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战于临海之巅

神级奶爸 第五百九十三章 战于临海之巅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古东来,你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视频中,盖行空手持龙虎枪,枪尖儿指向了摄像头,在古东来的角度,就好似他的枪正指着自己一样,只听盖行空生冷的说道:

    “也只有你这样下三滥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今天,你可以好好的享受你最后的一战!”

    嘟!

    话落,视频结束。

    在这个瞬间,一股暴怒的火焰从古东来的双眼缭绕而起。

    “砰!”

    古东来的手机顷刻间被掐的爆碎开来,化作一道道粉末。

    这一幕让在场不少人都有点迷糊,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大家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古东来,有些怒了,但因为什么愤怒,很多人并不清楚。

    也只有靠近的那些,类如叶龙渊,石锋候,沐雪,金木等数十人,听到了之前的话语,才隐隐有所猜测。

    怕是之前古东来派人去袭击张寒阳的老巢,断他的后路,想要轩敞淋漓的一战。

    然而事情好像失败了。

    古东来有点恼羞成怒。

    是的,他的确有些怒火,凶狠的目光看向了张汉,眉头一挑:

    “张寒阳,你防备了那件事,但你却忘了你自己的安危,我只要斩了你,证我刀法一道,那么其他的,没有什么不能舍弃,像达到你我这等高度,也只有神境,才是追求的,我想这一点,你也懂。”

    张汉闻言后,面部表情一动,看着古东来的目光有点怪异,似乎想起了什么,沉默两秒钟才微微摇了下头,嘴里吐出几个字:

    “你懂个屁?”

    修行是漫漫长途,张汉见过的宗门势力不计其数,条条大道通仙路,在万千大道中,也有绝请道,斩情道,还有合欢道等等等,主要便是修神,是神识的蜕变,那种法术的能力,都颇具有侧面的攻击力。

    比如说他在乎家人,有爱情,亲情,是这种概念,但张汉也只是发自内心,那种经历不完整的感情,哪怕最终可恢复如初,但路途艰难,而且张汉也看不上眼。

    不过对于古东来所说的,也是一方面,神境,和先天差不多,晋升神境,的确迈入了另外一个阶层,是一个很大的跨越,肉身,经脉,灵力达到很融洽的地步,更重要的是能开拓灵识。

    这是最为正统的大道,如果提前修行念力,那种畸形成长,会让这一步难以踏出,唯有先天方可。

    而此时,古东来听到张汉的话,如鲠在喉,

    “张寒阳,你太狂妄了,你自出道以来,顺风顺水,甚至被誉为宗师无敌,却不知这个世界之大,却不知那种无上超然的力量,神境,你根本无法想象,今天,我便在这金沙岛斩了你,证我大道,入得神境,从此云游人世间!”

    古东来一字一句的说道,每吐出一个字,他身上的气势都要上升许多,到了最后,周围数人感觉得到,他身上的气息,无比接近神境!

    可谓是气焰滔天,换个宗师巅峰来面对他,或许都会身子打颤。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汉不屑的笑了笑,淡淡的道:

    “不要说你还不是神境,就算突破到了神境,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我也能杀之。”

    其实在交战之前,那三天的时间里,他们都知道对方的许多信息,哪怕不想听,也有人会主动告知。

    张汉一开始还以为狂刀古东来会厉害一些,但听到他曾经出手的时候,在人前施展的刀法,就有些失望了。

    倒是朱雀江晏蓝告诉他的,古东来施展一招刀法,将山中大雾斩尽,这让张汉有了些兴致,这说明古东来闭关几年,收获不小。

    “狂妄无知!”

    古东来一声冷哼,目光寒冷如冰,气势到达顶峰,不再言语。

    刷!

    突然,他的右手臂向侧面一身,是极为水平的姿势,他的右手,气势不断的上涨,就好似一团火焰的,在他的手掌燃烧而起。

    这是古东来修行比较上层的拥有火属性的功法,真气配合着烈焰刀,是他笑傲武道界的资本。

    连烈焰刀都不出?

    张汉不屑的摇了摇头,双手放于背部,大有一副不防御的架势。

    “哼!”

    古东来见状目光一冷,右手绝对水平的横向身前,在于胸口垂直的时候,竖着的手突然横起,化而为掌,向前隔空一拍!

    ‘呼啦!’

    一股股庞大的近三十丈的火焰刀气从古东来的右手席卷而出,他的真气犹如实质,让人肉眼可以看到,一缕缕淡淡的犹如火焰的灵力!

    这一记手刀,瞬间划过五十米的虚空,带着浩荡的气息斩向了张汉,一刀未至,铺天盖地的热量便率先到来,热度烤的张汉身下方圆十米的树木,哗哗作响,翠绿的树叶在几秒钟内枯黄,落地。

    这让周围不少人神色一动,都知道,若是换个宗师后期,面对这一招怕是都要深受重伤了。

    巅峰强者,恐怖如斯,更别说古东来这样对于神境仅差丝毫的武者了。

    但面对这凶悍的一招,张汉只是伸出了右手,向前一按,犹如交通警察指挥交通的手势‘你给我停车!’

    哗啦!

    一道无形的能量从张汉的手心席卷而来,雄厚的灵力顷刻间汇聚成为一个盾牌。

    轰的一声闷响。

    古东来的刀芒和张汉的护盾碰撞在一起,仿佛是山体移动的闷响,碰撞的同时,周围狂风大作,刮得数百于树木哗哗作响。

    “呵呵。”

    古东来见到张汉简陋的招式,目光不屑的嗤笑了声。

    如此防御方式,若是刚刚自己手持烈焰刀,怕是他张寒阳此时已经陨落!

    但他的笑声刚刚落下。

    突然,眼前的画面让他的目光一凝。

    在他的感应中,那硕大的盾牌将他的刀芒抵挡住,可即将消散的时候。

    嗖!

    盾牌好似化作一片片花瓣,犹如花瓣雨一般,向他袭击而来。

    花瓣雨,看似缓慢,但实则极快,甚至在他想要后退的时候,蓦然发现,后面的方位也尽是花瓣,五颜六色的花瓣,在这一刻却散发让人寒冷的气息,如坠冰窟一般。

    更可怕的是,古东来施展他的灵识,查探的时候,发现这些能量花瓣是真实存在的!

    “这怎么可能?”

    古东来脸色一变,内心无比震撼。

    一个护盾,顷刻间变成怪异的攻击,这让他有些无法理解,甚至他认识的法术宗师,也不能这么快的施法啊!

    “这是假的!”

    古东来脸色一沉,双手交叉在前,狂暴的灵力形成一道圆形护盾,将他包围其中。

    “虚张声势!”

    防御之后,古东来目光凝视着花瓣雨后侧的张汉。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在无数花瓣阻隔的时候,隐隐约约间,他突然感觉到,前侧的张寒阳,身上缭绕着一股子超凡脱俗的意味。

    就好像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是凌驾于这个世界的神仙,超脱于世。

    也像是电影里的镜头。

    这种感觉让古东来怒了!

    他的目光凝视着张汉,狠声说道:

    “张寒阳,你只不过是新出道的一个小辈罢了,施展一些这样花拳绣腿的招式,就以为能给我造成麻烦吗?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年幼无知?”

    “哦,是吗?”张汉平淡的回答几个字。

    “哈!”

    见到无数的花瓣雨落了过来,当第一个粉红色花瓣碰触到他护盾的瞬间,他感觉到了,护盾丝毫的波澜都没有!

    这让古东来忍不住嘲笑了声:“区区幻术,也想伤我?哈、”

    可是笑声刚刚想起,在他的双目下,在周围所有人的注视下。

    刺啦!

    那一道花瓣轻飘飘的落在了古东来的手背上。

    在这个瞬间,古东来感觉手背一凉,他的目光凝住了,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他感觉到了,来自于花瓣上的灵力。

    嗖!

    他的手向后一缩,眼睛看向手背,只见一道很细又很深的伤口,出现了,一滴滴血液,从手背缓缓流淌而出。

    不是幻术?

    古东来的脑袋有些僵硬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已到达身前、铺天盖地的花瓣!

    “不!”

    “我不信!”

    古东来怒吼一声。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整个人被万千花瓣所掩埋。

    唰唰唰!

    这一幕让周围很多人变了脸色。

    金木身子一颤:

    “什么情况?难道古宗师不是他的对手?”

    “并不会!”旁边的一位老者咽了口吐沫,很紧张的说道:“古宗师的烈焰刀还没有出,当出刀的一刻,才是张寒阳的死期!”

    “这一场战斗,我怎么感觉好像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另外一个黑衣宗师心惊肉跳的说道。

    他们之前就有所猜测,古东来和张寒阳金沙岛一战,古东来出刀,势如破竹,犹如一代君主,力斩山河盖世兮!

    以不可阻挡的强悍,直接碾压张寒阳,他们有料想到,张寒阳或许会坚强的抵挡,再不济是两人有来有回的交战,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仅仅出了一招,就给古东来打的怒吼‘我不信’?

    该不会一招定了胜负吧?

    金木这些古东来的小老弟,这个时候是紧张了。

    而其他人,山腰处李家残存的人,赫家的代表武者,看的也是浑身僵硬。

    他们也想看到张汉被斩杀的一幕,但没想到他的身姿还是这么无敌啊!

    “我怎么感觉他又变厉害了?”叶龙渊的眉头一皱,

    现如今,武道界都流传,他们几个被张寒阳横压,这让他们很不爽。

    底牌都没有出,只是不想打了而已,说什么横压不横压的呢?

    不过对于张寒阳的实力,他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却是认真的。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抢了他的金甲!

    那个时候,叶龙渊也是半步神境,感觉如果真正的战斗,和张寒阳未必谁胜谁负,也是个劲敌。

    但现在,他都有些看不懂了,不由心里有着着急,小世界赶紧打开,他好回归宗门突破神境,那时候在出来力斩狠人张。

    这是他目前最想要做的事情。

    “不是神境,就达到这样了?放在小世界,也是最顶尖的天骄之一,在俗世成长这样,定然是获得了天大的机缘啊!”

    石锋候目光凝重的看着张汉,这一招他也看出来一些东西,更感觉有些厉害了。

    “古东来该不会是打不过吧?”

    另一侧的沐雪更是有些不满的语气:“这个老头,也太菜了,喂,你能不能赶紧拿神器出来,等会儿别阴沟翻船。”

    他们三个,不只是实力牛逼,后台更加硬气,尤其是沐雪,背后的可是西北七合界,最强宗门罗浮剑宗的大公主!

    人家的爹是一位天成境巅峰的强势,来到俗世便是无敌的程度,谁干动她?

    可以说是在偌大的华国横着走,那些固有的势力和宗门,见面自会退让三分,也只有那些和罗浮剑宗差不多的宗门子弟,可以和她掰掰手腕。

    而在俗世,目前也只有一个例外,便是狠人张。

    这家伙抢了人家的魔舞剑,让众人称呼为凶悍。

    古东来好似听到了沐雪的话一样。

    只见被花瓣雨包围的地方,一道耀眼的红霞涌现,就像是里面燃烧起一颗火球。

    哗啦啦!

    突然,火焰仿佛爆炸一般,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一道硕大的火浪,让很多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一股炙热。

    只见古东来身下方圆三十米的树木,被这股火浪在短短三秒钟的时间燃尽。

    很快,肉眼可以看到的火浪消散后,只见在古东来之前的位置,他悬浮于半空,和之前有所差别的,是身上多处十余道伤口,这是被花瓣割裂的伤口,也是让古东来为之愤怒的伤口!

    他此时的右手,多出了一把长刀,这一次,长刀上并没有燃烧火焰,让人可以看得清楚,这是一柄重刀,又长又宽,刀身呈晶红色,就像是红钻一般,无比引人眼球。

    见到这传说中的神器烈阳道,张汉仔细的端详几眼,中肯的点了点头:

    “不错!”

    这一声不错。

    让叶龙渊的嘴角微微一颤。

    他怎么感觉,眼前这个家伙,是看上了人家的神器?

    “你刚刚那是什么招式?”

    古东来手持烈焰刀,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一刀在手,他才是那个狂刀古东来!

    感受他身上那些暂无法复合的伤口,他有些怪异,便开口问了一句。

    “是你无法理解的招式。”张汉平静的回答道。

    刚刚那一招天花乱坠,是以百分之九十的灵识能量配合百分之十的灵力,以秘法施展而出的招式,看上去如梦似幻,实则也有不低的伤害,若是古东来没有烈焰刀,在刚刚仓促的防御下,挺不过十五秒!

    这种属于灵识的秘法,还不是神境的古东来,也根本无法理解。

    然而他却不服啊!

    “你施展的无非就是一个法术罢了。”古东来的嘴角漏出一丝冷笑,身上气韵流转:“天下法术,便是如此,有可能我不理解,但我可破之,而现在,我要出刀了,张寒阳你准备好了吗?”

    “那就看你能否让我”

    张汉本想说,看你能否让我出剑,因为他现在感觉到,古东来的实力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低了一些。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紧张的咳嗽声传了过来,这让张汉顿住了话语。

    他没有转过头,因为咳嗽声是荣佳欣传过来的,还是特意的,是在提醒。

    好吧,不轻敌。

    嗡!

    突然,张汉的身上金光一闪,同时右手中也多了一个东西。

    金甲和魔舞剑!

    这一下子,让叶龙渊和沐雪的表情有点不好了。

    在这里观战,看别人用自己的宝物,是真不爽啊!

    甚至他们都差点要上去和张汉大战三百回合,但他们不屑参与其他人的争斗。

    “看在烈焰刀的份儿上,我给你出招的机会。”

    张汉看了眼古东来手中的五阶灵宝,烈焰刀,品质上貌似略微比龙虎枪差一些,都属于五阶下品的层次,但也是当下比较强力的灵宝了。

    听到这话,古东来的目光更冷了。

    “如你所愿!”

    “死!”

    轰!

    突然一道爆裂般的声响传出,古东来身子猛地向前掠去,同时烈焰刀在空中刺、划、劈、挑、转,一瞬间砍出十三刀,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十三道形态各异的刀芒,从侧面席卷而来。

    嗡!

    但下一刻,只见十八张卡牌在张汉身前飞舞旋转。

    最终定格在半空,周围亮起道道光芒,一道淡金色犹如龟壳一般的盾牌横现眼前。

    四象法阵、玄武撼天!

    此时拥有蛟龙之魂,金玄龟之魂,晋升四阶的卡牌灵宝,也初具威力。

    在诸多紧张的目光下,十三道攻击到达近前。

    轰隆隆!

    淡金色的光盾无比凝实坚硬,在十三道凌厉的刀芒落下的时候,龟壳上面不断闪烁,很平稳的接下这些攻击。

    不过这对于张汉灵力的消耗也比较多。

    四象法阵缺其二,还是差的太多了。

    张汉摇了摇头。

    不完整的四象之魂,让法阵的威力有限,能承受古东来的十三道攻击,已是极限。

    于是,正当张汉要收回四象法阵的时候,古东来倒是一声狂笑:

    “烈火张天照云海,抽刀横斩水断流!”

    只见一刀硕大的刀芒,势不可挡的迎面斩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