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二章 雨过天晴

神级奶爸 第三百九十二章 雨过天晴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盟主霸气丶兔加更 16、30】

    视线回到张汉身上。

    当天他背着诸多的武道资源,一跃而下跳入海水中,向沉船之地快速游去。

    他终究仅仅是练气前期,背着一共近百斤的物品,还是比较费力。

    到了沉船下侧的石屋中,已经累得筋疲力尽。

    砰!

    将那些资源以及五行炉放在一旁,张汉盘膝而坐,体内灵力运转寻宝决恢复。

    到底是极为充沛的灵力之地,仅仅用了半小时,状态恢复满。

    ‘练气前期还是太弱了。’

    张汉微微摇头。

    看了眼房间,将蒲团拿了起来,轻声道:

    “人死如灯灭,修行一途危机四伏,你只是走错了路。”

    说罢,张汉将蒲团从洞口递入海水当中。

    不管这石屋的主人修为如何,但现在却算是成全了自己。

    将五行炉摆放在石屋中央。

    张汉便拿出一块块阵法。

    ‘控灵阵、启!’

    阵法摆放好,阵开之后,张汉有感觉得到,石屋内的所有灵气,皆可掌控。

    “要开始了”

    张汉轻叹口气,心底深处有着对紫妍的担心,有着寻找父母的事情,有些乱。

    于是张汉盘膝而坐,闭上双眼,默念:

    “无欲无求,欲无所求,无所欲,无所求,清心、静心、宁心、术源于此,封念术!”

    轰隆!

    体内和石屋的灵气猛地刺入张汉的脑海,使得他的双目一凝。

    各种思绪立体而去,仿佛变成一个冰冷的机器,心中只有眼前的丹炉,只有要炼培元丹的想法。

    于是张汉开始了炼丹。

    因为石屋中四周有摆设数十颗夜明珠,就像是柔和的灯光。

    张汉坐在五行炉前,通过控灵阵控制灵力来激发一颗火石,火势随心而动,时不时的向丹炉里投放一种种资源。

    第一个放入其中的,便是元青果。

    元青果的硬度堪比钻石,也是在场最难炼化的物品。

    在这里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最后一样材料放入其中,半个小时后,最后一颗火石猛地爆裂开来。

    一股大火将丹炉所围绕,火势被上侧代表阴阳含义的双耳吸收,渐渐地汇聚到下侧五根支柱,整个丹炉整整燃烧了十分钟。

    轰隆!

    突然,丹炉内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下一刻。

    嗖!

    一颗白色的丹药从中飞出。

    张汉一把抓了过去,力量之大差点让他的胳膊脱臼。

    “成了!”

    张汉摊开手掌,仔细的端详着,半响他微微摇了摇头,轻叹:

    “只是堪堪到达极品培元丹,三阶丹药,还是材料的品质低,希望能一举突破到极品巩基。”

    除了元青果,其他的材料品质并不是很高,有心想要惦记神品培元丹,但终究是有些勉强。

    随后张汉一口吃下培元丹。

    闭目开始运转寻宝决。

    丹药吃下之后。

    哗啦啦!

    仿佛一股股流水的声音从体内响起。

    培元丹所蕴含的能量宛如瀑布,冲刷着张汉的身体,最终汇聚到经脉之中。

    就这样,张汉一遍遍的运转寻宝决。

    体内的灵力,由一开始的无形,变成了道道星光,正在渐渐地雾化。

    随着时间的流逝。

    轰!

    当体内灵力彻底雾化的时候,在张汉的丹田处,传来一道雷霆般的声响。

    丹田开!

    雾化的灵力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拥而入。

    渐渐地,丹田变成了最中心最重要的中转站。

    哪怕张汉不刻意运转寻宝决,寻宝决也会自行运转,只不过速度会慢一些,就相当于哪怕是张汉睡觉,也一样会修行,不过要缓慢很多。

    此时石屋中的灵气淡薄了很多,但依旧浓郁。

    这是张汉用来冲刺极品巩基所需。

    嘶

    突然,石屋内所有灵气汇聚在张汉的身上,化作一股股能量,随着经脉中的灵力,不断的冲击着丹田。

    此时张汉的丹田称之为最普通巩基的三寸丹田。

    极品巩基为六寸丹田。

    完美巩基则是九寸。

    这并不是说丹田会有九寸的长度,丹田内自成空间,能容纳的灵力量,以及还有至关重要的、便是金丹的大小。

    完美巩基能升华八寸金丹,八寸金丹可破成七寸元婴,元婴九寸为至极,但七寸便可获得天赋属性之力。

    于是张汉此时的任务便是冲刺六寸丹田!

    磅礴的灵力伴随着海量的灵气,不断的席卷丹田。

    这让张汉的身体很痛苦,但他知道苦后便是甘甜。

    就这样,张汉的身体内不断的传出沉闷的轰鸣,丹田不断的升华,再升华。

    但是到了五寸丹田的时候,所剩的灵气只有三成。

    张汉的眼睫毛微微一颤。

    放弃了冲刺,只见体内灵力指引着狂暴的灵气,一路向上,冲入脑海之中。

    同时张汉心中默念:

    封煞!

    震灵!

    通幽!

    识海、开!

    轰隆!

    张汉的脑海仿佛猛地炸响。

    这是上古禁术,三念开识海。

    之所以称之为禁术,因为功能太过逆天,九成九的巩基修士并不能掌控好,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轻则魂念受损,重则魂魄泯灭,换句话讲就是植物人或者痴呆。

    张汉拥有无数的经验,对灵力入微的掌控,才有胆量施展此术。

    在灵气入脑之后,张汉猛地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

    当恢复念头的时候。

    识海,已然开拓,只不过

    识海当中,飘荡的三两缕淡薄雾气就是张汉当下的灵识。

    “呼”

    张汉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目,青芒微微一闪。

    站起身子,身体之中传出炮竹般的咔咔声响。

    “巩基前期,五寸丹田,可惜没有突破到极品巩基,比预期差了些。”

    张汉微微摇了摇头。

    那些灵气本可以突破到巩基中期,很多人也会如此选择,但张汉却知道,自己所选择的,是最快能达到完美巩基的路。

    “是时候炼化一下武器了。”

    张汉轻喃喃声,手掌微微煽动,灵力破体而出。

    顿时在桌子上的火云石凭空而来,落入了五行炉当中。

    手掌再动,放在一侧的十八张黑色卡片落入丹炉。

    “玉石”

    还剩下近百块玉石,张汉手掌轻挥,便让这些玉石在三秒钟的时间,摆设出破灵阵。

    玉石一个个破碎开来,化作道道能量,伴随着张汉的灵力,形成一股能量之火,开始炼化火云石。

    大概五个小时后,火云石炼化成气体,不断的融入卡牌之中。

    “炼!”

    蓦地,张汉双目精光一闪。

    灵识破体而出,以念力炼化卡牌。

    十秒钟之后,能量之火消散,张汉没有动用灵力,以灵识念力掌控,便让那十八张卡牌一个个飞了出来,落在张汉的手中。

    灵识炼化,武器便是自己的,有所牵连之力,在加上灵力的掌控,可让攻击力强很多。

    “该走了。”

    张汉想了想,还是拎着五行炉离开石屋。

    自己要出门一趟,五行炉放在这里,若是丢了可闹出笑话,还是放在新月山比较稳妥。

    于是张汉从沉船离开,先漂浮到海面,朝阳初升,看上去大概八点多。

    身体没入海中,速度飞快的向新月山游回。

    来的时候用时三个多小时,回去的时候,用了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回到山上,将五行炉放在雷阳树下。

    张汉拿出手机,尝试开机。

    叮

    手机打开,此时十点钟。

    用了两天多的时间

    张汉沉吟了下,拨打紫妍的号码。

    这时候手机不断响着电量低的声音。

    嘟

    电话接通,但张汉刚要开口的时候。

    滴。

    手机余电支撑不住必了机。

    张汉轻叹口气,直接迈步,从山林间,奔向国际机场。

    直线过去,甚至比开车还要快,半个小时便到达机场。

    买了十一点三十分的航班。

    坐在候机室,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就在最后几遍检票的时候。

    张汉站起身,但目光却突然定格。

    在下侧入口,一系列的车队很霸道的停在门前,一道倩影从第一辆奔驰跑出,跑了几步踉跄了下,她便脱掉高跟鞋,快步跑了进来。

    张汉愣住了,放弃检票,向候机室的门前走去。

    当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前往西航的检票结束’声响起。

    他走出门口,看见画面后心脏猛地一颤。

    只见那个属于他的女人。

    脸色苍白,无比失落的看着将要升空的那一架飞机。

    眼看她快要落泪的时候。

    一道轻柔的声音从门口处响起:

    “老婆?”

    唰!

    她移过目光,看到张汉,双眼渐渐瞪大,湿润,眼泪流淌,飞奔而来。

    扑入怀中,嚎啕大哭。

    两人紧紧相拥。

    这一刻,张汉的心一片安宁

    时间回到早晨。

    当赵风联系好人后。

    大概九点钟的时候,盛先生到来,他拿着自己的笔记本,连接紫妍的手机。

    经过半个小时噼里啪啦的打代码后,盛先生给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我们快去桃花酒店!”张莉赶忙说道。

    “盛先生,还请你在帮一个忙啊。”赵风苦笑道。

    “可以,前些天我吃的很开心,所以也很愿帮个忙。”盛先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赵风连连道谢。

    最终一行人出门,前往桃花酒店。

    到达地点,已十点三十分。

    这时候顶楼聚会厅有二十多人,其中有洪齐涛、唐佳怡以及洪力,妮妮等人,有楚辉几个梁浩的朋友,还有皇朝娱乐的两个董事会成员,还有拄着拐来的吴成东和美琪,还有一些其他人,赵风便不知道是谁。

    看着这阵仗,几人的心里有点凉。

    大概快十一点钟的时候,梁浩和梁梦琪走了进来。

    他穿着西装,对几人打招呼,笑道:“紫妍马上过来,大家稍等一下。”

    说话间路过张莉的时候,梁浩微笑着,刚要说什么的时候。

    张莉便冷冷的说道:

    “衣冠禽兽,不要脸!”

    “混蛋!宾!别和我说话!”

    唰!

    梁浩的表情僵硬当场,其他少许人是听见了张莉的话,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尤其是楚辉,哭笑不得的说:“真奇怪,梁浩这是怎么得罪了她吗?”

    站在身旁的梁梦琪小脸一缩,看着张莉小声道:“等会儿你们就明白了。”

    梁浩嘴角颤了颤。

    正常的讲是有点落面子,但梁浩心里却有点暗爽。

    “呃”

    梁浩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并没有说出口。

    这让站在后侧的盛先生有些奇怪的看了他和张莉几眼。

    张莉狠狠地瞪了梁浩一眼,随即转过头不去看他。

    梁浩最终也没说什么,苦笑一声,走向里侧。

    在最里侧有个小舞台,梁浩站了上去,向右侧的门看了眼,紫妍和周菲走了进来。

    此时紫妍穿着一条简约礼服式的白色连衣裙,依旧戴着墨镜,走到舞台上。

    梁浩这时候笑着对其点了点头。

    这可给张莉气炸了!

    但下一刻梁浩的话却让张莉愣了下。

    “大家好,我是梁浩,今天这个宴会的目的就是”梁浩说到这里,看了眼张莉,道:“紫妍要离开香江了。回新佳坡,在临走之前和大家聚聚”

    几句话,让赵风等人有些愕然。

    原来这是聚会,不是什么订婚!

    md,被骗了!

    不过他们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张莉的目光也不再那么凶巴巴的,没好气儿的瞪了两眼梁浩。

    是谁出的这馊主意,光忽悠我们,让我们几个干着急!

    抓到是谁,绝对惩罚他不让吃会员餐!

    这时候梁梦琪莫名的打了寒颤,如果知道张莉的想法,她一定欲哭无泪。

    不就是脑残剧看多了嘛,至于这样惩罚不,昨晚回去和梁浩商量商量,就否定了呢。

    梁浩说了些场面话之后,唐佳怡开口道:

    “小妍,你怎么就要离开了呀?不在香江多留一段时间吗?”

    “唐姨,我”

    “不能走!”

    一道打断声响起。

    只见张莉匆匆走了过来:“谁说我嫂子走的?我嫂子才不会走!嫂子你跟我来一下。”

    张莉不由分说,拉着紫妍的手臂走向最后侧。

    这时候人们都好奇的看了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感觉得到是有私事谈,因为他们站的很靠后,于是在场不少人都相互的聊了起来,也有好奇的,一直盯着后侧看。

    “老板娘,这位是盛先生,安煜科技的董事长,而且他还是鼎鼎有名的至尊黑客,盛先生有话对你说,咳,说啊”赵风看着盛先生提醒道。

    盛先生很莫名的看着赵风,他并不习惯别人介绍自己黑客的身份,便问了一句:“你是从哪知道我黑客的身份?”

    “那个我教官告诉我的,一时着急,盛先生不要介意啊。”赵风有点歉意的语气说道。

    “哦。”盛先生点了点头,看向紫妍,拿着她的手机,递过去说道:“紫小姐你好。”

    紫妍此时有些失神,见到她拿着自己的手机,看了眼周菲,但想起盛先生的名头,她隐约的猜测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跳,在绝望中升起一道希望。

    “盛先生你好。”紫妍打了声招呼,便直勾勾的看着他。

    “你的手机我看过了,那些删除的文件恢复了,经过我的检测,照片的确是真实的,只是有五张照片是五年多以前的,有四张照片是一年前的,只有门口的两张是前几日拍摄,视频的话,声音是合成的,而且所有照片里面的男人也不只是一个人,我想你理解我的意思,具体信息在你邮箱里,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下载,看看详解。”盛先生将事情说了出来。

    “真、真的?”可以透过墨镜看到,紫妍的眼睛缓缓瞪大。

    她的心脏猛地一颤,难受了。

    “我想以我的身份还没必要骗你,好了,事情解决,我要继续去度我的假了,各位,告辞。”盛先生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离开。

    这时候几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紫妍。

    “我、我该怎么办呀”紫妍的声音更有哽咽和颤抖。

    此时可谓是心乱如麻。

    但下一刻。

    “紫妍!”

    一道凄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一个戴着口罩和大墨镜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是谁?

    赵风目光一凝,想起了什么,脸色沉了下来。

    紫妍似乎也感觉到了来者是谁,咬了下舌尖,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

    很快,那女子走到近前,凝视紫妍,沉默着。

    “你谁啊?”张莉问道。

    “我、是乔洛洛!”

    乔洛洛笑着摇了摇头,缓缓摘下自己的墨镜和口罩,随后抬起头。

    此时她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红,甚至左眼都有些肿,显然是被人一顿暴打。

    得知她是乔洛洛,紫妍呼吸一紧,身上的气息冷了下来。

    “你赢了。”

    蓦地,乔洛洛开了口,惨笑一声,摇头道:“不过我却是输给你男人的身份。”

    “是我小看了他!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成长到、成长到我需要仰望的地步,成长到我其乔家都会畏惧的地步。”

    “你是他的弱点,我想要报复他,在他身上找不到突破口,才想起你。”

    “原来你对他竟如此重要,我的方向是对的,只可惜我惹错了人。”

    “为了对付你,我找了三位心理学家,看过你曾经的所有影视作品,看过你在往上能搜索到所有的消息,研究你的心理,针对你用的办法,照片信息经过两位后期制作大师的修改,你挑选的一定是第二、第四和第十一张,仅仅三张照片吧?”

    “咯咯咯假的,都是假的,我输了,我输了一切,我甚至都不再是乔家嫡系,甚至今后很多年不能回香江,但又不得不过来和你澄清!”

    “也许,你懂得娱乐圈的规则,但如果在商场,你绝不会是我的对手!”

    “但我就是输了,很不甘心。”乔洛洛重新戴回墨镜和口罩:“现在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紫妍开了口,声音很冷:

    “你错了!善恶有报,你的心机,你的阴谋诡计,并非成功的资本,现在,请离开。”

    赵风闻言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冷淡的看着乔洛洛:“请吧!”

    乔洛洛转身,垂首而去。

    在她离开后,紫妍的身子一晃,感觉大脑有些缺氧。

    周菲赶忙扶助紫妍,急切的问:“妍姐你没事吧?”

    但却见她的肩膀抖动起来,那低沉的哽咽声让人心颤:

    “我怎么办呀?”

    “他在哪?”

    “他怎么还不来找我,他到底在哪。”

    “我怎么办,他一定很难受,都怪我,都怪我”

    看着马上崩溃的紫妍,张莉又有些着急了,赶忙说道:

    “嫂子,嫂子你先别着急,先别急,没事的没事的,我哥上午还打来电话了呢。”

    “啊?”紫妍抬起头,抓住张莉的胳膊,问:“他在哪?我要去找他,现在就要去。”

    “这”张莉的脸色一顿。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目光看向沉默的赵风。

    你倒是开口说说话啊,跟个臭木头似的!

    这边的动静也让大厅很多人都望了过来,感觉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梁浩苦笑一声,迈步走了过来。

    但这时候,门前却匆匆跑入一人。

    是刘教官。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我刚到楼下的时候,接到手下电话,老板刚刚买了去西航的航班,十一点三十起飞。”刘教官说道。

    轰隆!

    紫妍身子一颤。

    他要走。

    他要离开香江。

    他一定是伤心了!

    不,我不能让他走,我不能没有他!

    “现在十一点,还来得及。”赵风看了眼手表说道。

    “快、快去。”紫妍颤声说道。

    这时候梁浩刚走到五米外,刚抬起手想要说什么,眼前的一行人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呃”

    他缓缓转过头,漏出一道尴尬的笑容,道:“那个其实吧,就是想要大家聚一聚。”

    “咳,理解,理解。”洪齐涛笑眯眯的说道。

    唐佳怡作为过来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这是小媳妇和老公闹别扭,耍小性子想要离开香江。

    结果看来

    该过去的都会过去。

    其他人也都笑着摇了摇头,都是人精,也没有多说什么,借机在这里进行一场聚会。

    倒是紫妍,此时急的不行。

    赵风开车,张莉和周菲陪着紫妍做到了后排座。

    刘教官,还有楼下的阿虎,以及冷月等人,开着其他的奔驰车,一同前往国际机场。

    刘教官几个电话下去,一路绿灯。

    在十一点十五分的时候,便到达了机场。

    这时候其他人也放下心来,因为刘教官让人通知了机场方,见到张汉,就拦下来。

    而紫妍此时并没有时间观念。

    她的心很痛。

    很心疼张汉。

    她知道张汉肯定伤心了。

    她非常自责。

    脑海中闪过的是和张汉发生的一幕幕画面。

    两人手牵手,在广场滑轮滑。

    逛街,坐游轮,在新月山,冲浪,赛车,去酒吧。

    短短的时间内,回忆已经很多很多。

    更想起了在皇朝娱乐的墙角,他温柔的伸出手。

    他一定也很难受,但他还是温柔的安慰自己,并不怪自己。

    都怪我,都怪我

    到达机场后,紫妍便急匆匆的下了车,跑了几步鞋跟没踩稳,崴了脚。

    有些疼,但她不在乎,将鞋子蹬掉。

    光着脚丫,向里快速跑去。

    ‘不要走!’

    ‘你不可以离开!’

    紫妍的内心在呐喊,当跑到候机室前侧。

    听到的却是检票结束的声音。

    她已经忘了,检票结束并不代表飞机直接起飞。

    恰好这时候有一架飞机升空。

    紫妍看过去,茫然无措,大脑一片浆糊,只感觉心脏狠狠地抽搐着。

    就在这时候,一道带有疼惜的轻柔声音,从侧面传入耳中:“老婆?”

    他!

    是他!

    紫妍缓缓转过头,眼睛渐渐瞪大。

    他笑的好温柔。

    他的眼神尽是柔情。

    紫妍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飞奔而去,扑入怀中。

    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孩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的声音很大,可以说是嚎啕大哭。

    “你不能走。”

    “不可以离开我。”

    “我错了”

    紫妍模糊不清的说了几句话,便全身心的投入这一场来自于拥抱幸福的哭泣。

    这一幕让周围的客人、都惊呆了。

    不明所以的看着相拥的两人。

    ‘这、这是啥情况?’

    甚至还有很多路过的人,觉得是俊男靓女的这个感情事,想要驻足观望下。

    结果

    “往后退一退!”

    一行近二十个黑色西装的男子将场地远远地围了起来。

    “不许看,不许拍!”

    在这帮人的气势下,大部分人都缩回了头,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

    “哎,哎,哎。”周菲连着叹了三口气,道:“可算结束了。”

    “是啊,可算是结束了,这几天可愁死我了都。”张莉也跟着叹了口气,但随后便问:“对了,是哪个缺心眼儿的出的订婚的注意?啊?我们昨晚一夜都没睡!是不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呢?是梁梦琪。”

    “她?脑残剧看多了吧?气死了,以后不让她吃饭了!”张莉没好气儿的说道。

    “哎,她脑残剧是看多了,只不过也是好心,这几天她没少安慰妍姐,后来也是她觉得不妥当,就光告诉你们几个是订婚,和别人说只是聚会。”周菲摇了摇头说道。

    “哼!缺心眼儿!”张莉轻哼一声。

    “不过真的好险啊,妍姐真打算回新佳坡了都。”周菲心有余悸的说道。

    “之前回去不行,现在行了,只不过要带我哥一起,也是时候提个亲了,萌萌都那么大了,赶紧把婚事办喽。”张莉像个小大人似的说道。

    “张汉哥和紫妍姐以后一定会幸福的。”罗晴在一旁腼腆的笑了笑。

    她正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前侧相拥的两人,心底有句话没说:画面很像爱情剧呢,真羡慕,我也想这样哭。

    “莉莉,我饿了,我都好几天没吃到姐夫做的饭了,我这几天瘦了十斤,你敢信?”周菲有些痛苦的说道。

    “你爱瘦不瘦,跟我有啥关系?”张莉翻了个白眼。

    “诶?莉莉你这样没朋友!”

    “哎哎,开玩笑,行了行了,这不和好了吗,马上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饭了,你一说我也饿了。”

    “其实、我、我也好饿好饿。”罗晴小声说道。

    “你们这样一说,我也很饿了。”赵风苦笑一声。

    “看来饿也能传染,我也饿。”刘教官叹了口气。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