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乌龙

神级奶爸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乌龙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钻石盟主萌萌萌c加更63、80】

    此剑招、名为青影!

    青影剑,有八道剑气,从和八卦相对应的点生成,来袭击吸人,这一招本来是先天期才可施展,因为他需要很多的灵识能量,来配合剑招达到封锁敌人逃路的目的。

    但张汉却凭借着自己雄厚的灵识,在这个时候,施展出了青影剑!

    此剑一出,张汉的灵力、灵识消耗巨大,但却也让盖行空彻底变了脸色。

    不只是因为这个让他感觉棘手的剑招。

    也因为在张汉施展这个招式的时候,双目闪烁着青芒,头发微微抖动,这一刻,在他的脸庞以及眉宇间,盖行空终于发现了什么!

    “是他!”

    “他是他的儿子!”

    “嘶!”

    盖行空瞳孔一缩。

    在八道青虹剑气来临之际,他手臂一抬,龙虎枪上光芒一闪。

    但紧接着,他便收回了龙虎枪。

    神器虽然可以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但终究也是有个限度,面对这个攻击,他凭借龙虎枪和挡住八成,但剩下两成也能给让自己受一些伤。

    略一考虑,盖行空收回了龙虎枪,同时右手多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玉石。

    微一用力。

    掐碎!

    砰!

    一道闷响之后,那八道剑气也扫了过来。

    但这个时候,盖行空的身影却消失在了包围圈。

    “轰隆~”

    一阵翻天覆地的沉闷响声,自下侧山体传出。

    震耳欲聋,白雪被剑气斩的四处纷飞,甚至还可以看到有不少巨石被斩的横空乱舞。

    这一幕。

    可是惊呆了周围诸多观战的人。

    “张寒阳他到底有多强?竟然压住了持有神器的盖行空!”

    “我没看错吧?”

    “宗师无敌!这并不是在说笑!”

    “”

    山顶一千多武者一阵骇然失声。

    这种战斗,怕是只有在他们的梦里发生过。

    “张寒阳”盖如龙目光一颤。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二爷爷和他大战一番,竟然会处于劣势,甚至还被逼出了替身玉牌!

    这替身玉牌是二爷爷特意为了斗笠人而准备的,没想到最终却用在了张寒阳的身上。

    “难道他已经达到了可以和神境强者齐肩的地步了吗?”盖家一位中年男子颤声说道。

    这让众人沉默了下来。

    心里都知道,或许还真是这样。

    因为神境强者斗笠人,面对持有龙虎枪的盖行空,陨落。

    而张寒阳,同样面对持有龙虎枪的盖行空,却反而逼得他使用出了珍贵的替身玉牌!

    这样岂不是说,张寒阳要比那位神境斗笠人还要强?

    当这个疑惑在心底生出的时候,廖青光缓缓道出了人们的疑惑:

    “因为阵法的缘故,斗笠人被限制了三成修为。”

    呼

    盖家不少人松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

    但紧接着,廖青光又道出一句让他们面部表情僵硬当场的话语:

    “但现在的他,实力要比行空强一分,但底牌要比行空多很多,哪怕是拼死战斗,也会是行空败,他张寒阳,的确担得起绝代天骄这几个字。”

    其实他的评价一直都很中肯,但他若是知道魔舞剑张汉最多只能发挥八成能力,怕是心惊程度又会浓上三分。

    廖青光的话可谓是让人有些无语。

    拜托,在这个时刻,你说话不要大喘气好不好?

    虽然内心里有些小幽怨,但在场众人还是因为他的话而暗自心惊。

    尤其是盖如龙,他隐约的知道一些廖青光的身份,听他如此评价,那说明真的是有些不一般了。

    这边的气氛是有些低沉的。

    而另外一头,雷天南可谓是瞪圆眼睛:

    “靠!真特么的强无敌!这就是我香江第二总管啊!”

    “师父!”

    “小汉!”

    赵风和冷月等人,看着悬浮在空中那一道身影,犹如看待神明!

    就连王展鹏的目光,也有很大的异样。

    他真的无法想象,小汉的极限在哪里,好像他永远都有着底牌,让人看不透,捉摸不透。

    但对于张汉如此生猛,王展鹏还是颇为激动的。

    在全场众人的目光下。

    张汉缓缓转过了身子,看向了五十米外的一棵树下,他的眸中也有一抹意外,平静的说道:

    “宝物倒是不错,但这还不够。”

    话落。

    场上气氛再次一紧。

    诸多紧张的目光看向了那一颗百年老树,只见树下的雪微微一动,盖行空的身子从雪堆里升腾而起,悬浮二十米的低空,立于张汉的对侧。

    刷!

    紧接着,众人的目光再次看向张汉。

    只见他将手中的魔舞剑微微一抬,剑刃散发着淡黑色的幽芒。

    正打算出招的时候。

    “停停停!”

    盖行空赶忙大叫了一声!

    嗯?

    张汉眉头微微一皱。

    如盖行空之辈,甚至曾经被称之为北虎时代的强者,在这种战斗下,怕是不会认输。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对战于他,杀心并不重,或许在刚刚,他没有用替身玉牌,挡住饱击受伤,自己也会收手,因为做这些他觉得就够了,是非恩怨在他的心里自然有着衡量的点。

    但没想到、他在这时候竟然会喊停!

    你以为你说停!我便会停?

    张汉目光一冷,体内灵力和灵识疯狂运转。

    气息熊然而起,如果说刚刚他身上凌厉的气息是十、那么现在仿佛就变成了一百。

    这股威压以及凶威,让在场众人都惊住了!

    可就在这瞬间。

    盖行空的嘴巴突然一动,念力传音之术!

    一句话在张汉的脑海响起。

    顷刻间让他的脸色一顿,气势猛地收了回去。

    “没错!”

    张汉挑眉回应一声。

    但紧接着,盖行空再次传出几句话。

    而张汉的神情,由挑眉,变成一愣,又是一怔,随即有些怀疑。

    “正因如此,我才会收回龙虎枪。”

    这个时候,盖行空不再传音,双手背负,抬头看了一眼皓月,轻叹:

    “有些事情细说一下吧,不如我们移步一叙。”

    张汉闻言略一迟疑,最终还是收回了魔舞剑,点头应了一声:

    “可!”

    “那我们走吧。”盖行空低头看了眼周围众人,最终定格在廖青光身上,道:“这里你来安排,我和张小友去谈一点事情。”

    “嗯。”

    见到廖青光点头。

    盖行空的身子一动,从合雪山侧面向另外一头无人的地方掠去,张汉身子一动跟在后头,两人的速度很快,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同样,两人的离去,也留下了一地的眼球。

    “啥情况?”

    众人都懵逼。

    “这是咋回事?”

    “怎么打着打着,就停了呢?谁赢谁输了?也没看懂。”

    “看样子,应该是张寒阳更胜一筹!”一个寸头青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这话说的不对吧?到最后明显是咱们盖宗师主动放弃的,要不然以盖宗师的实力,能输?”身旁的黄发男子不屑道。

    “但你别忘了,张寒阳拿的是圣器,盖行空拿的是神器!”

    “那你以为盖宗师全力出手了吗?呵呵,没准是盖宗师让着他的!”

    “你呵呵个屁啊?没看到刚刚张寒阳凶威浩荡吗?”

    “呵呵,盖宗师还气焰滔天呢!”

    “我qnmd,你好像缺心眼。”

    “说谁呢你这个s#%”

    “你特么再说一句?”

    “*******”

    “草!”

    说着说着,俩人在一旁就干起来了。

    这好像拉开了一场千人级别辩论会的开篇。

    所有人都针对着‘到底谁赢了’而争论着,在之前支持盖行空的有七成以上,而现在两方人呈五五分,一时间场上吐沫星子横飞。

    不过争论的也只是一些看不出个所以然的。

    在场的武道宗师,甚至盖家众人,其他宗门子弟,赵风以及雷天南等人,谈论的可就大不相同了。

    他们只是在猜测两人到底干嘛去了,也有些心惊张汉的实力。

    甚至很多人连连摇头声称:

    “张寒阳当真是华国武道界崛起的一代新王!”

    不过不管他们如何谈论以及猜测,都想不到两人去说些什么事情。

    且看另一头。

    合雪山另外一处的山巅。

    盖行空的身形停顿住了,目光看向了合雪山夜色下的美景,眸中深处有着一抹追忆。

    他背对着张汉,毫无防备。

    可以说如果这一刻张汉出手,那盖行空必定深受重伤。

    只是张汉并没有出手,而是开口说道:

    “证明你的话。”

    盖行空闻言微微摇了下头,手掌一挥,顿时数张相片从他的手心出现,微微一伸,照片飞向了张汉。

    接过后,张汉丁目一看。

    第一张比较老旧的照片上,两个青年男子,其中左边的不正是自己的父亲吗?

    而右边的这位男子,却是盖行空!

    虽然年龄长了很多,但还是能看得出来。

    随即翻开第二张相片。

    上面也是他们两个,只不过背景却是在一所学校当中。

    第三张、第四张。

    直到第八张相片,上面是三个人,除了他们俩,另外一个是很艳丽的女子,她正是自己的妈妈。

    见状,张汉目光一凝。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盖行空开了口,声音平缓低沉:

    “我和广佑认识的时候,是在大学里,那个时候,我们也都是武者,上大学只是为了体验生活和见识。”

    “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比较偶然,算是英雄救美,我们一同出的手,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化劲武者,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我来自于东北盖家,还有些得意洋洋,他轻哼哼了声,说他来自于坤虚界的天侠山!那个时候,可是吓了我一跳的。”

    说到这里,盖行空的嘴角都不由自主挂起了一道追忆的笑容,同时也让张汉神色一动。

    “虽然英雄救美,但是那个小美女却是名花有主,我俩还好一阵的唉声叹气,不过认识之后,就时常的在一起玩,然后切磋,因为性子很玩得来,所以很快就成了兄弟,上大学的时候,当初是在新津市,那个时代武者还是很多的,我们在新津市大学附近混着,有时候也会打架斗殴,路见不平一声吼,广佑的性子有些侠气,很正直,见不惯别人欺凌弱小。”

    “倒是因为这些,我和广佑当年也挨过不少揍,那个时候,宗师在俗世都不稀奇,更不要说两个化劲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是无话不说的铁哥们,但是到了大二的时候,来了个小学妹,就是荣佳丽,结果呢,我们说好了一起闯天下,他却偷偷的谈了女朋友,我们总在一起玩的两个人也变成了三个人,不过人家小情侣是总出去约会的,我也不怎么乐意当电灯泡,后来努力的追到了个学妹,变成了四人行。”

    “但这对象是挺难处的,跟小祖宗一样,我交往半年就分手了,倒是广佑和佳丽,一直你侬我侬的。”

    “直到大学毕业,我们也常有联系,后来一起去了坤虚界闯荡,哦对了,广佑在天侠山的身份有些特殊,在外面是上京张家人,在天侠山却是被称呼为少主,深受天侠山山主张神王的喜爱,获得的武道资源不少,晋级也是快我一步。”

    “在俗世,我们也一起闯荡不少的遗迹。”

    “就这样,一直到我和广佑天阶大师巅峰的时候,我回到盖家闭关,他在上京,在那个宗师不出的时代,大战四方,百战不败,成就战王的神话,但自从佳丽有了身孕后,加上张神王和风雪阁阁主的消失,两方势力开始了白热化的战斗。”

    “虽然鲜有人知道天侠山少主在坐落俗世,但广佑比较担心,便联系了我。”

    “那个时候我刚好突破武道宗师,出山和他上演了一出戏,将其重伤、其实也只是装装样子,随后进入我北虎时代,我出面大战四方,最终九十九胜的时候,想一想还是别破了广佑的百战称呼,留个念想,便特意败给了一海外武者。”

    “可好景不长,天侠山一脉三十多人判出宗门,同时也走漏了消息,青震子出世欲斩广佑,好在陈家战神出面拦了下来,我听说之后,去看了他,伤了大道根基,悲痛之下去截杀青震子,谁承想不敌,也受了不轻的伤,在临危之时,顿悟了苦苦研究不出的五行遁术,成功逃走。”

    “从那之后,我更是接连闭关,努力让自己突破到更高境界,但后来听说广佑和家里被天侠山的长老强行带回小世界,随即小世界大门关闭,留下了你们兄妹,但看你们是凡人,没有接触武道界,我认为是广佑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便也没有插手,让一小辈陈烽山照顾一二,之后便领悟各种秘术。”

    “到如今,我见到你的时候,便感觉有些眼熟,甚至猜测你叫张汉的时候,也有些耳熟,但还是没有往那方面想,直到你之前施展剑术,那股模样,和广佑当年很像,才让我确定了你的身份。”

    “让我更震惊的是”

    说到这里,盖行空蓦然回首,凝望着张汉,缓缓说道:“你竟然成长到如此地步!甚至都要强过我,这可真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你真的是太优秀了,优秀的有些过于耀眼。”

    “这”

    张汉的表情有些僵硬。

    完全没想到,这些事情竟然是一个骗局,而今天的战斗,是不是也算闹出了一个乌龙。

    虽是如此,但知道这其中事实的,也只有寥寥几个当事人,全天下的人都认为,北虎盖行空,是重伤了战王张广佑才睥睨天下的!

    然而,有些事情,终究不是像表面那样。

    在盖行空将这些事情说出来的时候,张汉已经确定了。

    因为他也知道很多事情。

    比如母亲说过,当初父亲是大二,她大一,父亲是怎么追母亲的。

    比如说,父亲打过几次电话,爽朗大笑中总会称呼一声‘老盖’

    比如说陈烽山,在自己被赶出张家之后,他数次联系自己,要给予各种帮助,但被自己拒绝。

    从一开始的相片,到这些所有被他说出的事情以及他的神态和情绪。

    如果那还有假,还真的是有鬼了。

    张汉已经相信了他的话语,但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弯,自己父亲当年的故事,还是蛮多的。

    “哎。”

    沉默了足足一分钟,张汉才轻叹了口气。

    收回有些复杂的心思,看了盖行空一眼,轻轻说道:“那如此说来,我是不是还要称呼你一声盖叔?”

    “盖叔?”盖行空猛地一愣,哑然失笑:“这就随你意思了,你不叫最好,叫的话我还要想着送你一些什么礼物,这应该是你我第一次见面。”

    “那你这份大礼,是省不下来了,盖叔!”张汉摇头一笑,对盖行空拱了拱手。

    “哈哈哈哈。”盖行空大笑起来,向前走了三步,拍了拍张汉的肩头,目光是一片赞赏:

    “好啊,好啊,真没想到广佑和家里生出个绝代天骄,好好好!张汉,张寒阳,哈哈,当真厉害,怕是已能压过那位青帝,大礼的话,等这次遗迹结束,你随我去盖家宝库,我亲自给你挑好的。”

    说到这里,张汉不由面色一正:“遗迹”

    盖行空也不在卖关子,直接回答:“这次的遗迹并非是c级,真正的以及是很接近a级的b级遗迹!我想方设法给斗笠人传达了b级遗迹的消息,才吸引他过来,因为担心他大开杀戒,便封锁消息,传达c级遗迹,只是没想到,准备如此充分还是没有斩了他,不过损失分身,他也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来,那个时候小世界大门打开,我会去天侠山突破神境,届时,我再出来斩他!”

    此言一出。

    张汉神色一动,无奈的笑了笑,道:

    “如果之前我便知道你是我父亲的兄弟,那斗笠人就跑不了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