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念得紧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五十六章 念得紧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道:“小鲍爷不在京中。”

    “他在返京的路上了,”贾婷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字道,“那混账东西把我的人生变成了一盘死棋,我却连如何掉进去的都不知道,我靠恨意撑一辈子,也总要知道该去恨谁。”

    设身处地,异位而处,顾云锦想,她能理解贾婷如今的这一份恨。

    对顾云思前世的小泵子,顾云锦的了解实在太少,可看她如此,多少能品味她的心境。

    全程断了,名声毁了,不知道未来如何走,要争一口气,也是人之常情。

    这事儿搁谁身上,能当作没有发生过呢?

    即便贾婷自己过得了这一关,那些传出去的流言蜚语,也让她能走的路窄小又崎岖。

    顾云锦抿了抿唇,道:“可我未必能给你答案。”

    贾婷垂着眸子,道:“多一条路,总归是多一个希望,只凭我自己,无能为力。”

    见状,顾云锦颔首,算是应下了:“小鲍爷回京后,我替你问一问,能不能有结果,我不敢把话说满了。”

    闻言,贾婷反倒是笑了。

    若是顾云锦满口答应,她只当这条路寻错了,但顾云锦这般慎重的回答,贾婷才觉得,顾云锦是真的会去问一句,而不是随口一说,搁在脑后。

    毕竟,这个人是真的直接,打人时利索,郑重答应的事,也会说一不二。

    顾云锦如此帮忙,贾婷也愿意再添个饵料,道:“我总觉得,今日的事情与三殿下的那位侧妃有些关系。”

    “为何?”顾云锦讶异。

    贾婷道:“只是感觉而已,您可以当作是我妒恨她占了原本属于我的位子,我看她格外不顺眼。”

    顾云锦笑了笑,没有觉得贾婷是夸大其词,因为她知道,若无那场变故,三皇子侧妃的位子,还就真是贾婷的。

    两人说过了事儿,贾婷先一步离开,顾云锦依旧坐在石凳上,不疾不徐添了一盏茶。

    那几个官家女想引她离开水榭,这其中理由,顾云锦听着也像那么一回事儿,可赵知语呢,她参与进来做什么?

    顾云锦与赵知语,并无仇怨。

    当然,徐令婕那个软柿子,也不可能与赵知语打过交道。

    莫非赵知语是冲着柳媛去的?

    柳媛那得罪人的性子,先前做过什么,还真是说不好。

    虽然看着是贵女们之间的是非,可顾云锦两世为人,与这几位都无深交,更不清楚她们的背后,家族之间互相是不是有牵扯,真要弄明白赵知语与柳媛的弯弯绕绕,还是要交由听风去办。

    好在,不急于一时半会儿。

    茶水渐渐凉了,顾云锦没有继续往下想,起身在宅子里走了走。

    她去看了后花园,这里的景致先前是徐氏布置的,她们搬走之后,这宅子无人居住,虽有人打扫看顾,但总归少了些……

    少了人气。

    蒋慕渊曾与她说过的“人气”。

    想到他,顾云锦不由弯了弯眼睛,转身去了她住饼的跨院。

    里头只余大件家具,摆设空荡荡的,可她却能想起彼时情景。

    墙角的那花架上摆过水盆,养了几尾小鱼,几片水荷,蒋慕渊曾夸过生动;

    几子曾被她挪到窗边,推开花窗画过中秋月圆,那是应了要告诉蒋慕渊,她看到的明月是什么模样;

    他们在这屋子里说过话,下过棋,那些一点一滴的呵护,在拨开了那些懵懂之后,再回首去看,甜得粘牙。

    一如那墙上被念夏擦过的脚印,表面上看不出端倪了,实则还是在的,擦拭过的部分,总归与其他墙面会有一些不同。

    粗粗一看,皆是白墙,细细打量,那摩擦过的印子还是能寻出来的。

    就像是那翩然越墙而去的身影,人是离开了,却落在了心尖上。

    实在是念得紧了。

    顾云锦转过头,见听风站在东跨院外头,隔着月洞门,能瞧见他半个身子。

    “听风,”顾云锦唤了声,对探头过来等吩咐的亲随道,“小鲍爷再过几日能抵京?”

    听风一听就乐了:“大抵还是五六天,夫人也算算路程?”

    顾云锦抿着唇,唇角是压住了,眼睛里的笑意还是溢了出来。

    她哪里没有算过。

    北地与京城路远,好在蒋慕渊回京时身边就只带寒雷,两人轻骑快马,又化了积雪,春意盎然时夜宿郊外也不会寒冷,比去年他们一行人踏雪北上又不得不寻夜宿之地时方便多了,自然行程也会快些。

    可路途在那儿,兴许也会有耽搁的事儿,谁也说不准具体是哪一天。

    话又说回来,顾云锦是心心念念盼着,却也舍不得蒋慕渊日夜兼程受累,放缓些行程,对赶路人来说,就会轻松许多。

    这种又是翘首企盼又是舍不得的情绪,萦绕在心头,反反复复拉扯着,最终扯出来的除了为难,还有甜意。

    听风把顾云锦的反应看在眼中,只恨没有能定格一瞬的道法,若不然,叫他们爷亲眼看看夫人这表情模样,该有多好。

    可惜,他就是一凡人,别说是道法了,丹青都描绘不好。

    到时候只能靠他这一张嘴来描述一番了。

    虽然,还是嘴笨,临时抱佛脚是来不及了,不如写份底稿,寻人润色润色?

    不晓得纪家小鲍子肯不肯帮这个忙了……

    听风的思绪早就飘远了,满脑子都是如何让纪致诚把眼前画面表述得天上有地下无,而纪致诚的妻子徐令意正一脸凝重地坐在清雨堂的木炕上,看着杨氏忙里忙外。

    徐侍郎府里,杨氏是早早听说徐令婕出状况了,急得她额上冒汗,又不敢叫闵老太太知道,只让人去胡同口候着,一旦见了人,直直带回清雨堂,莫要去仙鹤堂里露面。

    可徐令意是陪着徐令婕一道来的。

    大姑奶奶回娘家,哪有把人拦在府外的道理?

    又怕徐令婕说不清来龙去脉,杨氏更愿意让徐令意来说。

    思前想后,便请徐令意也一并过来。

    担心叫闵老太太听了消息,杨氏都不敢去二门上迎人,只好请了魏氏帮忙,让她把两姐妹都带回清雨堂。

    毕竟,姑奶奶回来,魏氏这个亲娘去迎,说得过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