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订婚之日

神级奶爸 第四百四十八章 订婚之日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5、80】

    到了一楼大厅,苏龙直接带头走向侧面,那里有通往后侧广场的门。

    一楼的行人还是不少的,见到苏龙一脸笑容的带着这位年轻男子向前走着,很多人都愣住了。

    “苏首长一脸的微笑,我凑,好罕见啊!”

    “那个帅哥是谁呀?哇,能让苏首长这般对待,显然是个大人物。”

    “会不会是苏木?”

    很多见状的人都在议论着,这时候在他们身旁的队长见状后脸色一缩,道:

    “小点声,那不是苏木,苏木在后侧的广场呢,他可是一个真正的大人物,甚至要比咱们苏首长还厉害。”

    “嘶”

    很多倒吸凉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还能比苏龙更厉害?

    在很多人的目光下,张汉和苏龙走出了侧门。

    办公楼的后侧是一片广场,在广场边左侧边缘处有着一块方形沙地,大概有三十米的长宽,此时苏木站在中央,他的对侧是魂组一位高层,宗师前期。

    两人的四周站在大概十余人。

    看得出来,两人刚刚经历过战斗,此时苏木对侧中年人的双脚被一缕缕沙子形成的绳索捆绑,沙子不断的向上蔓延,看样子不出三个呼吸便会形成一个五花大绑。

    “苏公子厉害,我输了。”

    中年人苦笑一声,拱了拱手说道:“苏公子对于土系之法的领悟很厉害,几个招式打的我眼花缭乱,本以为防御下来可以反击,但谁知脚下却另有杀招,苏公子果然还是太厉害。”

    “是啊,苏公子领悟出土系之术,当真是妖孽,我们现在也只是能运用灵力来完成几个威力低的杀招罢了。”

    “”

    周围数人连连赞叹,当然,除了那位中年人以外,其他人大部分是天阶大师,少部分是地阶大师,也看不明白个所以然。

    “妖孽?”苏木微微摇头,目光看向后侧,很钦佩的语气说道:“他才是真正的天骄。”

    众人闻言后愣了下,脑袋齐刷刷的向右转动,当看见几十米外的张汉后,不少人变了脸色。

    “狠人张!”

    人们都沉默了下来,也非常认可苏木的话语,但同时心里也有些怪异。

    细算一下,听说这位狠人张才二十六岁,想一想便让他们背脊生寒。

    才二十六岁啊,他们都拿他当老一辈的强者来看的。

    在看苏木,虽然天资高的妖孽,但也快二十四岁了,还真的无法和张宗师相比,忍不住让人心生感慨:

    “华国先出青帝,后有横现狠人张,终究是地广人博。”

    在众人的目光下,苏龙和张汉走到了近前。

    “苏长官,张宗师。”

    众人陆续打了招呼。

    在魂组当中,也有普通的工作人员,武道界的人会叫苏龙为苏长官,普通人便称呼为苏首长,不过不管怎么叫,他都是魂组的掌舵人。

    苏龙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苏木,笑眯眯的说道:

    “小木,我特意请张宗师过来指点指点你,在修行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啊!”

    “啊?”

    苏木愣了下,随即欣喜若狂,赶忙拱手说道:“谢谢爷爷,谢谢张宗师。”

    “嗯。”

    张汉迈步走在沙堆上,距离苏木十米定住身形。

    “呃,我”苏木见到张汉在看着自己,心中赶忙沉吟起来,将问题述说道:“四年前我偶然间看到一场泥石流,那一股股无法抵挡的力量让人心惊,突然顿悟,领悟出土系之法,经过几年的钻研和领悟,有些心得,但我如今遇到瓶颈,攻击的方式有所变化也只是换汤不换药,比较费解出路在哪。”

    “你把你最厉害的手段向我施展一下吧。”张汉摆了摆手说道。

    “好的,那张宗师我开始了,这一招是游蛇闪,我用一年时间所悟而出。”

    苏木说了一声,蓦地,他的双手挥动,灵力不断飞舞,在他身前三米处一道细小的旋风卷起沙子,形成一条蛇的外貌,猛地向前穿梭而来。

    蛇的身躯虽然看着很小,但威能却让旁边的数位气劲大师连退数步。

    而且这一招式,苏木并没有用过多的灵力来控制沙子,他对于土系之法的领悟让他对于沙石土地的运用得心应手。

    “苏公子这一招很凌厉啊,若是他刚刚就使用,我怕是根本挡不下来。”那位之前对战的中年人连连说道。

    但是他的话语声刚落。

    张汉便平静的挥动了下手掌。

    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长蛇撕碎。

    同时张汉微微摇了摇头:

    “太花哨了。”

    唰!

    苏木表情微僵,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一年的时间领悟出的攻击被人否定,多少有点不舒服。

    “我这一招是困人之术。”

    苏木又道了一声,手掌突然向前一拍,只见张汉脚下的沙石猛地化作绳索向上盘旋而来,看似想要将张汉捆绑。

    这时,旁边的那位中年人目光一亮。

    “我刚刚就是败在了这一招,不知道张宗师会如何化解!”

    他知道张汉定然能破解。

    但是没想到竟然破解的如此之快。

    那沙石所化的绳索刚刚到达张汉的脚边。

    只见张汉脚微微向下一踏。

    砰!

    两道绳索直接被震碎。

    “控制力太低。”

    张汉又摇了下头。

    内心有些感慨,终究是末法时代,没有诸多完整的法术、神通、秘技和传承,独自走着领悟之路,很难。

    略一沉吟,张汉给了个自己的意见:

    “你这困人之术多练练还可以进步,不过威力有限,我倒是认为你这两招可以融合一下,一招出,地刺现,威力会大很多。”

    轰隆!

    本来被打击的内心有些沮丧,但听到这句话后,苏木的脑海猛地炸响。

    一副画面在脑海中渐渐形成,游蛇闪通过困人之术来施展,直接从敌人脚下生成,将蛇形换成枪尖儿,突然刺出,威力的确更上一层楼。

    “受教了!”

    苏木拱手说道,想了想,最后两招攻击手段并没有选择施展,那是他压箱底的绝技,感觉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他说道:

    “我还有一防守招式,叫厚土之盾。”

    说罢,他手臂拱起向前一伸,顿时一道道灵力在他身前形成一个大盾牌,一缕缕沙石向上蔓延。

    同时苏木说道:

    “这让能量盾的防御力提升了一倍。”

    张汉见状嘴角升起一道忍俊不禁的笑容。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般天真,认为在灵力上加一些东西便能获得更好的效果,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想了想,张汉摆手说道:

    “你这厚土之盾只是无用功,看来你走入了误区,你要先领悟招式,在赋予厚土之力,不断的尝试来融合自己的战技,而非根据厚土之力来领悟技能。”

    “五行相生相克,你只钻研土系之术,自然会慢会遇到瓶颈,就比如说这水。”

    张汉的话语刚刚落下,衣兜上的蛟龙牌猛地一颤。

    一股股半透明的海浪将苏木包围,感受那股磅礴的能量,苏木有些出神。

    “天地之性,众胜寡,故水胜火。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

    “这句话重点在众胜寡,没有绝对的相生相克,土克水,但水亦能覆土,五行之学无比玄奥,你现在连一丝皮毛都未曾了解,路还长,以后慢慢领会吧。”

    说罢,张汉收回能量,看着苏木又说了一句:

    “有时间多钻研一下其他属性,首先水和木要了解一下,有条件可以和精通之人切磋一番。”

    “时间不早了,告辞。”

    张汉看了眼苏龙,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刚走出几步,苏木缓过神来,目光有些复杂,看着张汉的背影拱了拱手,大声道:“多谢张宗师!”

    张汉并没有回头,径直走入了写字楼。

    苏龙看着张汉的背影,缓缓摇头:

    “张宗师太强,几年前我见过青帝一面,感觉他并没有张宗师这般深不可测,我倒是觉得,他才是不显山不漏水的绝世天骄。”

    “可青帝的突破很快,这几年怕是也到达宗师后期了。”那位中年人说道。

    “他们这种人不能以常理度之,不过张宗师却是令我折服之人,拥有如此滔天本领,却在闹市中开餐厅,大隐于市,寻求平静,这番心性,非常人所及。”

    苏龙轻叹口气。

    就连他这年迈之人都放不下武道的追求,更何况一位青年男子呢。

    其实苏龙也有点奇怪。

    在众人的目光下,张汉的身影消失在写字楼前。

    到了前部广场,没走几步那位开车的男子便迎了上来。

    “张宗师,我来送您回去。”男子恭敬的说道。

    “嗯。”

    张汉点头,和他上了车后,缓缓向紫家庄园驶去。

    刚离开广场,张汉拨通了紫妍的号码。

    “老公,你忙完啦?”

    “完事了,你在哪?还在看衣服吗?”张汉问道。

    “都选好了,是一件粉色的吊带裙子,现在正往家里去呢,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紫妍回答道。

    手机中隐隐传来了萌萌的话语:“粑粑,我们马上回去了,你快回来呀!”

    张汉笑了两声:“我也差不多时间,那回去再说吧。”

    “嗯嗯。”

    紫妍回答了声。

    前侧开车的司机也听见了张汉的话语,想了想脚下用力踩着油门,速度快了很多,不到二十分钟便驶入紫家庄园,来到紫强宅院前,见紫妍和萌萌正在门口的小草坪玩着。

    张汉便很快的下了车。

    “粑粑!”

    小家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张汉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都想粑粑了呢。”萌萌在张汉的脸颊亲吻了口。

    张汉笑了笑,抱着萌萌和紫妍回到放入。

    一进门,便看见战意盎然的紫强坐在小茶几前,围棋都已经摆好了,他一脸沉重的看着张汉,道:

    “小汉,来,大战三百回合!”

    “额”

    张汉有点无语,还想要陪萌萌玩会儿呢。

    同时心里在琢磨,是不是要给岳父杀个片甲不留?

    细想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当陪练吧。

    下了三局,紫强赢得舒爽,笑么呵呵的去做晚餐了。

    张汉这才有了空闲时间。

    走到沙发后侧,在紫妍耳边小声道:“闭上眼睛。”

    “额?”紫妍愣了下,大眼睛快速眨动三番,随后乖巧的闭上。

    这时候许心雨和萌萌都好奇的看着张汉。

    只见他都兜里拿出一条项链,缓缓的戴在了紫妍的脖子上。

    “好了。”

    张汉轻笑了声说道。

    紫妍睁开眼睛,赶忙低头看了一眼,目光只能看到项链的下半部位以及那可精光闪烁的玄空金。

    “呀!你把这个做成项链啦?”

    紫妍很惊喜的说道。

    说完她赶忙站起身,跑到镜子前仔细看了三番,随后目光看向张汉,抿了抿嘴唇:“好漂亮。”

    “你才是最漂亮的。”

    张汉微微一笑,从紫妍的目光便能看出,如果这时候岳母没坐在那,估计会送上一个香吻。

    “唔,还有萌萌呢呀!”萌萌嘟囔着说道。

    “哈哈哈,你也是最漂亮的。”张汉摸了摸萌萌的小脑瓜。

    小家伙这才心满意足。

    许心雨喝了口茶水,笑呵呵的看着紫妍的项链,说道:“很好看的项链,很适合小妍。”

    “那当然啦,这是他特意给我打造的。”紫妍美滋滋的说道。

    “粑粑,我也闭上眼睛了,我也要惊喜。”

    萌萌抬头看了眼张汉,随后赶忙闭上了眼睛,正儿八经的坐在这里等着。

    张汉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想了想,手指一动,在侧面的食品袋里飞出一块奶糖,飘到手心。

    这让许心雨的目光有些奇异,她很少见武者出手,还是第一次看见隔空取物这般本事。

    又想到如此厉害的女婿整天陪着紫强下棋,输的不厌其烦,她就有点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好没好呀,粑粑。”

    萌萌有点迫不及待的问。

    “好了,睁开眼睛吧。”张汉将手掌放在了萌萌的脑袋前侧说道。

    “哎呀!奶糖!”萌萌的大眼睛一亮,也很惊喜的欢呼着:“哇塞,粑粑好棒棒,有奶糖吃喽。”

    萌萌特开心的拿起奶糖,剥开皮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见到萌萌可爱的小样子,三人都摇头笑了起来。

    其实有时候小孩很容易满足,喜欢被关注、关爱。

    坐了十几分钟,众人开始吃晚餐,饭后休息一会儿,紫强的目光又缭绕起一股股战意。

    “岳父,咱们在下几盘?”

    得了,这次还是主动问吧。

    张汉便先行开了口。

    “正有此意!”

    紫强缓缓道了一声,和张汉再次入了战场。

    一直到九点半,棋局结束,大家也都各自去休息。

    但此时在紫家广场上,却是张灯结彩,很多人都在忙碌,布置订婚现场。

    由上任家主紫晴天在这里亲自看着,同时他也发放出邀请函,在前些日来的那些所有人以及很多名流都在名单上。

    饶是如此,也有一些人不请自来,也并非是他们疏忽没有给邀请函,而是因为平时的关系并不深,甚至有的都不认识。

    于是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钟。

    紫家庄园外两侧的路边的极为拥堵,可谓是水泄不通。

    此时一辆公交车夹在中间,十分钟连动都没动一下。

    但此时车里的诸多乘客却并没有开口催促,而是静静有味的看着四周,甚至有不少人拿出手机照片录像,惊叹声时不时的传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多的豪车?我的天啊!”

    “那辆不是全球限量十台的法拉利吗?”

    “后侧也是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

    “劳斯莱斯,迈巴赫,加长宾利,布加迪,怎么这么多的豪车?感觉新佳坡的豪车都在这里啊!”

    “这不是最重要的,你看他们的车牌!看见那一串的七没有,那是凌发集团的董事长凌先生的座驾,看见那一串的0没有?那台车的来头可更大了,是胡首的座驾!这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画面啊,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

    车流很拥堵,但是也有在前行,但公交车的司机却一动不动,没有一丁点驾驶的意思。

    这倒是让有些着急办事的人不耐烦了,催促道:

    “师傅,前面都能挤过去了,咱们赶紧走啊,我比较赶时间。”

    司机转头缓缓看了他一眼,苦涩的说道:

    “大兄弟,要是平时我也就挤过去了,但现在,换做你你敢动吗?前面这些车,要是刮了谁的,我就完了,你要是实在着急,那就下车吧,我真的不敢动,没看见左边那一片私家车都不敢动吗?抱歉。”

    “这哎,那开门吧,我下车。”最终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也是真的不敢挤。

    这一幕让周围太多的人无比愕然。

    到底是什么情况,让新佳坡这么多的大佬亲自过来?

    紫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怎么猜也猜不到,这只是紫家的订婚仪式。

    同时这也和很多的大佬比较繁忙,只能抽出时间,所以才在十一点钟赶来,结果就堵在这里了。

    好在车还在缓慢而动,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拥堵半小时,车队终于陆续的进入了紫家庄园。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