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知道他图什么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知道他图什么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彼时还不认识他,不知道柳家与他们周家的那些陈年怨气,若不然,定会帮扶一把,而等他真正与周五相熟的时候,自己都是麻烦缠身,哪里还能助旁人。

    今生,蒋慕渊早早把周五爷从叶城寻出来,也是不想他走前世老路。

    毕竟,周五爷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听了这么一桩旧事,顾云锦一时之间也情绪复杂,前程往事,如何评说似乎都欠缺了些什么,她想来想去,最后叹了声:“柳家的姑娘,怎么都……”

    都那么一言难尽呢……

    真论起来,文崇皇后回绝柳家很早,隔了几年,燕王爷才遇着燕王妃。

    而燕王爷子嗣极其艰难,等燕王妃有孕,当年与燕王爷年纪相当的柳家姑娘早就都嫁人好多年,只怕是儿子都能吟诗作对了。

    那位来宫中赴宴的柳家女,是待字闺中的年纪,这前前后后差了小十年,她去寻燕王妃说道什么?

    没事儿找事儿。

    找出来的还全是这种事儿。

    这么一比,让顾云锦说,柳媛欺负不了她,扭头去找徐令婕麻烦,反而逻辑上还说得通些。

    只是,北花园里,柳媛也是旁人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

    话说到这儿,顾云锦也就提了贾婷拦车的事儿。

    “其实也算神不知鬼不觉了,若不是贾婷听了那么一嘴,说她们是被人特特引到一块的,这事儿谁都不知道。

    我问了二表姐,她先前根本没有往那处疑心,想来柳媛也是一样。

    只是那位先提出来把我引下阁楼的洪少卿的孙女,我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贾婷后来还提了一句,她怀疑三皇子的侧妃……”

    蒋慕渊讶异:“赵家那个?”

    “是,”顾云锦颔首,“她说,水榭那处,正好是三皇子侧妃面对的,也是她出言让我往水边看,我当时看到二表姐和柳媛在那儿,怕她吃亏,就寻了过去,走到半途,二表姐就掉水里去了。”

    蒋慕渊敛眉,沉思着把所有深处其中的人的关系理了理。

    “当日状况,与其说是引开你,不如说是等着柳媛与你表姐闹起来,你不痛不痒的,但柳媛一定会倒霉,”蒋慕渊道,“要是冲着卫国公府去的……

    洪少卿行事也算谨慎,他不会主动去惹柳家,也不会想得罪徐侍郎,至于赵家……”

    蒋慕渊思忖良久:“时间太久,我一时记不得,我让人去问问洪少卿与赵同知是不是同科。”

    洪少卿留京多年,赵同知一直留在明州,两家在官场上八竿子打不着,若说有交情,只能从同科上寻些线索。

    顾云锦颔首应了,想到贾婷想知道的问题,便又问了一句。

    蒋慕渊略有些迟疑,却没有瞒着顾云锦,道:“极有可能是孙睿。”

    “三殿下?”顾云锦惊呼出声,她的想法与贾婷相似。

    若是孙睿不想纳贾婷为侧妃,回绝圣上就是了,何必用那样的法子,生生毁了贾婷。

    蒋慕渊其实也不解孙睿的行事,道:“查了很久,矛头指向他,虽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但与他脱不了干系。只是,眼下还不知道孙睿到底是如何想的,他到底在谋算什么,因此贾婷那儿,你周旋一二。”

    顾云锦压下心中惊讶,点了点头。

    蒋慕渊的指尖在扶手上敲着,缓缓开口,道:“不仅仅是贾婷的事情,孙睿还做了些旁的,我看不穿,他行事说无章法吧,都有其目的,说有章法吧,他的那些目的,我也不知道他图什么……”

    旁的不好提,金培英倒是能讲。

    “金培英的篓子是孙睿越捅越大的,在京里冻死的那两祖孙,其中有孙睿的手笔,等于是他催着圣上彻查金培英,”蒋慕渊给顾云锦解释,“他知道我督察两湖,只要有证据就不会收下留情,黄印向来耿直,又与金培英有私仇,我和黄印查两湖旧案,别说金培英,两湖上下都要倒。”

    顾云锦眉心一蹙:“金培英与虞贵妃是便宜兄妹,金培英是他那一支的自己人。”

    金培英在两湖一手遮天,不止是他这个总督本人,底下大小辟员,也都因着利益串在一条绳子上。

    虞贵妃是荣宠不断,孙睿也得圣心,可谁会嫌弃自己助力多?

    孙睿好端端的,做什么要断了金培英这支胳膊?

    是了,他断的不止是金培英,贾佥事在中军都督府说话能顶一大半,孙睿不娶贾婷,也等于是放弃了中军都督府。

    而赵知语身后的赵家,别说顾云锦此刻看不出端倪,蒋慕渊和周五爷琢磨了许久,也没有看出赵同知的过人之处。

    赵同知除了在明州府为官数十年,深知明州事务之外,也没有别的能耐了。

    况且,赵同知愣是长年累月,都没有爬到明州的一把手。

    他的政绩考评,蒋慕渊也看过,很普通,不算出色。

    为何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同知,最后入了孙睿的眼……

    茶水已经凉了,顾云锦重新换了一壶,给蒋慕渊添上,她想要放上茶盖,蒋慕渊摆了摆手,直接端起来,吹了吹热气,抿了一口。

    顾云锦支着腮帮子看他,透过氤氲热气,看他蒋慕渊那垂着的眼睛。

    而那双眼睛抬起来时,里头映着的是她的身影。

    顾云锦弯着眼睛笑了笑。

    笑过了,顾云锦才收了心神,低声道:“所以,小鲍爷先前才会打听赵同知?”

    蒋慕渊的眼皮子跳了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顾云锦,等着她继续说。

    顾云锦既问出了口,也就一并问到底了:“回京路上,我听见袁二向韦老先生打听,只是韦老先生离开明州很久了,对赵同知的事儿知道得不多。

    而且,袁二并非是跟着小鲍爷做事,而是跟着周五爷。

    我先前以为,是周五爷借了不少人手给小鲍爷,毕竟以你的身份,查探三殿下的事儿,哪怕没有恶意也不妥当。

    袁二还提过,五爷去年冬天在江南,我彼时只当五爷喜欢行走天下,现在再想,是否也有三殿下与赵同知的关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