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想诓他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想诓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听风的笑容在唇角凝了一瞬。

    这真的是沧海桑田、今夕不同往日了。

    听风很想问一句“爷您还记得夫人给您的那两个馒头吗”,这都没有两年,他们爷就把夫人的心摸得透透的。

    还这般自豪,这般自傲。

    他嘴巴再笨,也不用写底稿让纪家小鲍子替他润色润色文笔,无论他说成什么样儿,在他们爷心里,夫人都是天仙下凡,谁也比不了的。

    听风摸了摸鼻尖,还好这几日事多,没有脱开身去寻纪致诚,否则就是做白工了。

    可转念,听风的视线在蒋慕渊的脸上转了转,又深深觉得,他们爷会满意他去向纪致诚请教。

    蒋慕渊定是希望满京城都知道他们夫妻感情有多深重。

    先前,夫人在宫门外从早上等到傍晚,他们爷心疼归心疼,却也没有说过下回不许夫人等他,可见是喜在心里了。

    这两位感情好,底下人也高兴。

    听风知道蒋慕渊爱听什么,便又絮絮说了些顾云锦的事儿。

    他只说大概,具体的内容,自然是要让顾云锦亲口与蒋慕渊说,听风自认很懂事。

    说了一圈,听风讲到席家的事儿了。

    “夫人那日从宫里出来,让奴才给打听苑马寺江少卿府里有没有一姓席的家仆,”听风道,“奴才打听了一圈,最后那席家姑娘进了大殿下府了。”

    依旧是只有开头与结尾,中间内容留白。

    蒋慕渊听完,起先并不是特别上心,只因着与孙祈有关,他便多想了想。

    孙祈的屋里人不少,从前就是这么个性子,这几年还好些,等再过六七年,连别院里都收着五六个。

    女子多了,有冲突也难免,亦有同样官家出身的,连带着娘家也互相有矛盾。

    孙睿因此私底下说过那几家公私不分,但毕竟是孙祈院子里的事儿,做弟弟的不好开口,最后还是传到了圣上那儿。

    圣上敲打了几句,孙祈才稍稍收敛了些。

    如今听风说孙祈收了人进府,蒋慕渊也不觉得稀奇。

    刚巧有人来传话,说是圣上让蒋慕渊明儿进宫去。

    蒋慕渊应对了之后,便打发了人去后院:“问问夫人醒了没有,醒了就来与我说一声。”

    不多时,那人又回来了,禀道:“念夏姑娘说,夫人刚刚醒,正问爷状况呢。”

    蒋慕渊闻言,起身要回内院去,他琢磨着时间紧,既然顾云锦醒了,下午倒是能去一趟西林胡同。

    出了书房,阳光夺目,墙角下还有雨水留下的小水滩,映着波光,蒋慕渊微微眯起了眼睛。

    听风跟着,走在前头的蒋慕渊突然顿了脚步,他险些一头撞上,还好收的快。

    蒋慕渊却是转过身子来,沉声道:“你刚说夫人打听的那家姓席?”

    他先前真的没有想起来,直到回话的人提了念夏,蒋慕渊才突然想到,前世念夏那早亡的丈夫,正是姓席的。

    上一辈子,白云观一别之后,蒋慕渊也没有再见过念夏。

    顾云锦的身体亏空,早早殒命,念夏与她同吃同住,也没有好到哪儿去,第二年的夏末,她也走了。

    若是念夏还在,蒋慕渊和顾云齐拼凑顾云锦的十年时光就不会那么难。

    除了嫁人的那两年,念夏一直都跟着顾云锦,知道她所有的经历。

    可惜,终究是迟了,顾云齐东一锤子西一榔头挖掘顾云锦的事儿都十分不易,也就没有关注过念夏在外头的那些日子。

    后来,孙祈的一个女儿得了皇太后的喜欢,皇太后认为生母出身太低,想抬举一把让大皇子妃抱养,若非如此,蒋慕渊也不会知道那哭哭啼啼的侍妾是念夏的小泵子。

    他记得,那侍妾姓席。

    彼时杨家里一位老嬷嬷提过,顾云锦想把念夏嫁出去,徐令婕给牵了席家的线,成了婚事。

    今生,顾云锦没有这念头,徐令婕自个儿还待字闺中,顾云锦到底是怎么想到问席家事情的?

    “仔细说说。”蒋慕渊道。

    听风依言,说了席家脱了奴籍,又说夫人觉得席家与权贵有往来,而后他盯梢盯出来席娇儿进了大皇子府。

    蒋慕渊背着手,敛眉道:“夫人说席家与权贵有关?”

    “是,”听风道,“奴才琢磨,夫人应当是在慈心宫里听了什么,那之后不久,仕殿下就被抱进宫里由刘婕妤照顾,说是大皇子妃身体不好,病了有一阵了。北花园观花那天,奴才也听说,大皇子妃的气色差,瞧着就是病怏怏的。”

    蒋慕渊心里有数了。

    他往后院去,行至半途,遇上了顾云锦。

    蒋慕渊上前牵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瞧着是睡醒了,有精神多了。”

    顾云锦莞尔。

    两人要去西林胡同,原是想先给长公主问个安,得知长公主歇着,也就作罢了,上了马车去了顾家。

    街上依旧热闹,隔着车帘,多多少少能听见外头动静。

    经过东街时,顾云锦撩开帘子看了眼,偏头与蒋慕渊道:“我现在从这儿过,就觉得素香楼上头会扔下来一颗花生,小王爷这两天没有寻着你,指不定就等着呢。”

    蒋慕渊失笑:“他扔下来,我就给他扔回去。”

    顾云锦忍俊不禁。

    蒋慕渊扣着顾云锦的手指把玩:“我刚从听风那儿听了北花园的事情,你没有吃亏,挺好。”

    顾云锦叫他这个“挺好”逗得又想笑了,弯着眼睛道:“听风还与你说什么了?”

    “说了不少,”蒋慕渊顺着就把话问了,“他说你打听席家,最后打听到大殿下那儿了。”

    顾云锦微微一愣。

    蒋慕渊看在眼中,又道:“是不是慈心宫里说了什么?”

    顾云锦摇头:“也不是。”

    她倒是想简简单单混过去,但蒋慕渊与小曾公公的关系极好,当日慈心宫里是怎么说的,只要蒋慕渊留心打听,必定一清二楚。

    虽然前世今生解释不清,可顾云锦不想拿话明晃晃会被拆穿的话诓他。

    人人都说蒋慕渊拿真心待她,顾云锦觉得,她可以隐瞒,不得已时也能编一套说辞,却不该是随随便便会让蒋慕渊知道她在骗他的话。

    她瞒着他的事儿已经很多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