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沾了你的光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九十九章 沾了你的光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摔碎了花瓶只能去皇祖母跟前避难,这事儿挺失颜面的,虽然孙恪在蒋慕渊跟前没剩多少脸,但还想挽尊,咳嗽着绕过了这话,继续往下说。

    “第五天,你媳妇儿在南宫门外候了一下午,”孙恪摇了摇头,“她就不闷吗?”

    御书房里,圣上不让蒋慕渊炫耀,出了宫,蒋慕渊才不藏着掖着:“她说不闷,只要是等我,别说半天了,一整天她也没有觉得闷。”

    孙睿一口茶险些喷出来,他意识到这话题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怪他自己,谁让他提了呢。

    蒋慕渊摸着下颚:“等你媳妇儿进门了,你到时候也能问问她闷不闷。”

    孙恪白了蒋慕渊一眼。

    蒋慕渊继续道:“你掰着算这些做什么?我以为你更想掰着算还有几天娶媳妇儿。”

    “你就可劲儿炫吧!”孙恪道,“半年,还有半年知道吗?我双手双脚并一块都差得远了!”

    蒋慕渊听罢,又是一通大笑,笑得小王爷想打他。

    当然只是想想,小王爷打不过小鲍爷,他从小就知道,且非常认命。

    孙恪捻了颗花生丢进嘴里,道:“你还有几天回北地?”

    “五六天吧,”蒋慕渊答道,“还有些事儿没有敲定,要再等等,但也不会过一旬。”

    “北地就这么叫你乐不思蜀?”孙恪的语调依旧吊儿郎当,但声音放低了许多,“你媳妇儿还在京里呢,你在北地乐呵什么?”

    蒋慕渊抿唇,他知道孙恪的意思孙恪与蒋仕丰的想法一样。

    只是,蒋仕丰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掰开来与蒋慕渊说,孙恪却不会,他们表兄弟在这些事情上,从来点到为止。

    所以,蒋慕渊也不会把自己的想法与孙恪细说,他只是笑着道:“舍不得委屈我媳妇儿。”

    孙恪听罢,哈哈一笑,笑过了又道:“那你自己掂量。下次还要我帮忙,就寻个轻松点儿的活,你知道我为了找一身熊皮、挖一个熊脑袋,我差点把自己闷死了!”

    蒋慕渊以茶代酒,敬了孙恪一杯,而后道:“贾佥事府上那个姑娘,揪着心想知道到底是谁害了她。”

    小王爷搁下茶盏,道:“怎么?你想把孙睿的底泄给她?她便是信了,她能拿孙睿怎么样?”

    “她未必能把孙睿怎么样。”蒋慕渊直言。

    “那你想把孙睿怎么样吗?“小王爷又问。

    蒋慕渊的指腹摩挲着茶盏,他岂止是想把孙睿拖下来,更想逼问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蒋慕渊的对孙睿的判断来自于他重生的经历,这无法与孙恪说。

    “能怎么样?”蒋慕渊道,“圣上最看重的儿子就是他了。”

    孙恪笑了:“我不惹他,我惹他做什么?”

    蒋慕渊应道:“他别来惹我,我也不会惹他。”

    而现在,孙睿已经惹了他了。

    关系亲近的兄弟两人说话,也没有那么多讲究,想到什么便是什么。

    大堂里的动静越发大了,蒋慕渊偏头听了会儿,对话题并不意外,近来新鲜事不多,今日能说道的,要么是北地守将,要么是北花园的冲突。

    蒋慕渊看向孙恪,道:“我听说,你的婚事是上上之合?”

    孙恪大笑:“沾了你的光。”

    那个好,是蒋慕渊卖给他的,可以说是礼尚往来。

    蒋慕渊扬眉:“就是讲究个好兆头。”

    这话听起来话里有话,孙恪睨了蒋慕渊一眼,见他无意解释,也就没有再问。

    自家兄弟,蒋慕渊坑谁都不会坑他。

    蒋慕渊只坐了会儿,便起身回府,走出雅间时,孙恪在后面说他“只要媳妇儿不管兄弟”,蒋慕渊笑着摆了摆手,孙恪就是闲得慌,等再过半年完了婚,孙恪一准把这句话吞下去。

    下了楼,蒋慕渊接过马缰,听风上来,低声禀道:“爷,吕侍郎说,三殿下交代的,若是南陵不配合,还是把老郭婆押进京里来。”

    “吕侍郎应了?”蒋慕渊偏头,问。

    听风颔首:“听说明日一早就发文书去南陵。”

    蒋慕渊又问:“五爷有从南陵送消息回来吗?”

    “有一阵没有收到了,”听风想了想,又道,“倒是袁二应该快抵京了。”

    先前,蒋慕渊让袁二去南陵寻周五爷,既然他人快回来了,最新的消息也就在他身上。

    比听风预想的要快,蒋慕渊和他还未回到宁国公府,寒雷便使人来寻,说是袁二已经回来了。

    离回府也就几步路,蒋慕渊并不着急,袁二风尘仆仆的,少不得要梳洗休息。

    不疾不徐进府,蒋慕渊先吩咐听风:“让人和夫人说一声,我在书房,晚些再去后头,叫她先用晚饭,不用等着。”

    听风应了,让一婆子去内院传话,自个儿依旧跟上,进书房伺候。

    等了不多时,袁二便到了,他这些日子,一会儿江南、一会儿北境、再去了趟南陵,几乎是走遍了大半个天下,饶是年轻体格好,也着实疲惫。

    好在,梳洗过来,能缓过来一些。

    蒋慕渊开门见山,道:“今日快报抵京,说是抓到了老郭婆。”

    “那贼婆娘真不好抓。”袁二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话出口了,才留意到太过粗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蒋慕渊不在意,等他继续说。

    袁二闷了一碗茶,打起精神来,道:“小鲍爷先前料得不错,刑部的人到了南陵,南陵上下看着是客客气气的,其实一点儿不合作,仗着山高皇帝远,整日里推诿。

    刑部那儿就琢磨着让郡王爷出面,郡王爷闭门谢客,根本求不动,刑部只能再转头与南陵官员拉锯。

    南陵山多路险,不好查是真的,不用心查也是真的。

    刑部人生地不熟,倒是吃了不少苦头。

    也是咱们运气好,五爷意外得了些消息,认得了一个和老郭婆做过生意的婆娘。

    拿银子砸通的,那婆娘做饵,引了老郭婆现身,又费了些劲儿,才抓着了……”

    其实,原也不该那么费劲,只是周五爷不能透了自家身份,引出了老郭婆,抓人要交给当地官员与刑部。

    偏这两家互相较劲儿,老郭婆又是个贼的,察觉不对劲儿转身就溜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