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陈家战神的惊骇

神级奶爸 第六百三十九章 陈家战神的惊骇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至尊萌萌萌c加更10、30】

    “石碑上刻录的?”张汉略微沉吟了下。

    “是的。”陈常青点头:“石碑上的功法我爷爷研究十年,一共分成四卷,可是在第三卷和第四卷相连的地方,有一道剑痕,所以我修行的功法,是我爷爷在那十年里钻研修复的功法,所以我才顶着不到神境,就要面对生死的危机。”

    见到陈常青说起功法的问题,紫妍想了想将萌萌抱在地上,大手牵小手在后头的桌椅上玩了起来。

    而在场其他人,则大眼瞪小眼的看向张汉。

    只是张汉给出的回答,让众人有点目瞪口呆,只听他好笑的拍了拍陈常青的肩膀,说道:

    “你这就不错了,以你爷爷那种半吊子水平,修复出来的功法没炼死人就不错了。”

    嗯???

    陈家主,家主夫人,甚至王展鹏、王鸣都愣住了。

    你说啥?

    陈家战神那种半吊子水平?

    其实,张汉已经说的好听一点了,本来想说的是不入流,但想了想,自己还在陈家做客,好歹也给点面子吧。

    只是别人没有感觉出来这是在给面子。

    尤其是陈常青,脸部肌肉颤动了三番,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也说不出口。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说我是半吊子水平?”

    突然,一道有点煞气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一侧响起。

    嘶!

    糟了,被老爷子撞到了!

    陈家主的额头流下了冷汗。

    唰唰唰!

    所有的目光都望了过去,只见陈家战神和盖行空正站在餐厅门口。

    可以看出来,陈家战神的脸色是有点黑的,而盖行空则像是憋着笑。

    经过昨晚的接触,盖行空和陈家战神也都熟悉了一些,可谓是彻夜长谈。

    陈家战神对于有盖行空这样的友人,很欢迎,他虽然不是国安局的人,但也在守护上京的安危,有时候,俗世这些比较顶端实力的人,交往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还有张广佑这一层关系,陈家战神受过张神王的恩惠,张神王的儿子张广佑是盖行空的好兄弟,关系很自然的近了一些。

    今天早上,两人也是赶到了陈家庄园,打算吃个早餐便看看张汉是如何给青帝档次高的功法。

    但谁承想,刚刚走入们,便听到了张汉的话。

    这让陈家战神在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脾气是不是变好了太多,这小子怎么一点也不尊重自己,尊老爱幼的美德何在?自己是否要用压倒性的实力,来教教他呢?

    陈家战神在这一刻,有了想要揍张汉的念头。

    众人见状,忍不住脸色微变。

    有着一种背后说人坏话,还被听到了的感觉。

    但张汉转过头的时候,表情也很是平静,只是略微有点意外的语气:

    “陈老、盖叔你们来了。”

    “哼!不来也听不到你堂堂张寒阳在背后讲坏话。”陈家战神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我背后将坏话?”张汉淡淡摇头:“陈老你误会了。”

    嘶!

    这一句话让不少人牙根生凉。

    陈家战神额头青筋暴起:“我误会什么了?”

    “我说的是事实。”张汉回答了声。

    这让盖行空略微一踉跄,随即目光锁定陈家战神,防范他突然出手。

    但一脸动怒的陈家战神,却被一道清脆的声音柔化了。

    “老爷爷,盖爷爷,早上好。”萌萌在一旁挥了挥小手。

    面对萌萌,陈家战神面色微僵,缓缓转过头,看着她漏出一丝笑容:

    “早上好。”

    人老成精的陈家战神,在这个时候,也有点不爽和别扭。

    随即坐在张汉的身旁,哼了一声:“张家小子,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可是会收拾你的。”

    “陈家老爷子,对于功法你了解的太浅薄了,一套功法,变化万千,可以说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常青能到达这个境界,也算是运气很不错了。”张汉看了陈家战神一眼。

    这让陈家战神感觉很奇怪,好像两人中自己才是晚辈,是他在教育自己一样?

    怎么可能?

    包括盖行空,陈常青在内,所有人都有点惊疑不定的看着张汉。

    没想到他面对谁,态度都这般飘然,尤其是现在,身上有一股子让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就像是每个人独有的气质,玄而又玄。

    让人感觉,张汉说的就是对的。

    但心底下意识的反驳这个想法,被张汉所说的对方是谁?陈家战神!

    神境巅峰的强者,很接近地成境,而张汉呢?只是一个武道宗师而已!

    虽妖孽,但等级上差的太多了。

    在场,也只有紫妍才知道,他的老公倒地有多牛逼。

    其他人当然不了解了。

    “你和他说了?”陈家战神的目光看向陈常青。

    “还没,只是说了大致的问题。”陈常青摇了摇头。

    “那你是怎么笃定,功法的问题?而不是功法本来就这样?”陈家战神目光微微一眯,看向了张汉。

    “等我看到那个石碑就知道了。”张汉也懒得再说什么,答复一句便不再看着陈家战神。

    着又噎的陈家战神有点说不出话来。

    最终只是闷哼一声:“那就等会儿看看吧!”

    其他人见状,心里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或许说是有些感慨,张汉的成长速度怎么这么快,一路到现在,才是短短的半年啊!

    现如今,张汉已经达到了和陈家战神平等对话的程度,说出去未免有些可怕了。

    当今武道界,能和陈家战神平等对话的。

    也只有夜天狼等寥寥可数的几人,甚至突破之后的盖行空,还有季无双,都要弱于陈家战神和夜天狼这样很接近地成境的强者。

    可以说地成境在小世界都算是中坚力量。

    经过这个小插曲,众人吃饭的速度可以说更快了。

    于是乎,陈家主带头说了声:

    “吃好了。”

    王展鹏、赵风等人紧随其后:

    “吃饱了!”

    “吃完了!”

    “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吧?”陈常青补充了一句。

    “嗯???”留下了两个大眼瞪小眼的陈家战神和盖行空。

    我俩好像刚刚坐下啊!

    一口饭还没吃呢,你们这是闹哪样?

    两人沉默了一秒钟,盖行空站起了身:“那就先办正事儿吧。”

    “嗯。”陈家战神没好气儿的嗯了一声,也站起了身子:“我在红叶山等你们。”

    说完便自顾自的离开。

    盖行空无奈一笑,也跟了上去。

    “呃”陈家主正想着要怎么安排的时候。

    张汉转身走向后侧,看着萌萌说道:

    “女儿,跟爸爸去爬山玩不?”

    “唔,爬山呀,那、那会不会很累。”萌萌迷迷糊糊的回答。

    是在思索曾经。

    自己好像爬过山呢,又好像没有,那到底是爬过还是没爬过?

    哎呀,想不起来啦。

    张汉见到萌萌的小表情,开怀的笑了起来,摸了摸萌萌的小脑瓜,笑道:

    “你要是累了,爸爸就抱着你啊。”

    “嗯哼,好的呀!”

    萌萌自己溜下椅子,跳了几下,欢呼着:“去爬山喽!”

    紫妍盈盈一笑,站起身子。

    这时候陈家主赶忙走上前头,说道:“车队已经准备好了。”

    “嗯,那就直接过去吧。”张汉说了一声。

    于是那些没有吃完饭的,也都放下了筷子,随意的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便跟了出去。

    走到侧面上了一系列的豪华车队。

    离开陈家庄园,车队便吸引了很多的眼球。

    大年已经过去了,上京城再次变得拥挤,路边有很多的行人,见到陈家车队,不少人都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一共十八辆豪车,难道是陈家有什么活动?这么大的排场,估计是要拜访哪个大人物吧?”

    “未必,陈家在上京的地位超然,无论是那个方面也都是别人来拜访陈家,还没见过陈家这么大规模的拜访谁!”

    “你们错了!”

    这时候有少许知道真情的人,缓缓说道:

    “陈家不是要拜访谁,因为有个大人物在陈家做客,他们一定是在接待他!”

    是了,里面一定坐着张寒阳!

    青帝的大哥狠人张,在这里,他们能不好好的招待?

    他们这寥寥可数的武者,想起青帝和狠人张的故事,内心还是如同滔天骇浪一般。

    显然,这在他们看来,是比较可怕的事情。

    “现在整个武道界都知道,狠人张的时代已经来临,无论他在哪,都是被万众瞩目的存在!”

    在场几位武者看着车队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语。

    可以说,陈家车队出动,第一时间很多大家族都知道了。

    豪门世家之所以大,在一点体现的非常好,就是枝叶繁多。

    哪怕不用刻意去关注,说不上家中哪个小辈就看到了。

    所以很多人第一时间都知道陈家出动了不少人,而前往的方向

    正是红叶山!

    一路上行驶了大概一个半小时,从侧面绕路才到达红叶山附近,在南侧走上台阶。

    台阶算是略微陡一点,两侧都是红枫树。

    初春刚临,按理说树木应该是在‘冬眠’,但这里的红叶树,却在绽放着生机,虽不是秋天红叶绽放的季节,但也有着独特的韵味。

    游走在丛林间的山路,给人很安逸的感觉。

    因为有紫妍和萌萌在,所以大家的速度都很慢,就像是普通人的爬山。

    走了没几十米,萌萌就崛起了小嘴:

    “粑粑,我累了呀。”

    “那爸爸抱着你。”张汉笑了笑,一把将萌萌抱在怀中,想了想又将萌萌放在脖子上让她骑着。

    “哇哦,变高高喽。”萌萌的小手被张汉的大手握着,坐的也非常平稳,安全感十足,不由欢呼了声。

    在旁边跟着的紫妍莞尔一笑,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想着什么时候自己是不是也要尝试这样一下?

    “萌萌看那棵树,好不好看?”

    “粑粑,粑粑你快看,那里有个小松鼠。”

    “”

    整个山间仿佛都被张汉和萌萌欢快的声音所覆盖。

    只是走了一大半的时候,萌萌闪亮的大眼睛突然顿了顿,说道:

    “粑粑你累不累呀?”

    “爸爸不累,萌萌很轻啊,爸爸怎么会累呢,就算萌萌长大,爸爸也不会累的。”张汉笑着回答。

    “唔不是呢,等萌萌长大了,萌萌要抱着粑粑爬山的。”

    哗啦啦、

    萌萌突然间的一句话。

    让张汉整个人好似如沐春风,内心被一股股暖流所覆盖。

    在这一刻,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一切尽在无言中。

    其他人也是表情各异。

    尤其是王鸣和荣佳欣,内心有些自责,王雅本应该也可以过公主一般的生活。

    自己却疏忽,没有保护好女儿。

    ‘武道的追求真的那么重要吗?’

    王鸣的心脏狠狠地一缩,看着张汉和萌萌的背影,他突然有些伤感。

    ‘不、不重要!’

    ‘是我错了,我若是有张汉的一半哪怕十分之一的程度,小雅她都不会有那样的遭遇。’

    王鸣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让荣佳欣紧了紧拉着他的手。

    王鸣微微笑了笑,收拾起心情,心中喃喃:

    ‘昨天永远都是昨天,今天要珍惜,明天要期待美好,迷途而知返,并不算晚,我会给小雅更好的生活。’

    在王鸣的心里,他是很感谢张汉的,不仅仅是因为实力上的提升,更因为人生的感悟,他懂的了很多、了解了很多追求上的东西。

    和家人相比,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

    或许这就是近朱者赤所带来的影响,但其实平时的日常生活,也都是张汉发自内心的话语和做法。

    他并不需要隐藏,并不需要在乎其他的东西。

    因为他有这个底气。

    距离山顶很近了,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便到达山顶,向里而行,也看到了那个小庄园。

    来到庄园里,紫妍拉着萌萌和荣佳欣等人在外头玩耍起来,张汉则跟着陈常青走向了最里侧的几个石屋前。

    看管庄园的王老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场面:

    “红叶山可是好久都没有这般热闹了。”

    虽然前几天乔家人和林家人来了,但都是避难,而不是来游玩,气氛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呃小汉,我们能观看吗?”见到张汉和青帝走向石屋前,王展鹏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嘴。

    他是真想看啊!

    “可以。”张汉直接点了下头。

    功法这东西,哪怕给别人,也未必会适合,所以也没必要藏着掖着,而且一般其他人也都看不明白。

    功法在修仙界,不算是太宝贵,哪怕顶级的功法,也能用宝物换到,但是秘技神通,那个就值钱了。

    就因为秘技神通,才将功法提升了价值,因为这都会相互的,其中所涉及的东西就比较复杂了,张汉也是花费很多年的参悟,才渐渐了解的这些。

    “汉哥请。”

    陈常青做了个手势,带头进入石屋。

    本以为是几个屋子,但没想到,在石屋里侧,陈常青手臂一挥,出现一个洞口。

    洞口两侧都有一些散发光芒的珠子,并不是夜明珠,而是一些法珠。

    于是张汉、陈常青、王展鹏和王展宗四人走入其中。

    感觉是三十度角向下的坡度,看上去红叶山不大,但走了有五分钟,才到达尽头。

    是一处宛如广场的圆形场地,中间有一根柱子,柱子高三米,上面可坐一人,对面的墙壁前有一块五米高十米宽的巨石,上面好似刻录着什么。

    此时陈家战神和盖行空,正在巨石前攀谈。

    走入平台。

    王展鹏的脸色便是一顿:

    “好浓郁的灵气。”

    “在这里修炼一天,能赶得上外界一个月。”王展宗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就是洞天福地的珍贵程度,因为可以修行,而他所说的外界,是指有淡薄灵气的深山老林,而非都市之中。

    若是和城市里相比,怕是这里一天能赶得上城市中的半年。

    两人在观察这里的灵气,张汉却径直走向前侧的巨石。

    陈常青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近前,才听到,盖行空一边看着巨石一边惊叹:

    “这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复杂的功法,陈老你能将此功法修复,不是我夸张,真的非常非常厉害了。”

    “呵!”

    盖行空在捧臭脚,但谁知陈家战神却冷笑一声,说道:“可有些人并不这么想,还说我是半吊子水平,要不是看在张神王的面上,我早就给他打掉大牙了!”

    说的是谁,很明显。

    这句话也让陈常青苦笑了声。

    没想到一向稳如老狗的爷爷也有小脾气的时候。

    更出乎意料的是,张汉走到众人身前,看了几眼巨石,便点了点头:

    “这功法太普通,而且被改的更差,如若不然,常青能早三年突破到神境。”

    “你说什么!”陈家战神眉头一皱。

    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嘲讽,他已然不喜。

    但不高兴的念头才刚刚升起,随即看到张汉的动作和话语,他脸色一变,目中尽是惊疑。

    “修复此功法,非常简单!”

    张汉的手中突然多出一柄长剑,是魔舞剑,他一边向前挥动,在巨石上留下一道道痕迹,一边说道:

    “这一套功法,偏水属性,出现的问题不只是残缺的第三卷,还有第一卷与第二卷交汇处,这里错了,而且第一卷的方式也不对。”

    “最重要的是,常青是青龙血脉,修炼水属性次级的功法,在经脉当中极其容易循环成蛟龙之法,这就又弱了不止一筹,青龙血脉虽不是上层,但也不是蛟龙能够相提并论的。”

    唰唰唰!

    随着张汉的话语,他的剑芒在巨石上留下很多的印记,上面的图案一改再改,和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只用了五秒钟的时间,张汉长剑一收,同时说道:

    “现在看看我改良后的功法吧。”

    嘶!

    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盖行空有些惊疑不定。

    拜托,这是功法啊,还是青帝要练的功法。

    小汉你几秒钟就给弄好了?

    你确定这不是在作画?

    但谁知,陈家战神却瞳孔一缩,手掌颤抖,身子一闪便来到巨石前侧。

    用手抚摸那新的痕迹,同时惊声说道:

    “神迹!这就是神迹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