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全看他们自己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全看他们自己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那等大功之下,圣上必然应下,若不应,寒了将士的心,也会叫蒋慕渊疑心。

    顾家在北狄大伤元气之后接下将军印,北境之后十数年都不会受到狄人大军南压,小打小闹的,顾家兄弟完全可以应付,圣上想再把守将位置交给别人,也寻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父亲,顾家能不能留下将军印,我说了不算,”蒋慕渊缓缓道,“我留在那儿也好,不留也罢,最终归属何处,靠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有多大的信心、执念和坚持要继续守护北境。

    眼下局面,他们比我更清楚,可他们还在以他们的方式争取,也许渺茫,可那面顾家大旗值得他们以命去搏。

    而我,只是给他们一个机会,仅此而已。

    成与不成,全看他们自己。”

    蒋仕煜抿住了唇。

    都是男人,都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男人,即便辈分上差了一辈,蒋仕煜也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保家卫国、守护百姓,这是骨子里的热血,可同时,谁不想建功立业,谁不愿光宗耀祖?

    想要功名,想要荣耀,每个人都一样。

    既然上了战场,哪个阵前小兵不想成为将军?

    成还是不成,正如蒋慕渊所言,看得就是自己。

    杀出来了,自有战功,杀不出来,马革裹尸,残酷,也简单。

    蒋仕煜沉沉看了蒋慕渊一眼,听儿子这口气,他知道顾家那儿必然有谋划,绝不是指着在北地搬砖垒墙就打动圣上。

    他没有在朝堂上听说内情,想来是蒋慕渊瞒下了。

    既如此,蒋仕煜也不逼着儿子说,只是交代道:“万事小心。”

    蒋慕渊颔首应了。

    之后,父子再不提战事,只静静下完了这盘棋,拼杀到最后,蒋仕煜赢了半目。

    “一年比一年难对付,”蒋仕煜道,“再过两年,该是你赢半目了。”

    蒋慕渊扬眉,笑了:“我争取再多赢半目。”

    蒋仕煜轻哼了声,道:“夜沉了,回吧。”

    父子一道行了半途,直到分叉口才各自回自己的院子。

    蒋慕渊目送蒋仕煜离开,心里盘旋着先前的对话,他知道眼下对圣上而言是个极好的机会。

    要不是北地的地势位置太过特殊,丢了北地与山口关,一个不小心会让狄人打下裕门关,蒋慕渊怕是要疑心北地破城有圣上的手笔了。

    可圣上的疑心太重,他不会如此涉险。

    那孙睿呢……

    孙睿不傻。

    圣上知道凶险,孙睿一样知道。

    蒋慕渊想,若孙睿当真掺和了一手,他的目的不可能是借此机会夺了顾家的守将虎符,他一定会有别的考量。

    否则,这买卖做的就太不划算了,不见得能赚多少,还很容易赔的裤衩都不剩下。

    不止是丢裤衩,还容易丢命。

    偏偏,孙睿那人太难看穿了……

    蒋慕渊一面走,一面想,穿过甬道,直到远处的昏黄灯火映入眼帘,他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屋子里,顾云锦还在与书册奋战,因着是翻找,书房里看着比先前稍稍乱了些。

    油灯光就照在她的脸上,映得皮肤如玉一般温润。

    而她闻声抬起头望过来,在与蒋慕渊四目相对时,那双晶亮的眸子就这么弯了弯,笑意涌出来,落在了蒋慕渊的心上。

    一见钟情,真不是假的。

    他家这个小媳妇儿,那是看一眼就招人喜欢,尤其是招他喜欢。

    蒋慕渊走到书案上,一手搭着桌面,一手落在顾云锦的肩膀上,垂着眼看她:“找到那句话了吗?”

    “还没有,”顾云锦仰着头回答,“我……”

    话才刚开了头,她自个儿顿住了。

    顾云锦的本意是她在继续找找,事儿要紧,总是早些寻到才好。

    可看着蒋慕渊,她突然就想到,他们夫妻两人久别重逢,说的却都是朝事……

    并非正事不好,顾云锦与蒋慕渊也都明白什么叫轻重缓急,可夜色深沉,这点儿昏黄的油灯光里,蒋慕渊的眼下有一些青印子……

    回京头一夜,蒋卢氏半夜没了,他们一宿没睡,第二夜,为蒋卢氏守到天亮,又是一宿不眠,虽然白天陆陆续续睡过几个时辰,可白日补眠与夜里一觉到天明是不同的。

    今儿好歹早些睡,明日一早,蒋慕渊还要进宫去。

    若是顾云锦挑灯,蒋慕渊必然陪着她。

    她还是想让蒋慕渊好好歇一觉。

    思及此处,再出口的话也就改了意思。

    顾云锦笑道:“我寻得头昏脑胀的,还是明日再寻。”

    蒋慕渊看在眼中,又扫了一眼架子上地上的书,颔首道:“也是,兴许睡一觉就有思路了。”

    主子们要歇了,念夏与抚冬自然也放下了书册,打水伺候了梳洗,退了出来。

    幔帐放下来,只余下些许透过窗棂落进来的月光。

    顾云锦其实这会儿还不困,又不想吵蒋慕渊,就老老实实地侧身躺着,只悄悄地眯着眼睛看他。

    知道蒋慕渊警醒,顾云锦连偷看都偷得小心翼翼。

    却,还是叫蒋慕渊抓了个正着。

    顾云锦的目光游开,又飘回来。

    蒋慕渊好笑地问她:“你要看就看,谁还能拦着你不成?满天下能名正言顺盯着我看的小媳妇儿就只你一人,你怕什么?”

    “只一人”这个说辞让顾云锦的心漏跳了一拍,但不得不说,顺耳极了。

    顺耳到她说话都是下意识地往外蹦。

    “白日里你说的,你不闹我,让我也别闹你,”顾云锦的声音糯糯的,“我盯着你看,你会说我闹。”

    蒋慕渊被她一句话说得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把人拖到怀里,在顾云锦的额头上啄了啄:“你现在这样,更闹。”

    可再闹,也闹腾不了。

    亲吻只添粘腻,却解不了那浓浓的相思。

    一遍又一遍说的情话叫人沉醉,可终究还是少了些。

    好在,熟悉的体温总是让人放松,挨在一块,终是沉沉睡了,一觉到了天明。

    顾云锦和蒋慕渊一道出晨功。

    院子地方不小,还能有角落给抚冬和念夏练功。

    钟嬷嬷站在庑廊下看,只觉得有趣。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