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八章 他那么好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零八章 他那么好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马车停在了南宫门外。

    听风站在车旁,搓了搓手,迟疑了一会儿,隔着车窗往里头问话:“夫人,咱们到了,您是这会儿要寻小鲍爷吗?奴才去文英殿里问一问?”

    顾云锦听见声音,从回忆里回过神来,想了想,道:“小鲍爷这会儿忙着,你不用特特知会他,我就在这儿等着……我心里还乱,正好理一理……”

    她先前哭得太厉害了,这会儿说话还带着鼻音。

    听风听着,心里忐忑,大着胆子道:“夫人,奴才说句不该说的,咱们爷平日里心还算细,但忙碌起来也许会有疏忽的时候,他要是让您不高兴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您慢慢跟爷说,您的话,他一准听……”

    顾云锦轻轻笑出了声,吸了吸鼻子,道:“我知道的,他那么好。”

    听风听顾云锦语气,不像是在说反话,心也就落下去了。

    虽不知道夫人为什么哭了,但只要不是憋了气,不是对小鲍爷不满意了,那准能把话说明白。

    顾云锦说她还要理一理,听风也不打搅他,退到了一旁树下。

    车里只顾云锦与念夏两人。

    念夏前几回都没有跟着来,今儿是叫顾云锦一顿哭给惊着了,怕夫人情绪上来了无人劝,便也来了。

    她不多话,就坐在一旁,这一路来,也看清了那把同心锁和上头的名字。

    她认得蒋慕渊的字迹,虽然写字与刀刻不完全一样,但能认出来。

    念夏觉得,小鲍爷悄悄备了这么一把锁,夫人该高兴的,喜极而泣,也不至于哭成那样……

    好在,这会儿看着,夫人的情绪还不错。

    顾云锦依旧靠着车窗,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在脑海里梳理这两年的经历。

    前世,蒋慕渊的右手伤了筋骨,在白云观的断崖旁,她起初站在蒋慕渊的右手边,他右手举了一小会儿伞,又换到了左手,为了替她挡雪,人也挪到了她的右侧。

    今生,蒋慕渊一直很护着右手,北三胡同救火的那日清晨,顾云锦都看到蒋慕渊下意识地揉着右手。

    清水观里,他也是绕行到她的右侧,执伞而立。

    蒋慕渊与她说,先前受过旧伤,已经无碍了,只是习惯成自然,才会时不时护着右手臂。

    顾云锦后来问过听风和寒雷,小鲍爷的右手没有伤过。

    可见这习惯,是前世留下来的习惯吧……

    两年前的那日春日,蒋慕渊出现在徐侍郎府,不是他的一时起意,他也不曾与杨昔豫交往,彼时杨昔豫能请得动他,只是因为蒋慕渊想来而已;

    贾大娘搬进了北三胡同,并不是彼时那院子正好空着,而蒋慕渊刚巧目睹顾云锦被推下水、好意想要帮一把,他分明是想大小事情能帮的都一块帮;

    蒋慕渊能用左手写字,也不是他看了她的鬼画符,意动着练了左手,而是前世右手重伤后,不敢耽误公务,逼着自己用左手写字、舞剑……

    他能赶在蒋卢氏临终前去探望,不是心有感悟,而是他知道太奶奶是何时走的……

    其实还是有很多细节的,顾云锦的心中也早生了疑惑,只是一直按压着、忍耐着,没有盖棺定论。

    哪怕近日常常生出念头来,也因为她的小心和谨慎,数次举步不前。

    可现在她想好了,总要有一个人先开口,那她就来做开口的这个人,尤其是在发现了这把同心锁之后,更是坚定了她的想法。

    她想知道,那天蒋慕渊把伞留给了她之后,去做了什么,是不是又回来寻过她?

    而在白云观一别后,蒋慕渊又经历了什么?

    顾云锦很想知道。

    文英殿里,蒋慕渊听几位大人说话,他不插嘴,就认真地听,孙祈他们若问他,他便答上一两句。

    朝政由不得走神,他即便只是听,也听得很仔细,直到用午膳时,才稍稍空闲了心思,想家里的那个心尖尖的。

    出门前急匆匆的,蒋慕渊只交代了她那么一句,顾云锦心思细,怕是这一日就在琢磨这些。

    偏他没有想好说辞,真话又舍不得对她说……

    直至文英殿散了,蒋慕渊没有多留,与众人拱手致意后,急急往外头走,想早些回去寻顾云锦。

    哪怕那些事儿说不明白,只要他在她身边,顾云锦总能定下心来,不会惶惶。

    刚走出不远,听风迎面小跑着过来。

    蒋慕渊等他到了跟前,道:“怎么?夫人又来候着了?”

    “可不是,您出门不过一个时辰,夫人就出来等了,”听风忙道,“您不知道,夫人当时给您收拾衣裳,突然之间就大哭了一场,念夏劝都劝不住,不知道夫人到底怎么了……夫人说要来等您,奴才赶紧给安排了……”

    蒋慕渊一听,脚步不由一顿。

    顾云锦哭了?

    为什么?

    收拾衣裳?

    一个念头闪过,蒋慕渊摸向腰侧,只摸到了一枚玉,他的心沉了沉。

    他想,顾云锦必然是看到那把同心锁了,而她有那么大的反应,也说明了她的确与他一样,他猜对了……

    蒋慕渊心中懊恼,这事儿怪他,更衣时匆忙,并未发现落下了荷包,白天在文英殿里,也没有注意到身上少了个配饰。

    一想到顾云锦拿着同心锁、一个人胡思乱想了一整天,蒋慕渊的脚步越发快了,他低声道:“那怎么不早些来报?”

    “夫人不让,”听风道,“说是她自个儿要理一理,不让奴才来打搅爷。”

    蒋慕渊蹙眉,不知道顾云锦理成什么样了。

    出了南宫门,蒋慕渊在前回的地方看到了自家马车,他三步并两步走到车前,刚要伸手撩帘子,动作却有顿了顿。

    慌吗?

    当然是慌的。

    中意了两辈子、喜欢了两辈子,好不容易才娶回来的姑娘,他平时捧着护着,就怕摔着她,却要与她说那些沉痛的往事……

    蒋慕渊未动,帘子从里头撩起来了,念夏垂着头下了马车,避到一旁,把空间留给两位主子。

    蒋慕渊透过那晃动着的帘子看到了顾云锦的眼睛,眸子明亮,透着说不尽的情愫。

    他倏地踏实了,跃上了马车。

    而后,他看到顾云锦摊开了双手,她的掌心里,是那把同心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