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传遍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三十二章 传遍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百姓们不懂朝廷办案子的那些议程、衙门,只知道自个儿在京城,有事儿就去寻顺天府。

    绍大人刚端起晚饭,就听说富丰街丢了孩子的那两家人寻到府衙外头了,他只能搁下碗筷。

    按说,这个时辰,已经下衙了,公务可以挪到明日。

    他又是府尹,百姓来问案子,让底下师爷、小吏去办,也是可以的。

    可绍方德斟酌了一番,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毕竟,丢孩子的案子是朝廷很看重的,刑部在南边出了事儿,两位殿下要去处置,绍大人也收着消息了,安抚百姓几句,也是情理之中的。

    原本急得团团转的两家人,看到了官儿最大的绍大人,反而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还是一老头儿颤着声开口:“小人是丢了的明子的太爷爷,就问问我们明子有消息没有?那杀千刀的贼婆子死了,我们明子去哪儿呢?都说在南陵,可怎么就没寻着呢……”

    老头儿不住抹脸,边上几个妇人抱头哭成一团。

    绍方德办案无数,生死见得也多,但他没有麻木,看见丢了孩子的家眷痛哭,他心里也不好受,便耐着性子给他们讲道理。

    “南陵可比我们京城大多了,又是崇山峻岭,找个人不容易,朝廷没有丝毫耽搁,若不然,也不能从那山里把老郭婆揪出来。”绍方德说得很慢,语气和缓。

    老头儿连连点头:“都不容易,可不是那老郭婆死了吗?”

    “是死了,押送的刑部官员也死的死,伤的伤,”绍方德没有隐瞒,这事儿瞒不过,这才头一天呢,再过两三日,消息就乱,与其一味瞒着,不如说实话让家眷安心,“可见这案子牵连了些事儿,不单单是拐孩子那么简单,圣上很关心,三殿下和七殿下后日就去南陵督办此案,不管背后有什么牛鬼神蛇,都要查清楚。”

    家眷最挂心的就是老郭婆的死,那老虔婆本身是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他们人人都恨不能上去给一刀子,可在那之前,要先把孩子的下落从那婆娘嘴里挖出来呀。

    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让他就这么死了呢!

    可这事儿能怪谁?

    谁也怪不上,总不能怪刑部没有护住老郭婆吧?刑部自己都死了好几个人。

    东怪不上、西也怪不上,只能怪自个儿没看好孩子,老头儿反手就甩了自己一耳光:“怎么就把明子给丢了呢!我死了也对不起祖宗啊对不起明子他爹娘啊!”

    老头儿怨上了,家里人哭着劝,另一家被招得也忍不住,捶胸顿足恨自个儿没有带好孩子,叫人钻了空子。

    不止绍方德听着难受,顺天府的官员、衙役都红了眼睛,谁家都有孩子,这搁谁身上不都跟天塌下来一样,怨天怨地怨别人,其实最怨的就是自己。

    方哥的奶奶也不住哭,跪下来连连给绍方德磕头:“能寻着方哥吗?殿下去了,能把方哥寻回来吗?”

    绍方德不敢打包票,只让小吏们把人搀起来,道:“本官相信会有进展。”

    “不会再跟刑部这次一样……”方哥奶奶话一出口,自己反应过来,讪讪笑了笑,道,“这两位可是皇子,一定不会再出状况的吧……”

    绍方德道:“圣上威仪,殿下们受命圣上,去南陵督办,我们都一块再等等。”

    两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渐渐都平静下来了。

    虽然,在街上偶然会说几句大不敬的话,也听过别人骂圣上昏庸,可作为老百姓,对“天”、“君”的基本敬畏还是在心里的,有胆子骂几句,动手是断断不敢的。

    推己及人,那些歹徒敢动刑部的官员,难道还敢动两位殿下的性命?

    人家姓孙,是龙子,不一样的。

    这些日子都等下来了,之后也就继续等着吧。

    不然还能如何呢?

    老头儿道:“有什么进展,还请大人使人给小人们带句话,实在是揪心着,他太奶奶病倒在床,就念着曾孙硬挺着一口气了。”

    绍方德自是全应下,让小吏送了两家人出去。

    师爷过来,无奈地摇了摇头:“绍大人的脾气是真好。”

    绍方德苦笑:“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也是,”师爷道,“都不容易。”

    按说,这世道车马不便,消息传起来受地域所限,京城的消息要隔很久才会传遍京畿,而一般能传得这么广的,都是大事儿。

    老郭婆被杀,比所有人想的都传得快。

    去年在裕门抓到的那两个妇人是二道贩子,老郭婆是第三道,根据二道贩子所言,她从七月到落网,不到半年就给老郭婆供了二十六个孩子,其实还有七八个是和虎子一块从一道贩子那儿收来的。

    这七八个里,有丢了的明子和方哥,京城没有这期间丢了孩子的报案,衙门猜测,很有可能是附近村子、镇子丢的。

    刑部年初的时候曾发过协查,所有府县,这几年丢了孩子的案卷都整理好送到京中来,老郭婆做这阴私事情不是一年两年了,当然,人贩子也不可能只有老郭婆一人,先统算统算,南陵那边一旦有了线索,也好安顿孩子。

    几个月过去了,送上来的案卷还真不少,尤其是京畿一带,被三司紧紧压着,厚厚的卷宗很快就拿来了,在裕门关落网的婆子与妇人抵京之后,让她们根据画像辨认过几次。

    只是孩子长得快,画像和真人又有差距,认下来的经手过的孩子,只有三人,其他的都是记忆模糊不清。

    人贩子记不清,丢了孩子的家眷都记得牢牢的,听闻朝廷查着,整日都翘首盼着,三五不时请进京的乡邻友人打听状况,这回好了,一打听就知道老郭婆死了,各家都炸开了。

    哪家还坐得住?

    纷纷攒了些盘缠进京来,泪汪汪寻到顺天府门口,从最初的一两家,到后来的四五家,近的来得早,远的来得迟,拖家带口不起,也要出一个人来听听状况。

    东街离顺天府近,眼看着顺天府外越来越热闹,最初还有看戏的心情,这会儿再看那些失了孩子的可怜人,心也都酸了——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