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都是真的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九十五章 都是真的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之后,姐妹两人谁也没有说话,这个话题已经够沉了的。

    顾云思就这么靠坐着,偏着头看窗外,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淡淡的。

    前头蒋慕渊使人来唤顾云锦。

    顾云思这才道:“你回去吧,我当真无事,先前很多事情没有想透彻,眼下明白了,反而是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挪开了,轻松许多。”

    顾云锦见状,起身出来,与伺候顾云思的雨竹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屋里点着灯,一直没有剪灯芯,这会儿已经暗了许多。

    雨竹拿着剪子要剪,也被顾云思止住了。

    “这光正好,别太亮了,我眼睛难受。”

    雨竹应了,直到傅敏峥回来,屋里比先前还阴暗。

    傅敏峥疑惑着,以目光询问雨竹。

    雨竹低声道:“宁世子夫人来探望奶奶,之后奶奶就一直愣坐着……”

    傅敏峥放缓步子,在床边落座,道:“云思?”

    顾云思抬眸,看着傅敏峥。

    四目相对,顾云思没有说话,可她眼中的泪水却突然涌了出来,这让傅敏峥措手不及,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

    傅唐氏好几次交代过他,孕中的妇人情绪起伏大,有时候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梗在心里了,喜怒哀乐都来得突然,傅唐氏让他万事都顺着些。

    顾云思这些日子的情绪都还算稳,傅敏峥遇到这状况的次数很少。

    他没有一丁点的不耐烦,即便再多几次,也不会不耐。

    傅敏峥与顾云思成亲的时间不长,但他很喜欢妻子的性情,她开朗、热情也不缺温柔,让他不止一次想,把这位说亲前从未谋面的姑娘娶回家是何等的幸运。

    顾云思现如今会有的情绪起伏,是为了替他生儿育女才有的,他感激,也心疼。

    “怎么就哭了?”傅敏峥拿着帕子给她擦脸,低声道,“与我说说?”

    顾云思一面落泪,一面摇头。

    傅敏峥把人揽在怀里,引着她说话:“听说先前六姨来瞧你,是说了些北地的状况吧?云思,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那日噩耗传开时是真的锥心,城破、人亡,里头有顾云思的祖母,有她的父亲,有她的叔伯兄嫂。

    顾云思挺住了,哪怕之后传回来的也都不是什么好消息,阵亡的册子上,名字越来越多,她也挺着,还反过来安慰傅敏峥,说好歹是寻着尸骨了。

    再渐渐的,也有好消息,顾云骞活着,顾云映和几个孩子都有了下落,傅敏峥能感觉到,彼时顾云思是长松了一口气。

    待收复了故土,顾云思的笑容也多了些。

    前回顾云锦回京来探望顾云思,姐妹闭门说了不少话,之后顾云思的状况也还不错,虽未曾细细与傅敏峥解释,但也给了一句话,她说她心里有准备。

    而近日这状况,显然比前回严重。

    不晓得是不是肚子又大了一圈,顾云思的疲惫也添了几分。

    他轻轻地拍着顾云思的肩膀,道:“很想哭?那就哭出来,不用憋着。”

    顾云思的睫毛上全是泪,埋在傅敏峥的脖颈处,她没有忍,反而是痛哭一场。

    哭出来了,整个人畅快多了。

    顾云思握着傅敏峥的手,道:“云锦是来给我解惑的,我虽然接受了顾家的变故,但心里也一直有疑惑,云锦今日的话让我豁然开朗,让我不至于真的钻进了死胡同了,想明白了,哭出来了,也就都平顺了。”

    傅敏峥认真听她说,见她神色里没有一丝勉强,不由也笑了:“那就好,我让雨竹给你打水净面,既是豁然开朗了,一会儿多用些晚饭,我来时问了,厨房里备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他知顾云思这番解释的缘由是怕他“怪”顾云锦,傅敏峥还真不怪,因为顾云思的一举一动都很真,不是拿假话诓他的。

    傅敏峥不会追问顾云思的“疑惑”到底是什么,既然顾云锦给解开了,他还挺感激的。

    顾云思点了点头,垂着眸子笑。

    在傅敏峥走开之后,顾云思才深吸了一口气,眼底情绪一并掩住。

    通敌是真,皇权倾轧也是真。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残酷又冰冷。

    唯有他们身体里的血是热的,还在奔腾,还在坚持……

    顾云锦与蒋慕渊回了宁国公府。

    用过了晚饭,顾云锦琢磨着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消消食,就听蒋慕渊与她说,要去前头书房里。

    顾云锦抬眸看他。

    蒋慕渊解释道:“有折子要写。”

    顾云锦了然,蒋慕渊这两天都在文英殿,今儿又与傅太师商议政事,必然不能只听不做,议事的折子还是要上的。

    月光清亮,夜行也无需点灯,蒋慕渊到前头书房,听风已经候着了。

    纸墨备了,蒋慕渊随手拿了纸打底稿。

    圣上让他上一封解释杀俘的折子,即便是敲打,这折子蒋慕渊还是要写。

    只是蒋慕渊不想叫顾云锦知道,不然那小媳妇儿一准要内疚。

    平时就够招人的了,那张小脸上再添了内疚,只怕越发粘人。

    虽然,蒋慕渊中意她对着他时那黏黏糊糊的劲儿,可孝期之中,最后万分辛苦的还是他。

    脑海里念着顾云锦,这折子写来也没有那么糟心了。

    蒋慕渊写折子有一套,自省的折子更是,前世后几年没少写这些,话术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一个套路,总归是“罪过我没有,谨慎缺了些,下次多注意”一类的。

    认罪,绝不可能,一旦认下,后头的麻烦事儿多着呢。

    这折子写得流畅又迅速,修改了一遍之后,蒋慕渊重新提笔抄了一份,字迹工整,格式到位。

    搁下笔,也不管折子未干,交给听风收拾,蒋慕渊大步流星地往内院回。

    听风专心研墨,从不在他们爷写折子的时候胡乱插嘴,也没有偷偷瞥过,此刻拿起来正大光明的看……

    看得他满头黑线。

    且不说杀俘的事儿,他们爷到底是如何做的,才能在写下“沉痛万分”、“自省不足”的时候,脸上还波澜不惊,甚至透了几分“这折子真没劲儿”的无趣?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