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戏真多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六十三章 戏真多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圣上并不多言,只让皇子们与蒋慕渊讨论。

    孙宣自是记得前回在御书房里与圣上应对的话,客客气气与蒋慕渊请教北地重建之事。

    江山广阔,四处大不同。

    孙宣不曾远行,平日就在京中,走的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京畿之地。

    “先前父皇问起对重建的想法,我见识不足,纸上谈兵也谈不出来,这些时日听几位大人说了些北边状况,也翻看了先前北地建城与后续修造留下来的文书,可还觉得不够,想听阿渊你多说说。”孙宣笑着道。

    “殿下客气。”蒋慕渊道。

    都是自家表兄弟,蒋慕渊对孙宣的性子也算了解。

    前世时,圣上并不让其他皇子插手朝政,只孙睿帮着看折子、品朝事,最后身体不济的那几年,也是由孙睿监国。

    除却孙睿,偶尔能入御书房议政的,也就是孙了。

    一母同胞的两兄弟,圣上没少说孙甩手不管事,什么担子都给胞兄。

    孙是个皮的,听说曾嬉皮笑脸地说圣上是把对胞弟永王爷的不满,转嫁到了他这个儿子身上,气得圣上拿折子砸他,又把永王爷叫进宫里骂了一通。

    永王爷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训,转头说孙恪去了,孙恪这个倒霉催的,最后把来龙去脉转述给了蒋慕渊。

    “这都什么事儿嘛!”孙恪彼时很是不高兴,“孙睿能扛大梁,何必让孙进御书房捣蛋?”

    蒋慕渊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不止他们两个,所有人都认为孙睿可以。

    孙睿虽无太子之名,却行太子之事,除了其他皇子的外家,其他大臣们也不见得有异议。

    可毕竟面对的是皇位,孙祈作为长兄,私底下寻过孙睿麻烦,但都是小打小闹。

    孙祈自问夺不过,又怎么会拿身家性命去做无望之事,孙睿也知道孙祈不敢也不可能硬拼到底,小矛盾闹一闹,几句嘴上话,谁也不往心里去。

    孙宣更是个会做人的,对孙睿十分恭敬,但他有心思。

    蒋慕渊看得出来,孙睿应当也清楚,可孙宣有心无力,便无人节外生枝。

    圣上亦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他向着孙睿,对孙祈、孙宣等其他皇子多有限制,也进一步堵了他们的野心。

    而现在,孙睿不是前世那个一手掌握了大半个御书房的监国皇子,孙宣和兄弟们一块被圣上扔到了文英殿学政议政,这心思也就活络多了。

    刚刚那么一席拉拢蒋慕渊、又在圣上跟前表现自己努力向上的话,搁在前世,孙宣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蒋慕渊心如明镜,孙宣既然问了,他也没有藏着不说的道理。

    北境那儿,内里是他们在等孤身赴北狄的顾云康,但明面上,重建的进度丝毫没有耽搁。

    那是北境百姓们的故土,是他们的根,若无法让百姓们安然在那片土地上重新振作、发展,又何谈灭了北狄呢。

    蒋慕渊说得细致又有条理,不止是孙宣,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连孙都老老实实的,他怕听得不仔细,回头又被引着说错话,会惹孙睿冷眼。

    孙睿冷眼看他也就算了,事情传到虞贵妃耳朵里,少不得又要念叨他。

    蒋慕渊讲的是实际状况,后续发展,他不好一人拿捏。

    几位皇子与他讨论了几句,彼此想法也不一致。

    孙宣笑着道:“阿渊说得周详,我都担心我记得不够多,刚刚还想,若有纸笔让我记下来就好了。”

    闻言,孙瞥了孙宣一眼,露了一个“戏真多”的眼神,在其他人看过来时,又赶紧收起来。

    一上午在商讨中度过,韩公公盯着时辰,问了圣上一声,便叫人在偏殿备了饭菜,让蒋慕渊与几位殿下用了午膳。

    如今文英殿议政,大臣们午时用的简单,几位皇子亦跟着来,不在午膳上铺张,一来方便,二来省时。

    蒋慕渊更不讲究排场,几人用过了,又回到御书房里。

    圣上平素都在御书房里用午饭,此时也搁了筷子,让韩公公收拾了,背着手走到大案后坐下,继续听他们说事。

    又听了大半个时辰,圣上摸了摸胡子,与皇子们道:“既然一时半会儿领会不够,那就都回去琢磨琢磨,细细克化一番,再和大臣们商量,不止是城池修筑,后续的粮草、军需如何调度,拿出个章法来。

    阿渊此次回京,也就住上几日又要回去,都不要拖沓。”

    几位皇子拱手应声,先后退出去。

    蒋慕渊也要退,被圣上拦了。

    “你再陪朕说会儿话,”圣上道,“你不在京里,两地路远,折子上说来说去也都是北境的状况,朕想拿别的事儿问问你都不方便,今儿正好,你帮朕参详参详。”

    蒋慕渊重新坐下,等圣上开口。

    圣上从大案上挑了几份折子给蒋慕渊,道:“先看看。”

    蒋慕渊翻开来看,事情多且杂。

    一是今年的税收,先前两湖洪灾泛滥、土地受损严重,原本是大粮仓的两湖别说再供给他处了,还要向朝廷伸手要粮,添上北境打仗,朝廷国库捉襟见肘,必然要把目光落在新一年的税收上。

    两湖、北境都必须减税,甚至免税,重担落在他处,能算得上富庶之地的只有蜀地与江南,可再往两地增加赋税,哪怕富庶,也会撑不住。

    虽然年前已经定了大致章程,可蜀地、江南还是纷纷递折子进京,阐述所辖之地百姓的不容易,话里话外不愿加税,两湖、北境又伸着手掏银子,户部衙门焦头烂额。

    蒋慕渊看得清楚,这些送进御书房的折子上,加了各种批注,有户部的,有三公的,也有几位殿下的。

    二是南陵状况,陈虎子寻回来了,其他知名的不知名的孩子据说都被卖去了南陵,这事儿不能不查,这些时日下来,却还未有进展,别说丢了孩子的人家着急,刑部自个儿都嘴里冒泡,偏前几年也压了些案子,又要与大理寺、都察院三司会审,各个官员都忙得脚不沾地,恨不能再添人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