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刑部到南陵来的官员人数不算多,卞大人留下几人在此处继续调查,自个儿随行回京。

    只老郭婆一个犯人,倒也不用很多人手看管,董之望调了六个人押车,送他们出南陵地界,之后再交接给邻府的官员。

    南陵官场不喜欢刑部插手,对他们的离开算是鼓掌欢送,除了被留下来的几人之外,此行可算是两厢欢喜。

    老郭婆的状态并不好,披头散发,一身囚服,被架在囚车上,脸颊凹陷,眼睛凸出,像只半死不活的黄大仙。

    如此走了两日,有小吏避开了南陵的押车官,悄悄与卞大人说话。

    “董之望真的会让我们走得这么顺利?对这老虔婆的审问毫无进展,一准是董之望授意。”

    卞大人道:“董大人只是不喜欢我们在他的地方查案子,他管老虔婆做什么?难道他一个总督,还牵扯了买卖孩子?再说了,这是南陵地界,他总不能在这里对我们出手吧?”

    “等出了南陵……”

    “邻府的官员会做交接,都想早早把我们送走,免得在自个儿的地盘上出状况,不好交代了。”

    “那不是还有曹大人……”

    卞大人拍了拍小吏的肩膀:“曹大人的状况和我们不一样,而且,曹大人的案子查明才一年,董之望能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们?我心里有数,出了南陵后,我们小心些就好了。”

    刑部的官员凑在一块嘀咕了一阵,彼此安了心。

    卞大人的心情是最放松的。

    金培英害曹峰,是因为曹峰掌握了两湖贪墨的证据,而他们哪有董之望的把柄?

    老郭婆买卖孩子,是她自己的事儿,董之望堂堂总督,掺和这等丧天良的事儿做什么?

    董之望又不是不能生,他的妻妾给他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女儿!

    贪墨也比买卖孩子,听起来像话多了。

    出南陵前的最后一夜,一行人夜宿山林。

    这也难免,南陵就是山多路险,错过了宿头就只能睡郊外,好在天暖,除了虫子多些,并不熬人。

    篝火点上,随意吃了些干粮,依着分工,值夜的守着,其余人睡觉,等天亮再行。

    周五爷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

    官道上总有商旅经过,他带着小厮出行,倒也不打眼。

    前头夜宿,他们也夜宿,只是不点篝火。

    周五爷睡觉惊醒,边上小厮睡得并不踏实,蚊虫咬得他在睡梦里都不停抓挠,挠着挠着,他还未醒,周五爷就醒了。

    才睁开眼睛,周五爷就闻到了一股血腥气,他霎时间就清醒了,把小厮也拎了起来。

    很快,血腥气浓郁起来,他听到了喊杀声。

    周五爷拿起长剑就往那行人的宿地去,那边的篝火熄了大半,只能看见人影你来我往,打成一团。

    小厮道:“劫囚?”

    等他们再靠近些,才发现囚车里的老郭婆一动不动,胸口插了一柄长剑,应当已经死了。

    小厮愕然:“不是劫囚,是杀人灭口?”

    话音未落,周五爷已经飞扑而上。

    刑部的官员不会拳脚,押运官也就六个人,根本不是那群黑衣人的对手,对方甚至都没有蒙面,只一身夜行衣,这是打定主意不留活口了。

    周五爷的加入只是缓解了黑衣人的屠戮,并不能阻拦他们杀人。

    这也难免,他只有双拳,哪里敌得过那么多手?

    若只是自保,这些人一起上也伤不了他,但对方只为杀人,周五爷难免顾此失彼。

    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卞大人躲在囚车后头,瑟瑟发抖,他不敢跑,跑也不知道往哪里跑。

    周五爷一面判断局势,一面对敌,他固然可以全身而退,可他一走,这些刑部的官员谁也活不了……

    夜色阴沉,本该静谧的深夜,刀剑声划过了空气。

    袁二为了尽快赶路,夜里也会行上一段,他放缓速度,沿着官道行,倒也不怕走偏了路。

    他察觉到了前方的动静,想到蒋慕渊的提醒,不由心惊,当即循声而去。

    待看清与黑衣人缠斗的是周五爷时,袁二飞身加入战局。

    一交上手,袁二就知道这伙人武功上等,让这么一群人来杀不通武艺的官员,真是大材小用。

    对方实力高超,己方三人也讨不得好。

    周五爷心一横,道:“能救几个救几个,先走。”

    袁二应了,一手抓起一个活人,就往山林里钻,周五爷亦是,那小厮也抓了一个。

    不得不说,卞大人藏身的位子找的好,无人顾上他,他闷着头,不管不顾跟在小厮的身后跑,哪怕两只脚都软了,还不敢松气。

    也许是林子里难追,黑衣人最终没有跟上来,卞大人连滚带爬,虽和周五爷他们走散了,但好歹留住了命。

    惶惶不安,直至天亮,卞大人才小心翼翼地往回走。

    宿地似是被烧了,冒着黑烟,也给他指了路,他远远张望了两眼,一**坐在地上,茫然极了。

    后来,他看到有人靠近那厢,看衣着装扮,是半夜救他们的那几人,他赶紧起身过去。

    袁二踢了脚篝火的痕迹。

    火已经灭了,夜里的厮杀也被大火破坏了痕迹,但可以确定的是,老郭婆死了,她被一剑穿胸过,拼杀时,袁二注意过她的状况,她死得透透的。

    周五爷沉着脸站在边上,听见脚步声,转过身看向靠过来的卞大人。

    卞大人还是只惊弓之鸟,语无伦次说着感激之语。

    袁二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半夜里救回去五个,有两个伤重,没熬住,还有两个轻伤,给上了药,死不了,另一个跟你一样,吓破了胆,但没外伤。”

    卞大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袁二又道:“我们会送你们衙门,囚犯被截杀是大事。”

    卞大人忙道:“送我们离开南陵,不能在这里。”

    “随意,”周五爷开口,“你们自己掌握,我们就……”

    卞大人这会儿脑袋转得快,眼前这两人武艺高强,江湖人不肯见官也说得通,救命之恩下,什么事儿都好商量,他忙不迭应了。

    当日,老郭婆被杀、刑部官员死伤的文书就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