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恭敬的盖如龙

神级奶爸 第五百三十九章 恭敬的盖如龙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55、80】

    张寒阳!

    这三个字好似拥有了一股魔性。

    让朱挥的脸色一变再变。

    到最后,是一脸的骇然。

    或许在东北的武道界,说起张寒阳,可能还有一部分人不知道。

    但身为国安局h省的总管,他对这个名字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

    更知道、他在短短数个月的时间,是怎样碾压香江武道界。

    秒杀赫擎天、踏灭香江王者李家,一人横压小世界数位天之骄子,被香江季无双老爷子称之为神境之下再无敌手!

    “妈的,香江狠人张!”

    “他怎么在这?”

    “我草!我怎么办?”

    “这可是一尊地地道道的狠人,万一我一个眼神不对,给我干了可咋整?”

    “嘶!”

    想着想着,朱挥的内心一凉。

    自己可是刚刚晋升宗师后期,不要说自己,哪怕是早就进入后期,也挡不住狠人张啊!

    怎么办?

    朱挥一时间愣在当场。

    这让周围很多人都有些惊疑了。

    “他看的是什么?”

    “难不成他还有很厉害的身份?连总管大人都在沉思?”

    姜家人、田家人、白静、白平原等等、几乎九成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朱挥的身上。

    直到十秒钟后。

    朱挥神色一动。

    迈步走向了沙发一侧。

    “总管大人、动了!”

    “他终究是选择要出手了吗?”

    白平原的目光死死地锁定着朱挥。

    其他很多人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因为在他们看来,h省柄安总管朱挥,要动手了!

    但谁承想。

    接下来发生的画面,让这些‘有了心理准备’的人瞠目结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只见朱挥的步子越来越快。

    到最后,近乎三步并两步,越过跪在地上的人群,他连看都没看一眼,越过在场顶级大少田明、白平原、甚至有些厉害的白峰,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直冲冲的走向前头,最终立于茶几前侧。

    “h声国安局总管朱挥、见过张总管!”

    朱挥双手抱拳,对张汉行礼、语气恭敬的说道。

    “谁???”

    那些原本有所猜测的人,感觉自己的脖子仿佛被掐住了,甚至眼睛都是一眨不眨。

    “他、他叫的什么?”

    “他认识眼前男子,他竟然对那个人行礼问好!”吴莹的身子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用右手捂住了因震惊而大张的嘴。

    “总管?”

    白静的脑海里只缭绕了这两个字。

    总管所代表的、是一省之地国安局的最高管理!

    甚至总管朱挥的身份都要盖过他白家的家主,就是这样厉害的一个地位!

    可那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是总管!

    自己的哥哥哪怕在优秀,和总管相比,就像是星星和太阳只见的差别!

    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就连白平原也深知这一点,在听到这两个字后,他面如死灰!

    甚至连他的长辈白峰,也是脸色一顿。

    “张总管?”

    “是谁?”

    “同是总管,为何朱挥要这般客气?甚至都不顾我白家情面,来奉承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他的背后站着很大的势力?还是说”

    突然,白峰的心底产生了让自己都害怕的想法。

    “他比朱挥要强!还强了很多?”

    “这可能吗?”

    “但愿、不是这样!”

    事已至此,白峰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会有个结果,如果他真的是个人实力太强,那自己一行人就危险了。

    等等!

    还有盖如龙!

    突然间白峰的目光一闪,最后的希望全都放在了盖如龙身上。

    而在一旁跪着的韦照东。

    此时可谓是心胆具颤,面如死灰。

    他根本无法想象,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才能力压这么多的势力。

    自己是这件事情的原因,若是他们谁少有怪罪。

    莫要说自己会遭殃,怕是整个韦家都要遭殃。

    这由不得他不瑟瑟发抖。

    甚至田明在一旁,完全不敢言语了。

    相比于韦照东还有白平原,他一时间竟然感觉自己算是幸运的!

    幸运的?

    或许还真的是吧。

    在众人骇然失色的目光下。

    张汉抬头看了朱挥一眼,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点了下头,手掌一动,代表香江国安总管的令牌收回了空间戒指当中。

    “呃张总管。”

    朱挥的余光偷偷的扫了眼白峰,想了想还是说道:“恕我多说两句,不知他们是怎样招惹到了您,反正不管怎样,也是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张总管能否给朱挥三分薄面,能商量尽量别动手。”

    说完,朱挥小心翼翼的看着张汉的表情。

    谁承想,张总管还真的点了下头。

    嚯!

    一时间让朱挥心花怒放,感觉倍有面子。

    “那我就说说。”

    张汉看了眼时间,道:“现在九点钟了,我今天特意抽出时间来和老朋友聚一聚,却三番被人打扰。”

    “我见这个韦少是吧?要对我的人动手。”

    张汉说话间,仿似有些无聊,又端起了一杯红酒。

    这让韦照东一瞬间脸色惨白,吓得瘫坐在地,面如死灰。

    “宗师不可辱,更何况是张总管,韦照东此举,当罚!”朱挥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的想法是,花费最小的代价来平息张总管的怒火。

    这尊杀神可是连李家都能踏灭,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在场这么多人,经不起张总管的大手一挥啊!

    “之后他有找来了这些个大少”

    张汉的嘴角挂起一道笑容,似乎比较满意朱挥的态度一般。

    话还没有说完,朱挥便沉声回应:

    “他们此举、当重罚!”

    哗啦啦!

    朱挥此言,让众人脸色一变,包括这些大少的长辈。

    “我还听说、我的这位老朋友。”说着,张汉轻轻的拍了拍傅洪山的肩膀,目光却是在看着朱挥,说道:“他在姜家备受白眼。”

    “狗眼看人低、当诛!”朱挥眉头一挑,冷声回答!

    嘶!

    一句话,吓坏了姜家主等人。

    草!

    明明是他们惹的事情,你说当罚。

    到了我们这里,你tmd说的当诛???

    姜家众人可谓是一脸的懵逼。

    懵逼的同时,心里一片冰凉。

    这是要杀鸡给猴看?还是推出来一个势力弱的当这个挡箭牌?

    该不会真的要‘当诛’吧?

    姜家主身子一软,踉跄了下,差点倒在了地上。

    其实朱挥这句话,是顺口就说出去的。

    就连张汉都微微愣了下,也没在意。

    也懒得在说其他的什么,他觉得一句话给傅洪山借势几乎就够用了。

    随即,张汉看了白平原一眼,不着痕迹的说道:

    “之前他说,东北盖家的年轻翘楚盖如龙会来,还说他来我还怎么坐得住,所以我在给你们二十分钟,过后他没来,便让你们的家主亲自来领人吧。”

    说完张汉自顾自的喝了一口红酒。

    一句话,让朱挥看着张汉的目光有些惊疑不定。

    什么情况?

    怎么感觉他好像是在针对盖如龙?

    以他的实力和身份、地位,盖如龙在怎么厉害,也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要知道,盖如龙虽然算作天骄。

    但石锋候、叶龙渊、青帝、沐雪,随便单拿出来一个,都是力压盖如龙的角色。

    更不要说眼前这位狠人张了!

    在一个多月前,华国武道界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张寒阳这个名字。

    不久前,更是有一句话来赞誉当下最具有代表性的天之骄子:

    北有天骄青帝,南有狠人张寒阳!

    而几天前,张寒阳一人力压小世界的数位天骄,他的名头在很多人的心里,已经盖过了青帝。

    这样一个狠人。

    盖如龙、他行吗?

    怕是他的爷爷盖行空才能与之平等对话吧?

    这一刻,朱挥突然感觉到,今天的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白平原。

    这位素来面对大事面不改色、不动如山的杰出大少,此时已经慌了神。

    “张总管!”

    白峰从朱挥的态度,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更是在思索张总管许久之后。

    突然间,一个名字在他的心底浮现。

    咯噔!

    他的心脏仿佛漏了两拍。

    是、是那位狠人?

    他属实吓的不行,在朱挥说话的时间,他连连的深呼吸着,直到现在才略微平稳了一些心态,才赶忙开了口,说出来的话语,让在场众人勃然色变:

    “我白家、愿接受惩罚!还请张总管您高抬贵手!我白家,定然能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瞬间,场上再次陷入死寂。

    但人们的内心并不平静:

    “白家、也有服软的一天?”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这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一人、便力压冰城过半的豪门,这绝对是一个滔天狠人!”

    诸多的人脸色都变了。

    再一次体会到了被支配的感觉。

    一开始,他们以为韦照东便很厉害,却跪在了那里。

    他的大哥来了,也跪在了那里。

    紧接着各大家族的高层亲至,依然无济于事。

    除了连一个屁都不敢放的,就是主动开口求饶的白峰!

    我的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

    接二连三的惊骇,让他们总感觉有一股窒息感。

    而面对白峰的话,张汉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对于这些豪门的赔礼道歉,并没有兴趣,也懒得在说什么。

    等待这最后的时限,如果盖如龙没来,张汉也没兴趣在玩下去。

    原因嘛。

    当然是家里有妻子和女儿在等着他回去讲故事。

    不然、盖如龙若是真来,张汉能玩到他将盖行空搬出来!

    张汉不开口,别人也不敢在说什么。

    朱挥也知道自己没法在说其他的话语,唯有默默等待。

    于是乎,全场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其中最为惊骇的,除了身陷旋涡中心的白平原等人,就属姜彤彤、傅洪山、陈满和周小辉了。

    不过他们一时间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全场都在大眼瞪小眼,全都看着这里,还能说啥啊?

    这种死寂的氛围让人们感觉到了一股子压抑。

    同时很多人的心头也升起了一个想法。

    传说中的盖如龙来了、又会怎样?

    他能让这一场危局翻盘吗?

    正当很多人在沉思的时候,包厢的门被缓缓的推开。

    在之前那么多人过来的时候,那两个看门的已经溜了

    唰!

    在门打开的刹那,诸人的目光都望了过去。

    看见走进来的那一位年轻男子。

    白平原的心脏一阵颤抖:

    如龙哥!

    盖如龙、他来了!

    他孤身一人前来!

    依旧是那一身古老做派的青衫。

    他的腰间依旧挂着那一柄剑!青山仗剑走天涯、说的就是这种人。

    横压东北的年轻天骄盖如龙!

    只是

    他的表情为何有些恭敬?

    在诸多的目光下,盖如龙迈步走来,最终站在茶几前侧五米。

    对张汉拱了拱身子:

    “盖如龙见过张宗师!”

    正主来了!

    张汉有了兴致,身子微微坐正一些,听见他的话语,张汉淡淡的笑了笑:“你知道我?”

    “哈。”盖如龙笑着回答:“现在的武道界,都在流传着张宗师的传说,百闻不如一见,现在盖如龙感觉、张宗师、比传说中还要厉害。”

    身为北虎盖行空的亲孙,他的修行之路走的也很顺畅,懂得一则秘法。

    感受他人的一丝气机。

    所以在进来的时候,他打量了一番张汉。

    却感受到了,那一抹极为浓重、让人心惊的威压!

    没等张汉开口,盖如龙便接着说道:

    “张宗师乃我辈所追寻的目标,虽有狠人张的绰号,但所做之事皆有缘由,所诛之人皆有其因,行的正坐得直,是如龙最为佩服的人,尤其是力压小世界的各路天骄,听的如龙热血沸腾,期望有一天也能有如此意气风发之时!”

    “今天如龙过来,并非是要帮谁说话,以张宗师的行事风格,我完全认同,所以我此次过来,完全是因为想要拜见一下张宗师。”

    唰唰唰!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脸色大变。

    其中有九成以上的人,是因为盖如龙的态度。

    只有寥寥少许人,吓得冷汗直流。

    张宗师、张总管,狠人张,力压各路天骄。

    综合在一起,他们得出了一个名字:

    张寒阳!

    尼玛,那一尊狠人来冰城了?还坐在他们的面前?

    我的天,难怪能一人力压冰城八方豪门!

    甚至白平原、田明等少数知道张寒阳名字的,气息都萎靡了下来。

    没想到今天、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找死行为。

    倒是张汉,看着盖如龙,眉头微微挑了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有时候还真的管用。

    张汉做事向来随心,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斩了盖如龙,他自己也不会痛快。

    于是张汉沉默了五秒钟。

    才缓缓说道:

    “你倒是很会说话。”

    呼

    盖如龙提到了嗓子眼的心也松了一些。

    刚刚他可是敏锐的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

    此时闻言后,盖如龙赶忙拱了拱手,道:

    “并非如龙会说话,因为这些都是真的,如龙对于小世界的天骄因为有些原因是敌视的,所以在听说张宗师横压他们之后,便心生佩服,就连我爷爷对张宗师都是极力推崇。”

    “我并不需要谁的推崇。”

    张汉心中一叹,看了眼时间,并不打算在做些什么了。

    于是他说道:“今天心情还不错,这些事情我就不计较了。”

    “盖如龙,有些话告诉你爷爷。”

    “我虽然不是睚眦必报,但知道了一些事情,不去做点什么,心里总像是有根刺,所以,你回去告诉他,这次的遗迹,如果我见不到他,日后我会亲去你盖家,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张汉说完站起了身。

    盖如龙闻言目光一凝。

    难道这其中是有些什么事情?

    一边想着,他一边回答:“是,这些话如龙一定全面带到。”

    张汉没有在理他,目光看向傅洪山几人:

    “要不要送送老朋友?”

    “啊!咳咳咳”傅洪山一开口,便呛了口水,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随即张汉带头向外走着,傅洪山、姜彤彤几人赶忙跟了上去。

    在他们离开后,白平原一脸苍白的走到盖如龙身前:

    “如龙哥,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不比道歉,张宗师的目的好像本来就是我。”盖如龙苦笑一声,看向起身的诸多人,摇头道:“你们可能遭受无妄之灾,但也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一劫,若不是张宗师并非无理由的弑杀,这里今天怕是要血流成河!”

    “说的没错。”

    朱挥呼出一口长气,拍了拍胸脯,连连说道:

    “刚刚可是吓死人了,简直是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如龙,你还是尽快回家同时你爷爷,我觉得他和你们可能有些什么事情?”

    “还有遗迹将开,冰城近来会多不少武者,你们在场这些大少爷,收一收你们平时的脾性!下一次再有这种事情,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到这里,朱挥的面色微微一冷。

    语气凌厉,近乎训斥。

    但随即,他有想起了什么,赶忙补充了句:

    “对了!还有一件要特别注意的事情。”

    “张总管比较宠爱妻女,在香江一直都有着一句话:宁可招惹张寒阳,也不要去招惹他的妻女。”

    “就像是刚才,冲突了张总管,可能还有命活,但若是冲突了他的妻女,怕是要血流成河,这一点,你们要千万注意,如果惹出了乱子,别怪我朱某人没提醒过你们!”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