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神级奶爸 第四百四十四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白金盟主萌萌萌c加更1、50(这个数有点压力呀】

    “这里的面积感觉不小啊。”

    刘教官看了眼四周,在枯树区域,周围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可见度也就六七十米,刘教官说完突然愣了下,随后道:

    “对了,老板,我刚落在这一片的时候,听见了一道巨大的金属摩擦声,嗡嗡的,那时候正有五个骷髅小兵围攻我,一听见这动静的时候,他们竟然直接静止了,抬头看向左边,好像能看到什么似的。”

    “哦。”

    张汉闻言点了下头,道:“那应该是诅咒之船发出的声音。”

    “诅咒之船?就是官方说的那一艘?老板你见过?”刘教官好奇的问道。

    “嗯,见过两次,就连现在的我都不敢轻易碰。”张汉回答道。

    “嘶!那还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刘教官脸色一变,目光之中有了骇然之色。

    看来官方给出的言论不是空穴来风,老板的时候现在大家都清楚,宗师后期的强者,连他都不敢碰,那东西未免也太可怕了。

    “那个船我也见到了。”紫妍看向刘教官,说道:“特别大,比航母都大一倍,听他们说好像有五六百米长,高都有一百米,全是黑色的,里面什么都没有,还能飞呢,这个遗迹就是那船飞出海面撞出来的。”

    “啊?我擦,这也太**了吧!”刘教官脑补了下画面,吓得脑袋一缩。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面的中心区域便是一片死地,那诅咒之船就是过来觅食的,能察觉到遗迹并且过来觅食,还真的有些不简单了。”

    张汉的眼睛微微一眯,毫无疑问,那里面有着高端的东西,可能是王魂,也可能是其他的生物。

    只不过不触碰船体便无大碍,也说明那东西还在沉睡当中。

    “向前走吧。”

    张汉说了声,牵着紫妍的手向前而行,刘教官屁颠屁颠的跟在后头,目光左右很打量,很警惕。

    但发现,每当有骷髅靠近的时候,便直接化作了粉末,他才知道是老板在开路,也彻底的放下心来。

    路上,张汉给刘教官指点方向,又取了几种地级宝物后,刘教官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是开挂啦,直接就能发现宝物!

    渐渐地,雾气越来越浓,能见度从六十多米缩短为十米。

    周围一片白茫茫的。

    这让张汉的目光有些迷离。

    似乎自己上一世也是迷失在这样的雾气当中,若是没有灵识或者一些手段,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雾气,还真的会迷失。

    就这样,在大雾茫茫之中向前走了十几分钟,张汉耳朵突然一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向前走着的步伐快了三分。

    与此同时。

    在枯树区域的边缘,没有了丝毫的雾气,是一片平坦的地面。

    左右两侧依旧很长,在这一片区域,大概有近百人,不少都是刚刚从雾气中走出来的,人数越来越多。

    但在偏左侧的地方,却有两方人马。

    一方是四十多人,九成都是黑人,另外一方只有十七八个人,是天符门,其中马迪便站在前方,他的侧身站着一位长发老者,面色极为凝重的看着那为首的三位黑人。

    黑人中带头的是一位光头,他便是煞风堂的分堂主法加尔,身旁两位是他的左右护法。

    法加尔有着宗师中期很接近后期的实力,左右护法也在前两年突破到了宗师中期。

    而这边天符门的长老傲元,也才突破中期不久,自然感觉压力颇高。

    “法加尔,你特意在此埋伏,到底是什么意思?”傲元一边向后退缩一边大声问道。

    他这里距离枯树区域还有百米左右,只要进入其中,便有机会逃跑。

    眼前这位法加尔是咒法宗师,欲要施展手段也要几秒钟的施咒时间,他此时便是想要拖延一下时间。

    他自己面对法加尔的话,能跑,但是身后有十几位宗门的接触子弟,这是他的担子。

    “什么意思?你天符门抢了我的宝物,上次我说过,别让我遇到你们,结果现在你们很不幸。”法加尔冷笑一声,步步紧逼着。

    他也注意着和雾气团的距离,也知道他们的想法。

    但那又有何妨?

    在我法加尔面前想要跑,宛如痴心梦想。

    他的打算是在眼前这些人看到希望的时候,在让他们绝望,那种表情,法加尔从来都是享受的。

    自从实力愈加提高,他才发现自己是天生弑杀之人,他享受这种来自于黑暗、冷血的快感!

    “休要胡言,那宝物是在遗迹当中,不属于任何人,哪怕我们抢到,可八长老还是丢了性命,这件事我们都没有说,你竟然还要如此狠辣,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傲元眉头一皱,厉声说道:“你如此弑杀,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杀人者,人恒杀之!”

    傲元的话让两侧五十多米外驻足的数十人群一片哗然。

    他们都看出来两方的来历,都止不住的议论起来:

    “煞风堂又要搞事情了!”

    “哎,他们三个宗师,天符门只有一个,根本无法抗衡,以那位分堂主的性子,怕是天符门无一人可活!”

    “关键是那些大佬都已经去了前面中心区,这边没有人能插手,更没有人能保得住天符门。”

    “看来这将是一场屠杀,煞风堂的人杀气太重、太重。”

    “”

    周围一系列的话语,都在阐述着事实,在武道界,也不泛有一些弑杀之人,以杀证道,留下一代杀神的赫赫威名,但这种人如果没有厉害得靠山,一般都命不长久。

    强中自有强中手,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出来一个狠人挥手间将其斩灭。

    只不过这些话语被一位看似二十五左右的平头男子听见后,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哈哈哈”法加尔听到话语后大笑了几声,随后笑容一收,目光中的杀意更浓:

    “也只有弱者,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你难不成还以为你天下无敌了怎样?”傲元目光一怒,但后退的速度却更快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对方要出手的气机。

    “啊”

    马迪的小师妹此时眼眶通红,惊惧的不得了。

    其他人的脸色也是一片惨白,甚至额头都有很多的冷汗哗哗流淌。

    心中更是一片冰寒。

    太恐惧。

    他们一直在宗门修行符箓之术,第一次出来历练,便碰到这样的事情,此时没有吓的瘫软在地已经很不错了。

    这时候马迪的手掌有些颤抖,背脊也是一片冰冷。

    但他知道,这时候他要站出来,于是他背过手,手指快速的挥舞,给后侧的众人递过去一个目光。

    快逃!

    众人见状向后退缩的步伐更快了。

    “呵呵,围起来!”

    法加尔一道冷笑。

    顿时他身旁的左右护法身子动了起来,从两侧包抄,想要将他们的退路堵死。

    这时候,傲元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的时候。

    “住手!”

    突然,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众人目光望去,只见右侧人群中的一个男子的步子动了。

    仅仅迈了一步,动作看似缓慢,人却突然穿梭三十多米,站在两方人马的侧面,目光冷冽的看着法加尔。

    嗯?

    土系之术?

    法加尔面色一沉,对方没有隐藏气息,感受得到,也是宗师中期。

    但他并不畏惧,哪怕再多出一位这样的宗师,也才是达到势均力敌罢了。

    “这是来了帮手吗?”法加尔一道冷笑。

    “你们煞风门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男子的脸略微有些瓜子样,身材匀称,看上去有点奶,但整个人锋芒毕露,气息强横,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要忘了,这里是新佳坡,不是你煞风堂可以肆无忌惮的地方!”

    “哈哈哈小朋友,这里是遗迹!我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你就是苏木吧?就连你爷亲自过来,我都未必会给面子,更何况是你?小朋友,不要自误,否则我斩完他们,下一个便是你!”法加尔上下打量几眼苏木,心中有数,便如是说道。

    一句话噎的苏木不知如何反驳,拳头一紧,冷声道:“既要战,那便战!”

    话落,他身上的气息猛地提升起来,正准备着出手。

    “你们去陪他玩玩。”

    法加尔对左右护法挥了挥手。

    顿时,两人直奔苏木而去。

    苏木灵力狂卷而出,脚轻轻一跺,只见方圆十米地面上的沙石全部升空,宛如子弹一般,快速飞向那来袭的两人。

    而那两人,左护法浑身一震,皮肤略带一丝淡金,就这样直冲冲的跑来,另外一人手中多了一个海螺,将袭向他的沙石不断的吸入。

    可另外一侧,沙石打在左护法身上,却响起了砰砰的闷响,好似打在金属之上。

    这让苏木的脸色一变:

    “金刚炼体?”

    这种炼体的宗师让他感觉十分棘手,已经算是很克制他的人!

    没想到这位左护法竟然是这种炼体宗师。

    两人很快到达苏木近前,招招带有杀意,让苏木节节败退。

    这让不远处观战的人连连后退,止不住的惊骇:

    “我新佳坡年轻一代的翘楚就这样被人压着打?”

    “慎言,他的对手并不是年轻子弟,而是老牌宗师。”

    “煞风堂太可怕,太霸道了!”

    “”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天符门众人距离后侧的枯树区只有三十米。

    可就在这时候。

    法加尔有了动作,他的双手猛地一摊,嘴中在低沉的快速的念着一些词语。

    顿时人们感觉到一股股生死危机缭绕心头,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

    突然,法加尔的双目折射着一股幽光,从他的双手猛地掠出两道手臂粗、黑色的淡墨色气体,从左右两侧快速前行,准备将天符门的人全部包围其中。

    这时傲元的脸色大变,右手突然出现一张蓝色符纸,向前一拍,顿时符纸横着挡在右侧的气体之前,傲元的双手隔空对着符纸,体内灵力不断的充裕其中,将右翼的攻势暂时抵挡。

    但他的心却凉了起来,只见左翼那到淡黑色气体正快速的围绕过来,分身乏术。

    如果两道气体合成一圈,那法加尔便能施展更凌厉的咒术。

    想到这里,傲元不由面如死灰,没想到自己和法加尔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就在他色变的时候。

    马迪的脸色有些苍白,猛地回过头,嘶声力竭的吼道:

    “跑!”

    “快跑!”

    喊完,他的目光闪过一丝决绝,双手一抖,顿时出现两沓符纸,同时激发三十多张符纸,挡在那道气体之前,但每一张符纸犹如杯水车薪,没造成任何影响。

    下一秒钟,马迪再次激发十几章符纸,身子一动,挡在那犹如蟒蛇的气体前,双手操控着符纸,体内稀少的可怜的气劲不断的充溢其中,倒是让那气体的来势缓了一丝。

    “师兄!”

    “大师兄!”

    十几个门人眼眶一红。

    “快走!”傲元厉声说了句。

    但是话刚刚一落,便见左翼的气体冲破层层符纸,袭向了马迪。

    一个玄阶大师想要挡下宗师中期的武者,无异于蚂蚁撼树。

    但他保护门人的做法和态度,却让诸位师弟师妹为之心颤。

    “我来帮你!”

    那位鲁师弟一声大吼,身体刚要冲上去的时候。

    轰!

    马迪最后一道符纸防御被攻破,那一道犹如蟒蛇的气体闪电般的袭向马迪的胸口。

    这时候马迪转过头,看向师弟师妹,却漏出了一道笑容。

    “啊!”

    就在那位师妹传出一道惨叫时。

    嗡!

    突然,在马迪身前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光波,将那气体完全的阻挡着。

    “嗯?”

    法加尔眉头一狞,目光看向雾气区域。

    就连傲元都注意到了动静,余光看向了后侧,目光中升起了希冀。

    “哎呀我去。”

    马迪先是愣了下,随后吓得叫了一声,一**瘫软在地,连滚带爬的后退几米,一头冷汗,站起来左右看了几眼,呼出一口浊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们有帮手了,吓死我了,刚刚差点陨落了!”

    这时他的师弟师妹面色也挂上了喜色,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后侧。

    枯树区域,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但此时人们却莫名感觉,里面好像藏着什么荒古野兽。

    就这样,一秒、两秒

    直到五秒钟之后。

    突然!

    唰唰唰!

    五道淡黑色的流光呈扇形直奔法加尔袭击而去。

    “嗯?”

    法加尔目光一冷,右手向前一拍。

    顿时在衣袖当中,成百的拇指大小的针飞向前侧,相互叠加,形成一个硕大的光网。

    砰砰砰!

    然而却是不堪一击,直接被打破,五道淡黑流光依旧势如破竹。

    这让法加尔瞳孔一缩,赶忙停止施法,那两道蟒蛇气体消散,双手一挥,顿时一道光波围绕身前。

    但就在这时候。

    嗖!

    一道尖锐声响起。

    那五道流光相互牵连能量丝线,顶端的流光突然一闪。

    速度直接突破音障,一晃而过。

    甚至法加尔的防护都已经成型,但那一道流光却出现在防御圈内。

    法加尔的瞳孔不断缩小,瞳孔深处,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看的清楚。

    那、是一张黑色的卡牌!

    卡牌?

    意念刚刚升起,他却感觉到胸口一凉,紧接着体内好似热火滔天,生机飞速流逝,在背脊处,那卡牌掠出,仿佛是绝世宝刀,没有沾到一滴血。

    “桀”

    法加尔的眼睛越瞪越大,手掌伸向前方,好像要触摸那雾气之中的敌人,感觉到自己已无法呼吸,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傲元的那句话:

    强中自有强中手,杀人者,人恒杀之。

    难不成这是自己的报应?

    他的瞳孔不断充血,在强挺着最后一口气,要看看,到底是谁,出的手。

    这时候。

    左右护法发现了异常,脸色大变,赶忙抽身而退,想要去救援法加尔,但发现他的气息将散,两人身形爆退,站在后侧数十门人身前,无比警惕的看着雾气一侧。

    这让苏木松了口气,刚刚的压力太大了,正准备在打斗几个呼吸便逃,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有帮手?是谁?一招斩了法加尔?

    他的目光有些骇然。

    这时场面的气氛渐渐凝固,所有人都看着雾气的方向。

    “我擦,总算要走出来了,在这里走的我晕头转向,诶,老板娘你头晕不?我这有瓶矿泉水你喝不喝?”

    突然,一道大咧咧的声音响起。

    “???”

    众人的目光有一丝的愕然。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想象中的高手风范差了很多?

    在人们的目光下,那五道流光停歇,是五张黑色卡牌,缓缓飞了回去,飘荡在雾气团的前方。

    看清楚卡牌后,苏木突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道:

    “是他!”

    没有想到,出手之人竟然是那位狠人!包没想到他真的就如此之强。

    ‘不愧是一招秒杀赫擎天的强者!’

    ‘这真是太强了!’

    苏木心中有些颤抖。

    倒是其他人,听的云里雾里。

    是他?

    谁啊?

    拜托你话说明白点啊!

    正在这时候,雾气的边缘能看见两道若隐若现的身影。

    看得出来好似一男一女。

    同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呼我们终于要出来啦,在这里感觉都有点闷闷的了。”

    咦?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马迪愣了下。

    但下一刻,他的眼睛渐渐瞪大。

    “啊!是你们啊!”

    马迪惊叫了声,但随后他有些懵逼了。

    “这这”

    目光呆滞的看着两人,以及那五张在两人身前漂浮的卡牌。

    尼玛!

    宗师强者!

    要不要这么吊啊!

    我和一位宗师里的高手吹了半天牛逼?

    此时的马迪是彻底懵了。

    “他们在干嘛?怎么都看着我们?”紫妍的大眼睛眨了眨,在张汉耳边小声问。

    “你们这是瞅啥呢?”刘教官挠了挠头,将怀里的宝物紧了紧。

    “刚刚他们在打架。”张汉看了眼紫妍轻笑这回答。

    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他刚刚斩了一位武道宗师。

    “呃呃呃”

    法加尔目光死死地看着张汉,最后一口气消散,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紫妍和刘教官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再开口言语。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张汉身上。

    心中惊疑。

    他到底是谁?如此年轻,竟然便可斩杀法加尔?

    尤其是那位鲁师弟几人,瞪着眼睛,有些蒙圈。

    这不是之前碰到过的两人吗?

    这么强悍?

    “感谢少侠的救命之恩。”

    这时候天符门长老傲元对张汉弯腰行礼,朗声说道。

    而张汉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

    “呃”

    马迪拱了拱手,心中有些忐忑,刚要说什么的时候。

    却见张汉淡淡一笑,看了他一眼,道:

    “你走的太匆忙,还没来得及道谢,你的符箓还不错,很好用。”

    “啊?是吗?哈。”马迪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尴尬啊!

    自己给武道宗师符箓,还劝他们留在那安全的地方,哦呦!

    说了一句话,张汉便牵着紫妍的手向前走去,仿佛就是路过一样。

    刘教官屁颠的跟在后头,看着众人,拍了拍自己胸口的天材地宝。

    看见没,大树底下好乘凉,我有大腿抱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