娶回来能把哀家气死!”皇太后揉了揉眉心,摆了摆手,“不提他们了,哀家再歇会儿。”

    向嬷嬷闻言,起身退出来。

    北花园里,徐令婕哭累了睡了会儿,这才由徐令意送回了侍郎府。

    离开前,她红着眼睛看着顾云锦,一肚子的话,想说又不知道如何说,终究还是都咽了下去。

    顾云锦想着能说的、该说的话,今儿已经说开了,便笑了笑,与寿安一道上了马车。

    马车在离宁国公府不远处停了。

    顾云锦掀开帘子,看着拦车的人,那是贾婷。

    贾婷就这么站着,拦车拦得毫无惧意,抬着头道:“夫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此处虽不是人来人往,但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顾云锦无意请人入府一叙,便转头看向听风。

    听风会意,道:“珍珠巷那宅子,如今一直空着。”

    顾云锦了然,以目光询问贾婷。

    贾婷点头,应了。

    寿安不跟着去,顾云锦换了小轿,与贾婷分别行了两条路,刚进珍珠巷旧宅,还未及感慨,贾婷也到了。

    顾云锦对这儿算得上熟门熟路,念着今日天气不错,便请贾婷在院中石桌坐下。

    贾婷道:“夫人愿意借一步说话,想来是认得我的。”

    “认得,”顾云锦点头,“中军都督府佥事贾桂大人的女儿,去年元月,我们在天水观外见过。”

    提起彼时,想到如今境地,贾婷自己都有种时隔数年而非仅仅只是一年的感慨,她扯着唇笑了笑,却是苦笑。

    贾婷不是来叙旧的,当即开门见山,道:“先前北花园里,我偶然听了几句,想说与夫人听。”

    顾云锦心思一动,猜测大抵与今日闹剧有些关系,便道:“请讲。”

    贾婷道:“今日柳二姑娘与您那二表姐的冲突,可以算是有人故意为之。

    夫人您夺目,她们想引您离开阁楼,才使了这法子,却没有想到那两位姑娘性子都刚,最后闹成这般收场。

    提起水榭的,是鸿胪寺洪少卿的孙女。

    夫人问问您表姐,就知道是谁引她去的水榭了。”

    顾云锦挑眉,她原以为今儿这事儿应当就是冤家路窄,却没有想到是有人故意为之。

    柳二那人是欠教训,背后弄些小手段的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人。

    只是……

    顾云锦看着贾婷,直言道:“你不像是个掺合闲事儿的人。”

    无论对方是谁,无论算计了什么,贾婷都不在局中,又何必搅混水。

    听顾云锦这么说,贾婷倒是笑了起来:“是想请夫人帮个忙。”

    有交换有利益,才有助力,这倒是常情。

    顾云锦示意贾婷先说。

    贾婷有求而来,道:“我去年出事,那几个混球撞到了小鲍爷的手里,只因小鲍爷赶着离京,请小王爷代为管一管,最后案子是结了,但有太多的谜团解不开。

    我想,其中来龙去脉,小鲍爷知道的肯定比顺天府的案卷里写的要多。

    我到底是得罪了谁,才会遇上那样的事情,还请夫人能指点一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