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刀雾散尽

神级奶爸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刀雾散尽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对于门口王宗来还有那位平头武者的消失,荣常江也是有感觉到的。

    他没想到,张寒阳到底是张寒阳,有些微不满,便挥手将其斩灭。

    那好歹也是一个中期的武道宗师,死的也太轻飘飘的了。

    同时他更精心的是张汉的那种莫不在意的态度。

    你古东来的人又如何?我想斩便斩。

    你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不好意思,这要看我的心情。

    你们纵然有万般规矩,我但却是凌驾于规矩之上的存在。

    荣常江在张汉平淡的目光中,感受到了这些信号,这不由让他背脊生寒。

    ‘若是和他对敌,那还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荣常江的心脏狠狠地一缩,最后看了眼消失在楼梯口的数人,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目中有些复杂:

    ‘可对方是古东来啊!临海市武道界风云榜第一的古东来,若是有什么闪失,那不堪设想。’

    不只是荣常江,此时整个大厅中都陷入了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寂静维持了足足十秒钟。

    刘书记才略微回过神来,心内感慨万千,摇头苦笑着说道:

    “这件事,我们不赞成、不反对、同时也不干涉,现在我好像留在这里就有些多余了,告辞。”

    他代表官方,有严令为不得参与武道界的纷争,当然有武者挑衅官方另当别论,像是这种双方都是武者的争斗,他们是不会轻易插手,不过刘书记来荣家也隐隐的表明了一些人的想法。

    上头也有人不想古家如此霸权了。

    如若不然,刘书记暗地里支持,也不会明面上过来。

    “刘书记慢走。”

    荣振兴等人都赶忙打了声招呼,想要上前去送,但刘书记摆了摆手,径直离开。

    走到外侧的车子边,司机下车打开后排座的车门,待他上车后,西装司机关上车门,回到驾驶位启动车子。

    刚刚离开的时候,他的声音中有些惊然的说道:

    “古家的古宗来和古腾飞,刚刚陨落了,他们从大门走出的时候,已经死了,走到侧面便化成一团火焰,应该是张宗师出的手。”

    “当然是他了。”

    刘书记摇头轻叹口气,目光看向别墅的方向,缓缓说道:

    “我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些超然的气息,他对于很多事情都莫不在意,天下规则在他眼里也定然只是一个笑话,他行事作风果断,甚至有时候偏为狠辣,从不手软,就像是一个长官生死的君王,这种不可控之人,一般国安局都会严加管控,但为何他没有,你能了解吗?”

    “我?”开车的中年人表情有点愕然,嘴角微微一颤,摇头:“我怎么能了解啊,刘哥你也知道,我的脑袋是不怎么灵活的。”

    “哈哈、”刘书记摇头一笑:“是因为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可以让上层容忍、无视他做的事情,甚至还会认为他,是个妖才,是可用之人,是一个利大于弊的人。”

    “平衡点?是什么平衡点?”司机不解的问。

    “平衡点就是他的家人啊,心有所善,行有所恶,都要有个度,家人是他的弱点,也是逆鳞,但又是一个平衡点。”

    刘书记收回目光,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不再言语。

    他对于一些事情,了解的透彻一些,例如张寒阳踏平香江李家,这样的大事,上头不管,也实属默许。

    但其实,有些武道界的事情,他也只不过是一知半解罢了。

    此时在大厅之中。

    气氛还是有些清凉,就好似空气的温度降低了很多。

    “现在该怎么办?”王思北的脸色有些苍白。

    古家对她来说,高不可攀,而现在古家却亲自来约战,他荣家怎么办?

    “佳欣,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荣常江有点心惊肉跳的问道。

    “这个”荣佳欣沉吟了下,摇头道:“前几日,古家的小辈古鹏和古帅,在紫妍去电视台的时候,起了歹心,将她请上车子向他们的住址开回,小汉得知消息过去,斩了他们,但两个小辈并没有平息小汉的怒火,后临海国安局总管古十三带六位武道宗师去拦人,又被小汉秒杀,后来古家就沉默了,才有了今天刚刚的一幕。”

    此言一出。

    “嘶!”

    全场传出数道倒吸凉气的声音。

    王思北的脸色更白了。

    斩了他们,秒杀,这几个词汇在她的脑海缭绕,已然懵逼。

    甚至都有一点的后怕,和荣振兴,荣凡,荣进,还有荣振茂,他们的心里大似相同:

    “原来他,是一个大凶之人!”

    而其他人,除了知道确切消息的,都有些震惊。

    其中最为目瞪口呆的,就是以荣常江为首的荣家众武者了。

    他们近几日一直专注荣常江的突破,根本没有怎么关注这件事情,没想到会闹的如此之大,更没想到张寒阳,还是荣佳丽的儿子。

    “古鹏、古帅、古十三、古宗来、古腾飞。”

    荣常江的目光微微一颤:“五个古家核心层次的人被斩了?古鹏和古帅还是古家主的子弟,古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古东来真的要出山了啊。”

    想到这里,荣常江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惊惧。

    狂刀古东来。

    对于很多位于临海市修行的武者来说,他就是一个传说,就是一个神话。

    他是临海市刀法第一人,素有刀圣之称,但他一向凌厉火爆的刀法,却让狂刀之名传遍大江南北。

    而且一般在名字前有别称的,都是被人认可的武者。

    例如北虎盖行空,战王张广佑,还有那个特殊的青帝,小鹏王石锋候,混世魔王叶龙渊,魔女沐雪。

    他们都是经历很多的战斗,硕果累累,脚踏很多尸骨成就的无上威名。

    也如眼前被越来越多的武者知晓的狠人张,只有被认可,才会拥有这般名头。

    这也侧面的彰显了古东来的实力,而且荣常江还知道,古东来哪怕不是神境,也弱不了多少了,临海市武道风云榜第一,可不是说当就当的。

    更何况他还有个神器烈焰刀,当真是临海武道界最强大的几人之一,武道界风云变幻,剑道、武道、刀道等强者层出不穷,但在临海这周边一带,还没有人在刀法上是古东来的对手,甚至有人曾说过,古东来的刀、太过狂暴,不出则以,一出便是惊天动地。

    相对于古家来说,其实受到古东来的传授并不多,总共有十几个弟子,但其中最为出色的,还是他的开山大弟子乌七,一手断流刀继承了古东来的锋芒。

    而此事,东来山下,李家庄园。

    乌七正接待着六个客人。

    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人上了东来山,越过山林的时候,在山的西侧,是一片茫茫白雾,看上去犹如仙境一般。

    越过山林,到达山顶,可以看到远处隐藏在雾气当中,若隐若现的宅院。

    “师父正在观景台赏景。”

    乌七点了下头,指了指宅院后侧的地方,带头走了过去。

    “说起来,我也有三年没有见到古宗师了,而古宗师也有数年没有出过手,也不知道古宗师对于刀道的参悟,到达了何等程度。”左侧一个穿着白衫的老者缓缓摇了摇头。

    他是金家的老爷子金木,也是老一辈的武者,也是在场六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不过虽是宗师巅峰,但距离古东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金兄,我们六位,基本上都是家中最杰出的天骄之子,被张寒阳不分青红皂白的斩杀,实属大辱,此次我们也是要看看古宗师的意思,听闻刚刚古家有人去了荣家。”

    另外一位穿着黑衣的老者说话间看向了乌七。

    但乌七却微微摇头,并没有回答什么,带头走向观景台。

    观景台位于山边,前侧便是一处悬崖峭壁,此时古东来正站在悬崖边,背对着众人,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目光正看向前侧坐落在山间的大雾。

    大雾似乎将前侧几座山覆盖,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山巅景象,有着一种幽静神秘的美。

    “古宗师,我等前来拜访。”

    一行人走到古东来侧面三米外,看到他面对前侧美景,竟然是闭着双眼的。

    他的容貌更显老态,脸上有不少皱纹,但眉宇间,似乎还有一丝的暴戾。

    他并不平静!

    听闻几人的话语,古东来才睁开了比较浑浊的眼睛,率先看向了金木:

    “你是金木吧?才几年时间过去,你为何看上去年迈很多?”

    “我修行上遇到了一些问题,损耗身体精气,现在看上去老了很多啊。”金木摇头笑着回答,随后又仔细的端详几眼古东来,最终目光看向前侧大雾,有些感慨的说:

    “无论何等强者,最终都败给了时间,就像是那句老话: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见到当年威震武道界的古东来,此时有些老态龙钟,他的目中不由升起一抹担忧,这代表他还没有突破神境,不是神境,能敌的过张寒阳吗?

    “古宗师,我等六人前来,也是为了张寒阳的事情,如果古宗师有意愿的话,我等六人愿随古宗师一同出战,斩灭张寒阳!”

    “怎么?金家小辈,你感觉我老了?”古东来浑浊的双眼漏出一抹精光,看着金木平缓的说道。

    “不敢不敢!”金木脸色一顿,摆手回答:“我们只是为了对付张寒阳,现在整个临海的武道界都知道,张寒阳斩了古鹏兄弟、古十三总管和我们六家的天骄子弟,我等并不愿息事宁人,培养他们,花费了很多很多的武道资源。”

    “张寒阳,他战绩赫赫,若不是我等担心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之前都不会选择沉默,只是在等古宗师您的意思。”另外一位武者拱手说道。

    “那你们今天怎么来了?”古东来的目光恢复浑浊,看向前侧平淡的问。

    “我们听说古宗来带人去了荣家,而张寒阳,他正在荣家,所以,我等猜测古宗师您终究是要出手了,所以我们过来看看,能否尽我们的微薄之力。”

    “呵呵呵。”古东来闻言淡淡的笑了笑:“区区一个后起之秀罢了,张寒阳他还是太年轻了,年少轻狂可以理解,但他还不是神境!斩他又怎需别人之力?”

    “可是,他被季无双称之为宗师无敌。”金木表情一顿,说道:“季无双那个人大家都知道,现如今更已突破神境,成为当世间寥寥可数的神经强者,他能盖棺定论,怕是那张寒阳,也真的有些厉害的。”

    “不厉害又怎能成为狠人张?”古东来莫不在意,平静的说道:“但我就喜欢斩灭这等天骄”

    话还未落,突然从后侧跑来一位青年,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大声道:

    “不好了,宗来大伯,他、他和腾飞叔在荣家被斩了!”

    轰隆!

    此言一出,几人皆为之震颤。

    “这都给杀了?”金木的右手微微一颤。

    他没有想到,张寒阳会如此凶狠,连去约战的人都给斩了!

    还特么讲不讲规矩了?

    “哈哈哈”

    古东来的目光先是一凝,随即大笑起来:“好好好!”

    他身上的气息猛地暴涨,连带着他的身体都变高了数厘米,之前有些弯曲的身体也猛地挺直,他的骨节发出道道脆响,仿佛脱胎换骨,脸上的皱纹,顷刻间消散大半,仿佛一个瞬间年轻了二十岁。

    下一刻!

    嗡!

    他的右手突然多出一柄重刀,长四尺,有二十厘米宽,刀柄漆黑,刀鞘冰寒,下一刻,他突然握住了刀柄。

    烈焰刀出!

    哗啦啦!

    突然一道道火浪好似扑鼻而来,这让人感觉像是冰火两重天,刀鞘给人寒冷,刀身给人炽热!

    在数道惊骇的目光下,古东来猛地向前挥动重刀。

    只见一道百丈实质火浪,向前席卷而去。

    在短短五秒钟的时间,火浪化作数十道刀芒,向四面八方散开,前侧山间的雾气。

    在古东来这一刀之下,散尽!

    一刀雾散尽,这等实力,让周围几人为之心惊!

    雾气散尽后,山间恢复清明,但下一刻。

    嗖!

    古东来的身影一晃,消失在这观景平台。

    同时他的话语犹如天上传来:

    “三日之后,便是张寒阳的死期!”

    金木和其他五人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

    “这才是我当年印象中的古宗师啊,太强了!”

    “难道说,古宗师已经晋升成神境?”另外一人惊声问道。

    此言一出,全场又陷入一阵寂静。

    两秒钟后,金木才缓缓说道:

    “不是神境,胜似神境啊!”

    “各位前辈。”

    这时候,一侧的乌七笑着说道:“三日后,东海金沙岛,我师父力斩张寒阳,你们可以前去一观。”

    “好!”

    六位武者连连点头,看了一眼悬崖,纵身而下。

    可能这也叫作不走寻常路。

    大概两个小时后。

    古宗来前去荣家约战被诛的消息不胫而走,同时临海风云榜第一人,古东来约战张寒阳于三日后在金沙岛生死一战。

    这个无比劲爆的消息,可谓是燃爆了整个临海武道界,也使得各路豪杰议论纷纷:

    “古东来,终于出手了!”

    “这简直是惊天动地的一场战斗,武道界新王张寒阳和老牌强者古东来,谁胜谁负,还真的不好说!”

    “虽然张寒阳说是力压盖行空,但那并不是生死战斗,生死之战,底牌尽出,但古东来踏入武道界的年头毫不夸张的说,他吃过的盐都比那张寒阳吃过的米多!单从底蕴这方面,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如果这句话被张汉听到,怕是会有点忍俊不禁。

    好吧,如果真的这样算的话,那古东来得吃过多少吨咸盐啊?

    上千吨?还是上万吨?

    不过在这个世上,除了紫妍以外,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牌。

    如此认为,也倒可以理解,古东来毕竟是闻名了太久的强者。

    这个狂暴的消息,很快在席卷了临海武道界后,又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这个信息时代的社会,消息的流通性,说快也快。

    尤其是临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在几番电话之下,很多人,很多的势力,也都知晓了这件事。

    “二爷爷!我刚刚打了五个电话确认了消息!”

    此时盖家主宅的大厅中,坐着十几个人,盖如龙站在一旁,面对盖行空,拱手说道:

    “古家在那边是第一家族,行事霸道,古家主一脉的子弟,古鹏兄弟,两个哥俩对紫妍不轨,被张哥斩杀,后古十三带六人前去,也被斩尽,今天古宗来带人去约战,被张哥斩杀,不论如何,他们之间,必将会像是传闻中那样,是一场生死之战!”

    这个消息被说出口,盖家不少人都震动了。

    “说是古家人愚昧嚣张呢,还是说张汉他脾气生性啊”

    “死有余辜,若他们不对紫妍有想法,张汉又怎会搭理他们?”

    “这倒是说的对,张汉的性格我们也了解一点,如果没人招惹他,他才懒得理睬别人,毕竟他有个如花似玉的妻子,还有那么可爱的孩子啊!”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

    盖行空突然开了口:

    “不对。”

    “他古东来,我还算知道一些,以他的性子,怎会在乎其他人的生死,这一战,他怕是因为想要借张汉之手,来突破神境!现在武道界谁不知道张汉的厉害,他也定然清楚,张汉能给他带来不小的压力,像他这种对于神境临门一脚的,也只有在压力下才能更快的突破!”

    “但临海,毕竟是他的主场,看来这一次,我也要动一动了,若是谁敢以多欺少,那我不介意让世人,重新认识认识北虎盖行空!”

    ps:月初了,大家兜里应该都有月票的,距离上面的几位只差五十票,各位喜欢本书的兄弟,助我秒了他们。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