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被摧残的红叶山

神级奶爸 第六百四十四章 被摧残的红叶山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大章】

    “啊!”

    “哦!”

    “哎呦!”

    “”

    听着一顿‘砰砰啪啪’的声音,赵风、许勇和冷月相互对视了眼。

    “好像打的很惨啊。”许勇脸色一缩。

    “哼,活该!”冷月轻哼一声,这个时候丝毫不怜悯刘教官,反而感觉很有意思,痛快。

    “哎,谁让教官那么皮了,平时跟着师父,要么身旁也有青帝,有他们压着江队长才没有发作,现在落单了,那还不挨揍?江队长毕竟是一位巅峰的强者啊。”赵风摇头轻叹。

    “可是”

    许勇的声音压的很低很低:“你有没有觉得,刘教官和江队长还挺有夫妻相的?”

    “嘶!慎言!你也想挨揍吗?”

    赵风吓了一跳。

    你这家伙别祸水东引啊!

    这要是被江队长听到了,把他们几个揍一顿,也换不了手啊,打不过的,根本打不过。

    好在全神贯注揍刘教官的江晏蓝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议论。

    狼嚎声持续了足足十分钟,打的江晏蓝头发都有点乱了。

    爽!

    她的眸子都亮了起来,感觉浑身毛孔舒张,爽到了骨子里。

    “让你在跟我俩?n瑟,哼哼,下次在跟我皮,我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江晏蓝收了手之手,得意洋洋的看了两眼瘫软在地上的刘教官。

    “哎呦呦不敢了,不敢了。”刘教官痛哼哼的时候赶忙回答。

    已经青了的两个眼眶偷偷的打量着江晏蓝的表情,发现她的得意,他其实心里有点痒痒,不知何时才能揍回来。

    “你给我注意点!下次不要让我在碰到你!”

    江晏蓝哼了一声,伸出手指,摇了摇车钥匙,随即转身溜溜达达的走回自己的甲壳虫,脚步轻盈雀跃。

    一副我太爽了的架势。

    看到她这股劲儿,刘教官就感觉像是一个欠登,气的瑟瑟发抖。

    在他的紧紧盯着的目光中,江晏蓝上了车,脑袋一甩,脚踩油门,嗡的一声向前驶了过去。

    嗖!

    刘教官一下子就站起了身,目光盯着,直到江晏蓝的车子被车流夹在中央,快要消失在街道口的时候,刘教官叫道:

    “小娘皮,等下次我把你的**打开花!你给我等着!”

    见到甲壳虫车子一顿,刘教官吓的差点拔腿就跑,但好在后边的车子紧紧的跟着,江晏蓝最终没有下车,只不过是降下了车窗,左手突然伸出来,竖起了一根中指。

    **luo的嘲讽。

    正当刘教官还想说一句狠话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道轻咳声:

    “小伙子,你怎么被一个女人打的这么惨?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遛狗的老大娘撇嘴摇头:“一定是你在酒吧里鬼混被人抓到了,年纪轻轻就这么浮躁,我看你女朋友面向很清秀文静的,都能给惹急眼,你说说你,眼眶都黑了,赶紧回去看看吧。”

    嗡!

    刘教官脑袋一阵眩晕。

    我的天,挨了揍还要被人说上几句吗?

    但面对这五十多岁的老大妈,刘教官也不能怎样,脸色有点僵硬的笑着:

    “大妈你说的对。”

    “来,您老慢走,小心别崴到脚。”

    “腿脚还挺利索的啊。”

    说了讲句话,刘教官反客为主,不再给人家开口的机会。

    待那位老大妈离开后,赵风几人也走了回来。

    “哎呀我去!被揍成大熊猫了啊。”许勇看着刘教官漆黑的眼眶,憋着笑说道。

    “活该被揍。”冷月幸灾乐祸的说道。

    “回去吧。”

    赵风点头,走向车子的驾驶位。

    “哎呦,**疼,腿疼,胳膊疼,眼睛疼,快扶我一把。”刘教官叫了声。

    但并没有搭理他。

    “没良心的。”

    刘教官一瘸一拐的跑到后排座,瘫了进去。

    一路行驶回到陈家庄园后,刘教官掩面进入他们几个居住的别墅。

    进屋后,就找了个铁锅,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些药草,开火,用半个小时熬了一锅汤药,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随后又拿出几片叶子,敷在眼眶,随后便软在沙发上躺着。

    像是敷面膜一样,大概半个小时。

    “呼。”

    刘教官吐出一口气,将变了颜色的叶子拿下,他的眼眶恢复了正常,身体也不痛了,又可以活蹦乱跳的了。

    “教官,我是真没想到,离开部队,你就这么活跃了。”赵风看了眼刘教官笑道。

    “那不一样。”

    刘教官面色一正:“部队里我是狼头,要有个样儿,出任务的时候,更是要谨慎小心,要是因为我的失误,让哪个兄弟送了命,不敢想。”

    所以他在部队里并不是很活跃,大部分的时间都比较严格。

    随即刘教官又笑了起来:“现在的生活,简直跟休假一样,轻松随意,像是梦想中的生活,还成为了武道宗师,其实本以为我将来还会回到部队,但现在看来,不会了,我给部队提供了很多气劲大师当教官,这也是很大的功绩,我大伯也很满意,至于我以后就可以在萌萌安保抱紧老板的大腿享受生活了。”

    “可这也不是你挑衅江队长的理由。”冷月默默地提醒了一句。

    让刘教官表情僵硬住了。

    “对啊,教官你是不是对江队长很来电?”许勇好奇的问道。

    “你可拉倒吧!”刘教官一下子跳了脚:“我对那暴躁的小娘皮来电?不可能的”

    话语说的很霸气,只不过看上去刘教官的表情怎么有点心虚?

    几人笑而不语,感觉或许两人真的能摩擦出一点的火花。

    只不过现在的实力不对等啊!

    人家江晏蓝好歹是宗师巅峰的强者,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是一尊神境,刘教官呢

    咳咳。

    本来之前他自己突破了武道宗师都有点洋洋得意,但现在,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高,他们感觉自己还是个菜鸡!

    这话若是放在武道界,说一位武道宗师是菜鸡,怕是会引起很大的哗然。

    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但若是放在张寒阳和青帝的身旁,又觉得理所应当。

    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第二天,刘教官几人生龙活虎的旅游,吃喝玩乐。

    张汉一家三口自己出去游玩,倒是留下了百般无聊的张莉。

    但这里是上京城,也是张莉土生土长的地方,总会有一些的朋友。

    于是张莉打了几个电话,约了好姐妹。

    一同吃了晚餐,然后去了夜店。

    本来见到同学刚开始的前半段都是叙叙旧。

    后来在两个女生男朋友的到来之后,他们又带了七八个朋友,味道就有些变了。

    其中一个女子对张莉阴阳怪气的,她的男朋友也是一阵附和。

    还声称请客去上京城最大的夜店去消费娱乐,他认识那里看场子的大哥。

    到了地方,很有牌面,安排在三号卡台。

    但玩了一个小时,便来了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皱着眉头,训斥着看场子的大哥:

    “我让你随便安排前三的卡台了吗?等会儿贵客来了怎么办?”

    “是是是,我马上给他们换。”看场子的大哥一头冷汗,赶忙转头:“你们赶紧让一下。”

    “让个屁!”

    话音刚落,在众人的目光中,西装男子目光一瞪,一巴掌拍在看场大哥的脑袋上,随后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头:

    “张小姐,您怎么来了!哎呀,不知道您在这里,我差点安排错了,千万、千万不要怪罪啊。”

    一言出,全场惊呆了。

    “不好意思,你是?”张莉迟疑的问。

    “我是马家的马小男,您肯定不认识我,但我认识您,张小姐,您在这里,我们董事长肯定高兴的不得了,我这就去叫他。”

    “”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这个时候,当年认识张莉的所有人都蒙圈了,怎么感觉她的身份比当年还要厉害?

    她已经不是张家人了啊,为什么呢?

    他们当然无法知晓,张莉有个何其恐怖的哥。

    对于这种最亲的血缘关系,谁都知道,张莉要是不高兴,人家亲哥可是会亲自到场的,张寒阳一来,谁能顶得住?

    连乔家和林家都被灭了,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上京城,对于张汉身旁的那些人,都有很深的研究,可以说很多地方的管理层,都知道这么回事,不能惹,碰不起。

    于是张莉这一卡台,顷刻间上了满目琳琅的美食和酒水,价值颇高,还都是免费的。

    但张莉并没有坐很久,因为旁边的人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人家的董事长在门口像是服务员似的站着,好有压力呀!

    这也是张汉这一群人留在上京最后的小插曲。

    各玩各的,也玩的很尽兴,刘教官在第二天也没有碰到江晏蓝。

    只不过,到了第三天的时候。

    上午八点钟。

    轰隆!

    一道巨大的雷鸣声响彻整个上京城!

    很多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南边,感受颇为怪异。

    因为其他的地方,都是晴空万里。

    但唯独红叶山那一带,乌云密布,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上头,给人些许压抑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那黑压压的云层,竟然还不断的翻涌着,犹如沸腾的热水。

    惊诧,很多人都在观察那里。

    “嗷!”

    当一道未知的,令人心惊胆颤的咆哮声远远传来的时候,人们真的惊住了!

    “卧槽,天地异象,难道有大妖出世?”

    “那一片云,必有异样,或许是作着什么实验?”

    “刚刚那道声音像什么?太怪了!”

    在诸多的议论声中。”嗷!“

    又是一道咆哮,声音好像更近了。

    尤其是在上京南区边缘处高楼的人,突然看到乌云中,一道硕大的黑影一闪而过,像是飞机,巨大的尾翼让人背脊生寒。

    “那是什么!”

    关于这个话题,很快速的在朋友圈传荡开来。

    但武道界,这个时候更为震惊!

    “那是青帝所在的红叶山方向!”

    “这异动是什么?”

    “快去看看!”

    于是很多的武者像是朝拜一样,火速前往红叶山的方向。

    第一时间去的,还是国安局的头头夜天狼。

    当他到达的时候,发现红叶山石屋那一块,都被掀翻了,漏出里面的平台,陈常青,正坐在其中。

    他的心跳声,很低沉,前胸后背的纹身,闪闪发光,一缕缕黑色的雾气在其中流转。

    “这是怎么回事?”夜天狼很奇怪的看着陈家战神:“他怎么又突破神境了?之前不是已经完美突破了吗?”

    然而,陈家战神却是笑而不语。

    “喂!”

    夜天狼不满的叫了声。

    这时陈家战神才回答了声:

    “你不懂。”

    说完便笑呵呵的看向陈常青。

    他刚刚也是惊骇莫名,一开始他在陈常青突破的时候,布下了八层防护结界,但没想到他突破的时候,沟通天地之力,异象势不可挡,让他的结界像是豆腐渣工程,一碰既碎。

    这种情况他也无法阻挡,便在一旁看着。

    可谓是震惊了好一会儿,完全想象不到,这功法竟然如此牛逼。

    八荒魔龙!

    到底是高到何等层次的功法?

    寒阳仙君的传承之术,哈哈,常青的未来不可限量。

    真没想到,他认了个好大哥,能让他有如此转变的大哥。

    不光是血脉之力提升,功法换成不知有多高端的,在短短的三天重回神境。

    换做别人,能做到吗?

    可怕!

    不知张汉将来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到底怎么回事?”夜天狼眉头一皱:“上面这波动已经造成一些轰动了,若是在剧烈,影响可不太好了陈老头。”

    “这”陈家战神表情一顿:“我也没有办法,之前我设置了八道结界,但那结界在这异象面前,不堪一击。”

    “是吗?”

    夜天狼目光一凝,手臂一挥,顿时一股颇为浩荡的星辰之力自黑云下方形成,欲要将其分解开来,逐一破解。

    但谁承想,形成之力刚刚碰触黑色云雾的时候。

    “嗷!”

    一道有些苍凉又威严的声音响彻开来。

    哗啦啦!

    只见一道百丈龙尾,向下一甩,将夜天狼的星辰之力打的支离破碎。

    不仅仅如此。

    嗡!

    夜天狼只感觉大脑一道嗡鸣,整个人向后退了十余步。

    再次抬起头,他的面色挂满了惊骇:

    “这、如此浓郁的天地之力,陈常青他到底干了什么?那巨龙该不会等会就飞出来吧?”

    这个时候,夜天狼突然有些担心了。

    要是特么一条巨龙,围绕上京城飞上几圈,估计全世界都会轰动。

    往好处想,可以借机炒作一番,往坏处想,那是啥?

    难道对普通人的解释,还说是全息投影?可覆盖整个城市的全息投影,谁信呐!

    就连在城市中的,青龙队长,朱雀队长,四人都发现了这情况。

    第一时间赶向红叶山,当他们到达的时候,也是一阵莫名的惊悚。

    没看过这样的突破!

    倒是陈家人,可乐坏了。

    这么强悍的气息,堪称无敌!

    但大家也都清楚,这黑压压的乌云,并不是陈常青实力的彰显,他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这般地步,甚至地成境的强者也够呛能施展出如此强悍的招式。

    是在突破的时候,整个人的气息沟通天地,展现出来的异象很是惊人。

    既然无法阻挡,在场众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们来的快的这几个人,完全的感受到了这股压力。

    但后面开车过来看热闹的武者,还没到地方,便见到那黑压压的云雾翻腾的更为剧烈,随即好似化作了一个像是龙卷风的形状,不断的向红叶山横压而去。

    而在红叶山上众人的视线中,在云雾中,大片的云层快速降落。

    整个云雾的形状,犹如一条巨龙。

    形状让人呆滞住了双眼。

    “嗷!”

    又是一道龙鸣声,紧接着龙影携带海量的灵气,不断的变小,压缩,最终汇聚在陈常青的纹身之上。

    咚!

    一道低沉的心跳声缭绕整个红叶山,仿佛其他人的心脏在这一刻停止跳动,像是被那一道低沉的心跳镇压了般。

    随即陈常青的眼睛睁开,目中精光闪烁,渐渐平息,漏出了正常的眼眸。

    下一刻,天上的云雾缓缓消散。

    仿佛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又好似不存在,消散于天地间。

    哗啦啦!

    当陈常青站起身的时候,一股比上次突破强劲了十倍之多的气息铺面而来。

    这让陈家战神太激动了。

    “常青!”

    夜天狼嘴角微微一颤。

    怎么感觉陈常青面对自己都能一战了?陈家出了两个强者,哪怕陈家战神将来不在,陈家也依旧不动如山,地位超然。

    不只是有青帝,还有青帝的那个变态的大哥。

    张寒阳!

    你给青帝修行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啊?

    这件事没有人告诉夜天狼,但夜天狼也猜得出来。

    从那天的对决,就感觉像是张寒阳要指点青帝一样。

    现在看来,还真的是。

    只不过这焕然一新的青帝,更强大了!

    一边想着,夜天狼一边拱了拱手:

    “青帝,恭喜你,有了很大的突破。”

    “谢谢。”陈常青点了点头,目中也有喜色。

    感受身体经脉海量的灵气,感受那仿佛浩瀚无际的丹田,还有通明了太多的灵识。

    原来这才是完美突破!

    之前的又怎么配说成完美突破呢?

    “哈哈哈,好好好!”

    陈家战神开怀的笑了两声:“常青,你汉哥今天下午的航班,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好。”

    陈常青身子一动,便漂浮空中,低头看了眼满目狼藉的红叶山,轻叹:

    “红叶山,今后不存在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