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没了踪影(二合一)

神级奶爸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没了踪影(二合一)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什么消息?”张汉急声问道。

    “西航东郊,十方山上,青峰宗的宗主岳无为,他好像知道你父母的消息。”雷天南缓缓回答:“青峰宗是个小宗门,门下弟子不到二百人,但岳无为三年前的实力很接近宗师中期,并不是你现在可以同等对话的,所以你如果要去的话,可以拜访,他告不告诉你,知道多少消息,我就不清楚了,还有,我听说岳无为最近刚回宗门,他一年在宗门呆不了几天,你还是要抓紧过去。”

    张汉闻言眉头紧皱,道:“我知道了,谢谢雷总管。”

    “哦对了,洪长老我已经和他说了,那个十日之约就此作罢,不过有个更大的难题。”雷天南的语气一顿,随之有些无奈,道:“杀了小的来了老的,赫擎天回来了,也不知他有没有突破到宗师后期,如果突破了真就是麻烦,正好你此次可以前去西航暂避风头,给我一些时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再帮你一次。”

    再帮一次,也就是说彻底的将当年的认清还尽,以后雷天南便不会如此帮忙,毕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赫擎天?他的事情无需理会,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希望雷总管能帮个忙。”张汉沉声说道。

    “啊?什么事?”雷天南有些奇异的语气。

    没想到赫擎天的名头,张汉他竟然也不怕,难道他是那种不怕死的?

    赫擎天怎么说,在香江武道界的风云榜排名十七,是万众仰慕的大人物,如果突破到了宗师后期,都未必会卖自己面子。

    连雷天南都感觉到有些麻烦,需要一些时日来处理的事情,在张汉眼里就是无须理会?

    这让雷天南心里有些好笑:

    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此时听见张汉有其他的要求,雷天南倒也有点兴趣,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很快,张汉便直接说道:“我需要五行炉,能否借用一段时日。”

    五行炉?

    那一百万积分的兑换宝物?

    雷天南面部微僵,那五行炉可是让天丹门的诸多弟子眼馋不已,想要买自己都没有卖,特意百万积分放着镇店的!

    不过紧接着雷天南便有些怪异了,问:“你会炼丹?”

    “嗯。”

    “你”雷天南眼睛微微一亮,国安局也缺少炼丹大师,于是他问道:“你能炼什么等级的丹药?”

    香江国安局也有五个炼丹师,只不过那半吊子水平让雷天南都觉得浪费资源,他去过三次,坐了总共也就七个小时左右,就听炸炉的声音不下百次了。

    无奈炼丹方面太深奥,就算天丹门能炼制高级丹药都很费劲。

    “只要你能想到的丹药,我都能炼。”张汉沉声回答。

    “什么?”雷天南愣了下:“你、没开玩笑?”

    “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五行炉借我,我有时间会给你炼几炉丹药。”

    “这”雷天南倒是眉头皱了下,道:“证明给我看。”

    “等我!”

    张汉说了声直接挂断电话。

    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分钟。

    有海底石屋,加上五行炉,炼制培元丹,有六成把握炼制出极品培元丹,有不到一成的概率可炼制出完美培元丹。

    资源准备齐全,但完美级别的丹药,太看运气了。

    而且最近几天的行程,炼制培元丹,晋升巩基期,去西航一趟,那岳无为在宗门呆不了几天,时间上比较紧迫。

    和紫妍的事情,乔家也知道该怎么做,也需要几天时间,那自己这一趟行程,最好在三四天内解决。

    沉吟完,张汉起身,从沙发上拿起风衣,穿在身上,下了楼。

    想了想他快速的做了两屉小笼包,放在蒸锅上后,他看向赵风沉声道:

    “小风,包子蒸十五分钟关火。”

    “好的。”赵风点头。

    “嗯。”张汉迈步向外走去,临出门前说:“我要出去一趟,安排好事情,让冷月她们照看好紫妍。”

    说完张汉走出了餐厅,上了那辆熊猫车,直接离开。

    一边开着车,张汉一边拿出手机,准备和她说一下,便拨打了紫妍的电话。

    嘟

    不再是关机,这算是个好兆头。

    嘟、嘟、嘟

    只不过并没有接通。

    第二遍拨打,依旧没有接。

    于是张汉拨打了周菲的号码。

    嘟嘟

    “喂。”

    周菲的话刚刚传过来,叮

    张汉的手机电量不足关了机。

    沉吟了下,张汉放下了手机,直接开车前往龙城区香江国安局总部。

    到达地点,那一楼吧台里的马尾女孩见到张汉后,便挂着一道微笑,道:

    “张护法,我知道藏宝阁了,雷总管正在那里等你哦。”

    张汉轻点下头,直接前往宝库。

    来到宝库的时候,雷天南正坐在宝库的那个房间,见到张汉后,他淡笑了声,道:

    “小子,今天你得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可是推了一件事情过来的,要是跟我耍皮”

    “开门吧。”没等雷天南说完,张汉便打断道。

    “嗯?”

    雷天南愣了下,有点哭笑不得。

    这小子面对自己怎么一点都不敬畏?难道是自己对他太和蔼了吗?

    好像是这样,不过今天若是证明不了

    哼!

    雷天南轻哼一声,用自己的令牌打开宝库的门。

    进入其中,雷天南用令牌将门关上,他的令牌是最高权限,设置了不许其他人进入的命令。

    “这里什么都有,你先炼制一阶丹药让我看看水平。”雷天南说道。

    “嗯。”

    张汉闷声回应,迈步向里走去,一边走着一边看向两侧的柜台,看上去像是非常随意的拿起一样样宝物,这一次格子里倒是没有灯光反应。

    因为最高权限的雷天南在这,他的令牌,就算将这里搬空也不会有一丝的反应。

    拿了一些宝物,张汉带头来到最里侧五行炉的房间前,停顿住脚步。

    雷天南见状嘴角一抽,上前亲自给这位大爷开了门。

    进入其中,只见张汉在五行炉四周看了几圈,随后将火石放在丹炉下侧。

    “控火。”

    蓦地,张汉开口说道。

    “???”雷天南呆愣的看着张汉。

    真拿我当帮手了是吧?

    行!等会儿你要是炼不出丹药,我定要给你揍服。

    雷天南心中嘀咕两声,体内灵力外放,刺入火石当中。

    呼呼呼

    火焰从火石射出,围绕丹炉下侧焚烧开来。

    “大了。”

    雷天南降低灵力,火势小了很多。

    “小了。”

    雷天南心中气结,控制加大了火势。

    就这样,如此反复,五次之后张汉才有了其他的动作。

    这也不是他故意用雷天南,他现在哪有那个心情,只不过自己灵力不能外放,也懒得摆设阵法,就让雷天南出手控火。

    控火也有学问,以雷天南这样的小白水平,要是他自己炼丹,估计成型的只是一锅汤。

    于是雷天南控火,张汉一样样添加材料。

    在一个半小时后,突然张汉目光一定,道:“将火加到最大。”

    雷天南加速灵力运动,火石砰的一声碎裂,最后一簇火焰焚烧了三十秒钟。

    这时候张汉的手掌拍向五行炉。

    嗖嗖嗖嗖嗖!

    五颗白色的丹药从丹炉口飞出。

    张汉一把抓在手中,摊开手掌,淡声道:“你要的一阶丹药。”

    雷天南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丹药,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升灵丹,吃下后五个呼吸能恢复体内灵力,玄阶的话大概能恢复一半,等级越高恢复的量越少,因为它只是个一阶丹药。”张汉平静的回答。

    “这么轻松?你、你炼制一阶丹药多少成功率?有没有三成?”雷天南赶忙问。

    张汉沉吟了下,道:“如果有五行炉,这种丹药成功率百分之百。”

    他没说的是:哪怕用个破铁炉,成功率也在七成以上。

    “嘶!此言当真?”雷天南倒吸一口凉气,很震惊的看着张汉。

    然而张汉并没有回答他。

    “这个我能不能吃一颗?”雷天南问。

    “嗯。”

    于是雷天南吃下一颗,感觉得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恢复了一丝灵力,对他来说杯水车薪,但是对那些玄阶大师,地阶大师,可是了不得的宝贝!

    雷天南有点兴奋了,道:“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是炼丹天才!百分百成功率,太吓人了,就算是天丹门的天资弟子,也没有这成功率啊,哈哈,你最高能炼出几阶丹药?”

    “你见过最高的丹药是几阶?”张汉问。

    有感觉到,丹药的等级层次和修仙界的大似相同,想来这里的丹药传承会完整一些。

    “我最高见过三阶,能炼制二阶丹药就很厉害, 三阶丹药记得天丹门的宗主和长老才有过记录,不过我听说过四阶丹药,还是几年前的传闻。”雷天南微微摇头说道。

    “哦,三阶丹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雷天南的眼角一颤,沉吟十秒钟,最终说道:“那你能否炼制出二阶丹药,如果能,这五行炉就借你!直到有人能兑换走它为止!”

    “二阶丹药么?”

    张汉直接转身,去拿了一系列的资源。

    这一次的炼丹时间长了很多,近四个小时才结束。

    在快要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雷天南像是一个帮手,扛着五行炉向外走去,脸上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目光很满意的看着张汉,时不时的打量一眼自己的右兜,那里面有三颗二阶丹药啊!

    亲自将五行炉放在熊猫车的后排座,看着张汉开车缓缓离开。

    雷天南笑眯眯的模样,突然脸色淡了三分,喃喃:

    “如此妖才,我定要保全,赫擎天?呵呵,希望你不要越了线,否则,哪怕你突破到了后期,我也会斩你!”

    雷天南在宗师中期,接近后期很多年,但有些人,就是有些很厉害的、不为人知的底牌。

    张汉一路回到餐厅,此时餐厅的门已锁上,整个餐厅令人寒冷,空荡荡的。

    上楼将次卧的那些资源全部带上,随后出门步行前往新月山。

    在山顶,张汉坐在雷阳树上的一个粗壮树枝,小黑坐在后侧陪伴,大黑靠着树干打着呼噜。

    就这样,坐了一夜,当朝阳升起的时候。

    元青树尖,猛地绽放一股青色霞光。

    一个闪耀着青芒的果子成型!

    元青果成!

    张汉身子一动,将元青果取下,用布兜将诸多的材料装好,来到东侧峭壁,一跃而下,身影没入海中

    昨天晚上。

    紫妍和萌萌,当然还有周菲,梁浩兄妹。

    到达餐厅后。

    萌萌噘嘴问:“粑粑,粑粑呢?”

    “你爸爸他出门有点事情,不过他已经给你和你妈妈包了小包子。”赵风将两屉小笼包拿了过来。

    “我要粑粑”萌萌小嘴一抿,哭了起来。

    好一阵儿才给萌萌哄好,小家伙坐在沙发上小口吃着包子,紫妍坐在旁边,沉默着。

    墨镜下的目光,有失落、有悲伤、有难过,还有一丝委屈,费解。

    就这样,坐了一个小时,一行人离开,赵风坐到九点钟,也回往公司。

    而今天,赵风一大早过来,看见熊猫车,还以为张汉回来了。

    但发现门被锁上,打开门进入其中,房间空荡荡,并没有人在。

    师傅去哪了?

    赵风有些疑惑,坐在餐厅常做的椅子上,默默等候。

    但一直到下午四点钟,他有些坐不住了。

    打了几个电话:

    “莉莉,你哥在你那吗?没在?也不在餐厅,从昨晚就没有见到人了,你等下过来啊?行,到了再说吧。”

    “周菲,老板在你那边吗?没在啊,哦哦,我知道了,老板他人不见了,电话关机也不知道人在哪。”

    “阿虎,你去趟新月山,看看老板在不在。”

    “”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张莉到来,知道事情感觉很奇怪,不知道自家哥哥干什么去了。

    晚上七点钟,紫妍、周菲和萌萌到来。

    紫妍依旧戴着墨镜,眼睛红肿,眼仁尽是红血丝,出门是离不开墨镜了。

    这一次她依旧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没人知道她心中所想,坐了一个半小时,起身离开。

    当晚,赵风和张莉以及罗晴在餐厅,九点钟的时候梁浩和梁梦琪过来。

    这倒是让赵风感觉有点小惊喜。

    一直到十一点多兄妹二人离开。

    第三天,张汉还没有任何消息,众人都坐不住了。

    “刘教官。”赵风叫来了刘教官,直接说道:“你能不能查一查,有没有我师傅消息,查查航班之类的,他有没有离开香江?有没有在哪出现。”

    “行,我现在安排人去查。”刘教官点头。

    但查了半天,才得知消息,当晚张汉回归后,拿着一些东西离开,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我哥到底去哪了啊啊啊!”张莉有些焦虑。

    心情变得很糟,但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默默等待。

    晚上六点钟,周菲开车过来,这一次梁浩开车跟在后头。

    其实已经知道张汉不再,但萌萌要来,紫妍也没说什么,便直接过来。

    这一次,紫妍坐了两个小时,在沙发上沉默,怔怔出神。

    ‘你是在逃避吗?’

    紫妍并不知道,她最近几天的心很乱很乱,脑子里全都是张汉。

    但那些确定没p过的照片,那个视频,那个声音,打的那个电话,他发来的那个位置信息。

    这一切仿佛化作一个巨锤,在紫妍的内心狠狠地砸了下来!

    痛、很痛,第一次感觉到这般复杂的、绝望的情绪。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茫然无措,仿佛变成了没有灵魂的空壳。

    坐了两个小时,紫妍起身,声音有些发颤:“走吧。”

    周菲抱起萌萌离开,梁浩和梁梦琪跟了出去。

    赵风等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汉不再,他们仿佛都没有了主心骨。

    ‘到底该怎么办’

    赵风颇为头痛,坐在一边叹了口气。

    大概晚上十点钟,云音花园。

    将萌萌哄睡着,众人都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

    “也不知道姐夫上哪去了?萌萌晚上又吃的很少,这几天又哭又闹的,这样下去身体能受得了吗?”周菲很苦恼的说了一声,随后看向紫妍,道:“妍姐,具体什么事情你跟我们说说呗。”

    紫妍此时没有戴墨镜,面容憔悴,并没有回答她。

    “这样下去却是不是个问题,我感觉也是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谈好谈不好,总要有个说法。”梁浩轻叹口气。

    有时候夫妻间就是这样,会吵架发脾气,但梁浩感觉这时间好像托的有些长,有什么事情,说明白和好就完事了啊!

    “可现在人都没了,上哪去谈啊!”周菲气闷的说道。

    “我倒是有个办法能逼老板出来。”梁梦琪思索片刻,突然开了口。

    “什么办法?”周菲赶忙问。

    “假订婚呀!”梁梦琪吐了下舌头,道:“我前几天看电视剧还有这个情节,不过这就要我哥牺牲一下了,妍姐和我哥假订婚,明天就弄,只邀请一些熟悉的朋友,将消息告诉赵风他们,我不信老板不会出现!”

    “这这不太好吧。”梁浩犹豫道。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吗?再说了这是假的嘛,到时候解释一下,随便说拍东西的借口就行了。”梁梦琪盯着梁浩说道:“诶?你以前不是喜欢过妍姐?怎么现在还忸怩上了?”

    “我”梁浩眼角一颤。

    不太好啊,张莉知道了,以她生性的脾气以后还能理我吗?

    但想了想,梁浩叹了口气,道:“我个人是没问题,感觉也算是个办法吧。”

    只要他们能和好,估计张莉也没什么意见的。

    “我累了,去休息了。”

    紫妍有些疲惫的说了一声,直接起身走向卧室。

    周菲想了想跟了进去。

    大概十分钟后,周菲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道:

    “那就按照梦琪说的办,明天姐夫不出现,妍姐就要回新佳坡。”

    是啊,你不来,我就走。

    明天也是张汉所说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

    和周菲具体的说了细节后,梁浩兄妹离开了房间。

    在电梯里,梁浩唉声叹气。

    上了车后,他说道;“那我先把这件事告诉下莉莉,可别让她误会了。”

    “诶诶诶?不能说实话,不能讲!”梁梦琪赶忙说道:“哥你现在怎么还光想着自己,顾全大局啊!按照计划行事,你可别帮倒忙,他们不用你通知,我来告诉!”

    说罢,梁梦琪直接拨通了赵风的号码:

    “喂,赵风,我告诉你个事儿你通知一下,那个紫妍和我哥明天订婚,在桃花酒店顶楼,记得去啊。”

    说完她便挂断电话,明显的听到对方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

    “看吧,就简单的说这么两句就行,没准半夜老板就杀回来了。”梁梦琪翻了个白眼说道。

    “好吧,我就做个坏人得了。”梁浩叹了口气,突然打了个喷嚏,又叹了口气,启动车子离开云音花园。

    餐厅中,赵风得到这个消息都懵逼了。

    告诉其他人,在场所有人直接炸了。

    “什么!”

    “这怎么可能?”

    “不会吧?张汉哥哥在哪?快找他!”

    “梁浩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混蛋!气死我了,我哥在哪啊!我们赶紧想想办法啊!”张莉急切的叫道。

    “想办法,想办法,刘教官”赵风看向了刘教官。

    刘教官身子一抖,道:“我现在联系人,地毯式搜索”

    于是餐厅众人一夜未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张莉急的眼睛都红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行,赵风你”

    “你放心吧莉莉,就算师傅没回来,我也会拦着!我刚刚已经派人过去了,等快到中午师傅没回来,我们也去。”赵风低沉的回答。

    “诶?”刘教官突然晃了晃发晕的脑袋,道:“如果老板回不来,那我们也不能干等着,想想别的办法啊?”

    “什么办法?”赵风目光突然一凝,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

    众人看向赵风。

    只见他匆匆跑到笔记本的柜台,在里面一阵翻腾,终于找到了一张名片:

    “就是他,就是他!盛先生,安煜老总!黑客界至尊高手,有他在肯定能查出具体事情,知道具体事情,在想办法解决!”

    “你赶紧打电话问问。”张莉急匆匆的说道。

    “好好好。”赵风赶忙拨通了名片上的私人号码:“盛先生你好,我是萌萌的休闲餐厅的人,有件麻烦事想要请你帮忙,是吗?太好了,你现在来餐厅方便吗”

    见到事情成功,张莉赶忙拨通了周菲的号码:

    “菲菲,你一定要帮个忙,把我嫂子的手机拿出来,送到餐厅”

    他们这边在急匆匆的忙碌事情。

    另外一头,乔家的主宅大厅。

    坐着有十三个人,是以乔家主为首的乔家高层人员。

    房间的气氛极为凝重,在等待着什么人。

    突然,大厅的门被推开。

    穿着休闲装的乔洛洛懒洋洋的走了进来。

    “家主,我刚下飞机就接我回来,是有什么新的任务吗?”乔洛洛问道。

    她的心中有点得意,自己在英留学,进修四年的金融专业,如今回来大展拳脚,已经谈下了两笔生意,显然,她将要触摸到乔家的核心层,那是她的梦想。

    “乔洛洛,你过来。”

    乔家主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对她挥了挥手。

    乔洛洛闻言盈盈一笑,感觉氛围有些怪异,没有多想,走了过来。

    “家主,是”

    “啪!”

    话还未落,乔家主一记凶猛的耳光甩在了乔洛洛的脸上。

    一瞬间,她的左侧脸颊多了一道红色的掌印,同时她一个踉跄,瞪着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乔家主。

    “啪!”

    乔家主反手又是一记狠辣的耳光。

    “你他妈的很厉害是吧?啊?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

    乔家主一边说着,一边对乔洛洛下手,可以说毫不怜香惜玉,而周围的高层,没有丝毫怜悯。

    “连那杀人不眨眼的张大师你都敢惹,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你才刚回来几天?要是时间长,是不是乔家都要被你掀翻!”

    “”

    除了乔家主的怒喝声,在整个大厅内,便只有一道道痛呼。

    一开始她并不知道张大师是谁。

    但知道是谁的时候。

    她的心凉了下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