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血震冥王咒

神级奶爸 第四百五十五章 血震冥王咒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9、80】

    张汉漂浮在空中,双目闪耀着精光,手掌掐诀。

    在那血色光幕后,宛如一尊魔神。

    让李战等人面色愈发的沉重。

    李家主,李昆等人更脸色惨白,这一幕来的也太吓人。

    更为可怕的是,自家老爷子和其他几位风云榜顶尖强者,面对这一幕也无济于事,这让他们的心底渐渐冰凉。

    对方在施展招式,自己一方只能看着,简直太压抑了。

    就连伍宗师都有点惊疑不定,因为感受得到,从张汉身上涌现而出的能量,太多太多了!

    “如此之多的能量,怕是能汇聚成宗师巅峰的全力一击。”徐长老脸色有点泛白。

    如果真的是宗师巅峰的全力一击,怕是他们在场几人要死一半!

    不光光是他们。

    在山腰处的人们更为心惊。

    “这是什么招式?闻所未闻!简直太可怕了,李宗师那些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不愧是狠人张,一出手便惊天动地。”

    有人连连摇头感慨。

    也有少许人和李家有些近,眉头紧皱,冷声道:

    “哪怕这一击很诡异,但终究是不可能将李宗师等人斩杀,用如此多的能量,待光幕散去,便是张寒阳的死期!”

    此言一出。

    全场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看来这一场战斗,定然有一方会陨落啊!”

    “也不知谁能赢,不过张寒阳力压可以说是五位风云榜强者,足矣傲然武道界了!”

    “”

    这边在议论纷纷。

    雷天南则在张汉后头懵逼着。

    左看右看,正好见到一脸呆滞的冷护法跑了过来。

    这才有了宣泄心情的对象:

    “这招式太可怕了,好像是阵法融合了法术,现在好像又是咒术,这到底是什么?”

    雷天南的目光很是沉重,虽然明知道冷护法也看不懂,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声。

    这明显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张、张宗师一人力压五位强者?”冷护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着高高在上,悬浮空中的张汉,他的心底一时间竟然生出朝拜的心绪。

    那好像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让他身心发颤。

    “他这一击我也看不懂,好像还在酝酿,应该是某种威力惊天的咒术!”雷天南的眼睛眨也不眨,缓缓说道:

    “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之术,深不可测,我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一个刚出世的老怪。”

    说完,雷天南摇头苦笑了声。

    这一场战斗他完全无法插手,也只能等待光幕散去后,再看看情况了。

    殊不知,他的一席话语,直指事实。

    此时,张汉依旧在施展着。

    各个穴位的灵力不要钱似的充溢其中。

    此术、名为血震冥王咒。

    欲施展此术,需金丹起步。

    但张汉通过对修仙的理解,运用聚灵穴,虽有些勉强,但也成功的施展而出。

    先是一个锁龙阵。

    然后又是通过蛟龙牌施展青冥印。

    两招的目的是为了困住主宅中人,而这血震冥王咒,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此时在主宅内。

    感受那血幕传来的波动,在场极为宗师的脸色都变得极为凝重。

    看不懂。

    未知的事物是非常可怕的。

    李战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他眸中深处寒芒一闪,蓦地开了口:

    “一同出手,打破这血幕!”

    话落。

    他身上的气势浑然雄起,一股股灵力破题而出,伴随着龙脉的金色龙魂。

    一招火龙斩全力打出。

    这时候身旁的徐长老也不留手,双手汇聚在一起,画了两个半圆,打出一道雷龙卷。

    这一次的雷龙卷比新月山上施展的要大十倍。

    显然他当时也留了后手!

    伍宗师作为风云榜第九,也是李战一侧的第二位后期宗师。

    实力自然不低。

    只见它右手光芒一闪,一柄漆黑的红缨长枪出现手中,他拿着枪猛地向前一刺。

    哗啦啦!

    一道闪电般的流光刺出。

    在边缘的马宗师、杨宗师,皆全力打出了一道攻击。

    五道攻击前后奔着张汉气势汹汹的袭来。

    若是换做其他的后期宗师,怕是这一刻也要避让开来。

    但张汉依旧面无神情,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似的。

    他的双目光芒四起,也让人感觉不到在目视哪里。

    但李战几人,打出攻击后,隐约的感觉到,对于这几道攻击,张汉好似连看都没看一眼。

    但是

    大黑见到这一幕,怒了!

    “喔嗷嗷!”

    它的表情极为狰狞,漏出嘴里的巨齿,目光凶悍,身子一动,在几道攻击来临之际,它猛地向上一跃。

    呼!

    跳出十米高,伸出硕大的拳头,要怼向那几道攻击。

    但是下一刻。

    那几道攻击打在血幕上,使得血幕颤抖起来。

    紧接着,那攻击中所蕴含的恐怖能量尽数被血幕吸收。

    使得血幕的颜色又深一分,在血幕上偶能看见几缕飘散的黑雾。

    “喔?”

    大黑的身子落地,看了眼张汉,挠了挠头。

    主人就是列害,看的俺大黑都迷糊了。

    这一幕让山腰处的众人都看呆了。

    “那到底是什么招数?是阵法还是什么?也太强悍了吧?李宗师几人的一轮攻击都轻易化解。”

    他们根本想不明白这是什么。

    而且哪怕是阵法,虽然也有如此威力,但那些阵法也不是这样很快便摆设好的啊!

    就连雷天南都看不懂了。

    到底是什么招数,才将几人的攻击都吸收掉的?

    这个疑问在李战等人心头也缭绕着。

    他们目光极为警惕的看着张汉。

    “又被吸收能量了,我们不能攻击。”徐长老皱眉说道:“连连不断的攻击会强化他的阵法,我们按兵不动即可!”

    “说得对。”马宗师脸色阴沉,目光死死地盯着张汉,冷哼一声:“我看他也就是在故弄玄虚,这阵法本身便没有攻击性,他也只是在装腔作势罢了!”

    “小子,待你血幕散去,便是你陨落之时!”伍宗师嗤笑道。

    虽然话语中在嘲讽,但他们目中的警惕依旧很浓。

    虽有血幕的存在,他们的话语如同往常传播开来。

    雷天南闻言脸色凝重了一些。

    心中有些感慨。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武者中也是如此,李战和伍宗师等人的脾性还真是臭味相投。

    不过雷天南也有些警觉了,知道血幕一旦散开,那便是滔天大战将启之时。

    但是

    就在这一刻。

    张汉的手臂突然向两侧伸展开来,一道沉闷的话语仿佛从天上传来:

    “血震冥王咒!”

    哗啦啦!

    血幕上突然散发起红芒,笼罩整个主宅区域。

    攻击来了!

    李战等人心中一跳,全神戒备,目光极为警惕的盯着张汉。

    围绕众人的光波依旧在。

    如果真的有什么攻击,那光波会率先被破。

    一秒钟、两秒钟很快,十秒钟过去了。

    全场依旧没有动静。

    李战数人的目光依旧在盯着张汉,没有放松警惕。

    直到,二十秒钟过去后。

    “装腔作势!”

    徐长老一声怒喝:“张寒阳,待你血幕散开,我等必定斩你!”

    “哦?是吗?”

    这时候,张汉双目中的光芒散去,依旧漂浮在空中,目光平静,但嘴角却有一抹嘲笑,他淡淡的说道:“我等着。”

    “你!”徐长老当真是气炸了。

    李战的眸子也愈发冷冽,声音冰冷的说道:“阵法能量再多,也是有限,你只能困得住我们一时”

    话还未落。

    “二、二伯!”

    一道带有无比惊惧、颤抖的哭腔从后侧传来:“二伯,我这是怎么了?你快看看我!二伯救我!”

    唰唰唰!

    李战等人顷刻间转过了头,向后望去,画面却让他们如坠冰窟!

    只见李家主正向李战跑来。

    但他的脸,皱纹愈发浓郁。

    他的手、

    缓缓的在萎缩。

    他的头发、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

    他笔直的身体,也变得弯曲开来。

    一步、两步

    他只向前走了五步,便好似成为了九旬老人。

    身体颤颤巍巍。

    向前迈出第六步的时候。

    他的双目中扬起一道死气。

    整个人瘫倒在地面上,看着李战,用无比苍老的声音嘶哑的叫着:

    “二伯,救!”

    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他的皮肤,极为快速的萎缩。

    好像是速度加快n倍,在三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化作了一片枯骨。

    又过了两个呼吸,枯骨化作了粉末,缓缓消散。

    “嘶!”

    徐长老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目光扫向其他人。

    也是一片哀嚎,和李家主年岁差不多的,都已经化作枯骨消散。

    还有李昆等三个年轻人。

    此时也变成了九旬老者。

    他看着李战,哭嚎:

    “二爷爷救我,二爷爷快救我”

    “啊!”

    李战吓的脸色一白。

    在这一刻,见到这匪夷所思的画面。

    他堂堂风云榜第三的武者、害怕了!

    但紧接着,李战的灵力透体而出,钻入李昆的身体中,他却发现,李昆更为迅速的化作了枯骨,随之消散。

    “这”

    李战的脸色无比难看。

    还有最后两人,他们瘫软在地上,对着李战伸手,低沉的叫着:“二爷爷救命。”

    哐啷。

    李战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碰倒了后头的椅子。

    他瞪着眼睛,看着化作枯骨消散的两人,他的内心在这一刻,慌了!

    “这、这怎么可能?”

    李战的手掌微微一颤。

    “为什么会这样?”徐长老的脸色一片惨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术才能有如此夺人生机的威力?

    “糟了,我的修为!”

    突然,伍宗师脸色大变,骇然失声:“我跌落到中期了!”

    “啊!”

    其他四人吓了一跳,仔细的感受体内,蓦然发现,他们的修为正以感觉得到的速度流失着。

    这次他们再也沉不住气了。

    目光中都升起了慌乱。

    “快!防御!”

    马宗师大叫一声。

    只见几人纷纷拿出守护法宝。

    李战拿出一个柳叶,化作淡蓝色光芒围绕身体。

    其他人也都拿出各自的宝物。

    一时间场上光芒四起。

    守护法宝施展后,场上仅仅剩下了他们五人。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骇然。

    这等手段,简直太逆天!

    下一刻。

    李战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无、无视防御!”

    徐长老突然颤声说道。

    几人突然感受到,他们的实力,依旧飞速的流失着。

    仿佛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吸收。

    他们不断的用各种能用的东西来防御。

    但一分钟后。

    李战面无血色的说了一声:“我、我跌落到中期了!”

    “这”徐长老再也沉不住气,目光赶忙看向张汉,大声道:“张宗师!有话好说,你快点将血幕散去,有话好好说,我们愿意赔偿,五行炉给你!都给你!”

    他的目光已近乎疯狂,他不想死,他知道如果几人的修为在跌落一些,那张寒阳一人便能将自己等人斩杀!

    生死关头,由不得他们几人不慌。

    话语声响彻整个主宅,山腰处的人已经达到两百多,还在连绵不断的来人。

    见到这一幕,场上寂静的可怕。

    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泛白。

    这等手段当真是太过逆天,让他们遍体生寒。

    如果换做自己在里头,怕是和那十几个常人一样,化作枯骨,化作粉末。

    “这这这”

    雷天南和冷护法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手掌发颤,感觉腿都有点软,看着张汉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尊魔头。

    “我的天”雷天南呆滞的看着主宅。

    面对徐长老的话语,张汉视若不见,脸色依旧平淡,淡漠的目光让李战等人身心冰凉。

    “我不信!啊!”

    马宗师感受修为跌落到宗师前期,他的意识模糊,疯狂的咆哮了声。

    身子一动,向前冲了过去,同时打出了数道攻击。

    李战等人见状赶忙跟了上去,也疯狂的打出攻击。

    但到达血幕近前。

    那来自于灵魂的撕裂感,让他们承受不住。

    “啊啊啊!”

    向前再次冲了两步,李战等人无奈后退。

    但少了一人。

    马宗师!

    他依旧在向前走着,一边痛苦的哀嚎一边向前。

    求生欲可谓是很足。

    近了。

    在他的手掌即将触摸到血幕的时候。

    “啊!”

    他嘶吼一声,身体仿佛遭受攻击,倒飞而去,摔倒在李战几人身前,毫无声息。

    “马宗师!”

    李战瞳孔一缩,赶忙碰了碰他的胳膊。

    见到马宗师自顾自的坐起来,他们几人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

    “啊、哈哈哈,你是傻逼。”

    马宗师指着李战大笑道。

    “嗯?”李战目光一顿,有点茫然的表情。

    “你也是傻逼,你也是”马宗师又指了伍宗师和徐长老几人。

    “他、他疯了?”

    伍宗师的眼睛渐渐瞪大,不敢置信的说道。

    李战的目光也骇然的看着血幕: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竟然让一位武道宗师的魂魄受损,变成痴呆,还能吸收能量,还能消退人的修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除了马宗师以外,其他四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目光中的决绝。

    “上!”

    唰!

    几人身子一动,攻击不要命似的打向血幕。

    此时周围的众人都已看呆了双眼。

    只见血幕中光芒四起,招式尽出。

    “这也太可怕了!”

    山腰处的人们连连倒吸凉气:

    “张宗师一人横压李宗师等五人?”

    “看情况,他一人要斩五人,铸就无上神话!他就是神!只有神才有如此能力!”

    不少人看着张汉的目光都变了,如同注视神明。

    因为这般能力,实在让人看不懂。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招式,也不是说施展就施展的,对张汉同样也有影响。

    在人们的目光中。

    血雾中的攻击维持了整整十分钟。

    到了最后,李战等人发现他们的修为已经跌落到天阶大师。

    他们已经近乎咆哮的吼道:

    “放我出去!”

    “啊啊啊!张寒阳!!!”

    终于,又过了两分钟,当他们的实力跌落至地阶大师的时候。

    张汉呼出了一口浊气。

    他的目光平静的看了眼后侧的大黑和小黑。

    手掌微微一挥。

    顿时光幕中的血色散去。

    同时张汉平淡的说道:

    “去吧。”

    “喔!喔喔喔喔!”

    大黑闻言吓了一跳,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

    不了不了,那里危险,俺怕疼。

    张汉的嘴角升起一丝忍俊不禁的弧度。

    但小黑的眼睛滴溜溜的看了眼,随即漏出凶相,身子一动蹿了进去,只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在主宅中不断的飞舞,突然,在边缘疯狂蹦跳的马宗师,黑影拂过,他的身上飘起一阵血雾,倒在了地上。

    第一位风云榜宗师、毙命!

    “喔嗷!”

    大黑这下也来劲儿了,身子冲了进去,直奔李战而去。

    李战看着三米高的大黑。

    目光中有些迷茫。

    它不是只有两米五吗?

    不是奄奄一息了吗?

    为什么现在是毫发无损,为什么到达了三米高。

    见到大黑跑来,李战的目中漏出凶相。

    自己跌落至地阶,已无法面对张寒阳。

    左右都是死,那还不如拉个垫背的。

    于是他的手掌悄然间多出一把尺长短刀。

    被隐藏在手臂后侧,目光冰冷的迎了上去。

    当到达大黑近前后,他横起了短刀,嘴角漏出一道狞笑,疯狂的吼道:

    “给我死!”

    但下一刻。

    咔咔咔

    在他的目光中,自己的短刀被大黑一圈打的寸寸断裂。

    那硕大的拳头轰击在自己的胸口。

    “噗”

    李战的身子倒飞而去,砸在十五米外的地面上,口吐鲜血,目光骇然的看着大黑,身子一颤:

    “宗、宗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