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开路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二十六章 开路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有一人附和,自然也会有其他人附和。

    当然,其中也会有反对的声音,与赞同的人混在一块,你提疑虑我辩驳,来来往往,各抒己见。

    这种反对的质疑,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比一味的一面倒,更容易推动气氛。

    孙恪倚在窗边,在大堂里看到了施幺的身影。

    施幺没有到小王爷跟前行过礼,但孙恪知道,这是听风在用的人,也就是蒋慕渊的人手。

    孙恪看了两眼,嗤地笑了声,自言自语道:“我说那天他怎么提‘上上之合’,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那日,就是在这个雅间,蒋慕渊说了那么一句。

    孙恪彼时就猜到蒋慕渊会有所动作,只是不知道他会冲着什么事儿去,这会儿是真相大白了,蒋慕渊想拿太子之位做文章。

    小王爷不喜欢掺和朝事,却并不介意蒋慕渊用他的“上上之合”做开路先锋。

    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这些小事儿若还要分清楚,这日子就没有滋味了。

    再说了,他能定下合心意的小王妃,全是蒋慕渊的功劳,连定婚期,都是沾了蒋慕渊的光。

    这是礼尚往来。

    京中有了议论的声音,最初是在百姓之间,慢慢的,朝臣们私底下也会议论几句。

    傅太师背着手走进了文英殿,这两天,也有一些交好的同僚来与他说道此事,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倒也透亮。

    蒋慕渊先前就特特拜托过他,眼下小鲍爷不在京中,对傅太师而言,也算个好时候。

    文英殿里的气氛与先前有了不少变化,几位殿下看来也是心知肚明,看起来还是兄友弟恭,实则多少会有忐忑和起伏,尤其是有野心的孙祈和孙宣。

    有孙睿拦在前头,他们的机会太小,哪里会不着急。

    傅太师和曹太保、冯太傅都商量了几次,在圣上召见他时,试探着提了几句。

    “圣上让皇子们学习政务,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这几个月,殿下们在文英殿里都很有劲头,”傅太师说得很慢,一面讲,一面留心圣上的神色,“蒙圣上信任,让三孤统领,老臣也和殿下们多了不少交流。

    说句不恰当的话,读书要天分,习武要天分,处理政事一样要天分。

    并不是每一位殿下都能有出众的天分的。”

    圣上抬起眼皮子,往椅背上靠了靠,道:“继续说。”

    傅太师颔首,道:“大殿下、五殿下的天分都不错,但三殿下独树一帜,又有圣上前些年的教导在其中,他远胜兄弟们。”

    圣上道:“其他几个呢?太师也一块说说。”

    既然要说,傅太师是哪个也不想得罪,便道:“二殿下志不在此,六殿下、七殿下年纪还小,心性不定。”

    这是斟酌后的说法了,依傅太师的想法,六殿下孙骆性情平和,他和孙淼一样,对政务能认真听、认真学,却不会去表现自己,因为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按说该把孙骆归在志不在此之中,可单独说孙心性不定,傅太师还是要顾忌几分的。

    孙到底是虞贵妃的儿子,傅太师不夸赞几句,也不会单独拎出来贬低。

    “心性不定?年纪小?”圣上挑眉,道,“宣儿也不比他两个弟弟大多少,宣儿不是学得不错吗?睿儿在儿这年纪的时候,已经跟着朕看折子了。”

    傅太师忙道:“圣上您吃茶,各种茶叶还有不同的香气,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殿下们性情不同,成长自然也不同。三殿下稳重踏实,七殿下活泼外放,他要成长起来,自然还要几年。”

    “这话也有理。”圣上颔首。

    傅太师又把话题引了回来:“臣一直在琢磨,圣上对于储君人选,是否……”

    圣上睨了傅太师一眼。

    傅太师笑了笑,又严肃起来:“先前就是臣自己想想,这些日子,京里百姓也在议论,臣以为,定下储君人选能安民心,同时,对江山社稷也有好处……先帝爷继位时的状况,臣历历在目……”

    良久,圣上都没有说话,御书房里落针可闻。

    傅太师心里犯嘀咕,他低着头,也不能看到圣上的神情,只能候着。

    “太师今日……”圣上顿了顿,又道,“太师很少跟朕提这些。”

    傅太师嘴上念着“惶恐”,说实话,他也不想拿先帝来压圣上,可那毕竟是前车之鉴,先帝也是吸取了教训,定了今上这个接班人,江山传承顺顺利利的。

    圣上慢悠悠道:“太师说睿儿独树一帜,朕如今就定太子,那不就是定睿儿了吗?”

    傅太师讪讪,可不定孙睿要定谁?其他人哪一个都没有孙睿出色,虽说几位殿下年纪都不算大,将来也会有成长,但傅太师以为,孙睿还会是最拔尖的那一个。

    心里虽这般想,嘴上却不能那么说。

    傅太师试探着问道:“圣上心中还未有人选?”

    圣上看了傅太师一眼,缓缓道:“睿儿的确出色,朕自己带过睿儿几年,他底子如何,长进如何,朕都看在眼里,祈儿他们各自性格不同,朕也清楚,太傅的考量是有道理,但朕觉得不急于一时,朕也没老呢,还能再看几年……”

    傅太师今日就是建言一番,让圣上对此事上心,并不是立刻要有说法,自是依言而行。

    两人又谈论了一番政事,傅太师起身告退,外头就送来了急报。

    小内侍捧着送进来,禀道:“文英殿呈上来的,刑部的卞大人快马加鞭送进京城的文书。”

    圣上心里有数,这必定是买卖孩子的案子。

    他一面示意韩公公把折子拿过来,一面道:“不是说,睿儿让刑部把那老婆子押回京城吗?按说该启程了,怎么还送个急报。”

    傅太师也不知道,他看着圣上翻开了折子,而后脸色迅速阴沉下去,如黑墨一般。

    折子被重重拍在了大案上。

    御书房里所有人都一哆嗦。

    圣上咬牙切齿:“刑部押送老郭婆,路上被截杀,老郭婆死了,刑部官员就活下来四个!”

    傅太师的呼吸一顿。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