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六章 同心锁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零六章 同心锁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院门旁,听风倚着墙,时不时看一眼屋子。

    门虽开着,但垂了竹帘,看不到里头状况,窗户倒开了半扇,因着角度,也不知道里头如何。

    听风起过绕过去看一眼的念头,最后还是忍住了,万一叫他们爷发现,那可不好了。

    夫人能安然无恙,他这个亲随,还是别以身试法。

    只是,时辰越来越迟了,再不出发,等众位皇子与大臣下朝到了文英殿,他们爷还在半途上。

    虽然,蒋慕渊去文英殿是听几日,圣上也没有要求他按时按点去报道,但既然去了,还是准时为好,吊儿郎当的就不像话了。

    听风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催一声,就看见边上寒雷直直要往前走,他赶忙一把拉住。

    寒雷瞅他:“时间不早了。”

    “我知道,”听风答,“这不是、这不是还能再等那么一小会儿嘛!”

    寒雷沉默。

    听风挠了挠脑袋,寒雷理解不了他的纠结,他也理解不了寒雷那比皇城中轴线还直的耿直想法,认命了:“行吧,我去催催。”

    话才说完,听风就见前头竹帘掀开了,蒋慕渊匆匆出来,手上还在整理衣袖。

    听风忙不迭迎上去,眼珠子一转先前他们爷穿的不是这一身啊……

    这个发现让听风险些噎着,他赶紧严肃正色起来。

    换了外衫,要么就是吵闹间皱了衣裳,要么就是……

    反正他刚在这儿站着,丝毫没有听见过吵起来的动静。

    听风摸了摸鼻尖,心说果然如他所想,夫人听见什么都不要紧,他们爷总能把道理和夫人说明白了。

    蒋慕渊三步并两步的,并不知道听风的思路已经插上了翅膀,他道:“先前说的事儿就这么办,余下的等我回来再议。”

    听风应了,目送寒雷跟着蒋慕渊出府,他才重新看向书房。

    他自己有的没的想了一通,知道顾云锦还在书房里,这会儿哪里敢进去收拾,只好把念夏寻了来。

    “夫人还在里头,你先伺候着,有事儿再叫我。”听风道。

    念夏应了声,撩了帘子,见顾云锦坐在椅子上出神,她便没有发出响动,自己寻了把杌子,在门边坐下了。

    顾云锦支着腮帮子,眼神散着,脑海里各种念头东一出、西一出的,她有些疲惫,干脆闭目养神。

    半梦半醒着,前世今生,许多事情涌上心头,顾云锦猛然睁开眼,窗外暖阳淡淡洒进来,而她的胳膊有些麻。

    顾云锦起身活动了两下,见念夏探头看她,她浅浅笑了。

    “今儿天真不错。”顾云锦道。

    念夏被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得疑惑,可看了眼日光,不由也跟着点了点头:“是挺不错的。”

    顾云锦伸了个懒腰,往里头走。

    天好,心情也没有那么郁郁,她知道心里的秘密难以启齿,但她还是想试着去说,让那一块阴暗之地也能沐浴在阳光之中。

    顾云锦不希望每一次,蒋慕渊都与她说“无事”,而是有什么事,两个人都能一起面对。

    哪怕她猜错了,蒋慕渊也不会与她计较。

    一辈子那么长,不是吗?

    这书房原是蒋慕渊的住处,里头有一架子床,也有衣架箱笼。

    婚后,蒋慕渊的东西几乎都挪去了后院,这里只余下一小部分,显得空荡荡的。

    早上蒋慕渊匆忙出门时换下来的衣裳还挂在架子上,顾云锦没有叫听风进来收拾,自个儿取了,拍打几下,再折叠起来,一会儿好送去清晰。

    随着她的动作,地上一声脆响。

    顾云锦低头一看,一只小荷包落在地上,她不禁抿着唇笑。

    这是要给皇太后的糖果吧,今儿更衣匆忙,不曾想落下了,等面见皇太后的时候,蒋慕渊一准要被念叨了。

    顾云锦一边笑,一边弯下腰把荷包捡起来。

    入手沉沉。

    荷包并不鼓,看着没有装多少东西,却偏沉,不是糖果有的重量。

    顾云锦本想直接收起来,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催着她打开来看一看。

    下意识的,顾云锦抽开了荷包的绳子,伸手进去,指尖触及的是与四月天不相称的冰冷。

    冷得让她的手指往后一缩,然后,才又把那东西抓在手心。

    顾云锦觉得手里的小东西是铁做的。

    东西取出来,她摊开掌心看,是一把意喻着永结同心的同心锁。

    上头刻着的,自然是她与蒋慕渊的名字,只看笔触与力道,就是她家小鲍爷亲手一笔一划刻画的。

    顾云锦捧着同心锁,一股子暖意窜入心田,笑容从眼底满溢而出,她连唇角都扬起来了。

    虽然不曾拿给她看过,可这荷包是蒋慕渊随身戴着的,他把这把锁随身戴着。

    多甜呐。

    下一瞬,顾云锦的笑容倏地凝住了。

    她死死地盯着同心锁背面的那两个小字白云。

    这是岭北白云观打造的同心锁。

    难怪,她看着有些眼熟呢,白云观的香火不算鼎盛,但善男信女不少,大殿后的一处崖侧,悬了无数的同心锁,风一吹过,叮叮当当直作响。

    而现在,那一阵记忆里的风,化作了一只手,在她的心上重重一握。

    那么痛,那么酸。

    不是他们去过几次的平湖清水观,不是京郊一带香火最盛的西山灵音观,偏偏是白云观。

    若不是再来一世,蒋慕渊怎么会知道岭北的白云观?前世那最后的偶遇,他分明都是记得的。

    她的猜测一点儿也没有错,蒋慕渊与她一样,穿越了时光,回到了现在。

    那么多的呵护与守候,一次次的帮助与提携,从贾大娘出现在北三胡同起,那份关怀就已经在她身边了。

    所有的感情都能寻到答案。

    顾云锦早该明白,却迟迟不敢断言、不肯说穿的答案。

    蒋慕渊的确有事瞒着她,一如她自己,一辈子漫长,只是这沉甸甸的真相,当真不该拖上一辈子再去明了。

    顾云锦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早上说话时隐隐想哭却哭不出来,这一刻,那些堵在慌的情绪猛得就寻到了宣泄的口子,来势汹汹,如潮水一般,奔袭着冲了过来

    她紧紧握住同心锁,泣不成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