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又被揍的刘教官

神级奶爸 第六百四十八章 又被揍的刘教官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大章】

    “大黑,小黑,在这里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去!”

    周菲左手掐腰右手指着两个家伙。

    “嗷呜!”

    嗖!

    小黑叫了声,瞬间跳了下来,围绕两人转了一圈,才快速的跑向宠物区。

    它早都不乐意在这里呆着了,俺小黑何时吃过狗粮?才不乐意看你们在这亲亲我我的。

    大黑坐在树枝上,眼睛滴溜溜的瞅着下侧俩人。

    “喔喔喔!”

    它叫了声,待吸引了他们的视线后。

    大黑的两个手掌竖起了大拇指,随手左手握拳,伸出一根食指,右手握着空拳,将食指怼了进去,然后拿出来,在放进去,如此反复。

    来了五六下,陈常青脸色一黑,周菲的脸则顷刻间变得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她这是很少见的害羞了:

    “大黑你、你给我滚下去!”

    “喔喔喔!”大黑见状嘴巴都快噘到天上去了,叫了几声,便拍手哈赤哈赤的笑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

    砰!

    陈常青右手一拍,大黑的身子直接被拍的飞了出去,掉落在二十多米外的草坪上。

    “喔!”

    大黑转过头,对陈常青咧了咧嘴,也知道这家伙不好惹,于是它只是竖了个中指,便扭搭着大**慢悠悠的向宠物区走去。

    搞得陈常青哭笑不得:“这家伙。”

    “它们也很可爱的,是萌萌的玩伴,整天围着萌萌转,别人都叫不动,特别忠心。”周菲捋了捋额头前侧的刘海儿。

    陈常青看着周菲,默不作声,仔细的大量她的容颜。

    隐隐的能看到当初的样子,只不过女大十八变,更漂亮了。

    虽不像紫妍那种逆天容颜,但确实陈常青最为喜欢的。

    正当陈常青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咕咕。

    周菲的肚子叫了一声。

    饿了。

    陈常青愣了下,随即有点歉意的语气:

    “抱歉啊,光顾着和你叙旧,忘记你都忙了一整天,晚餐还没有吃,我们现在回去吃吧,边吃边聊。”

    “嗯。”周菲点了点头:“还真有点饿了,我们快去吧,等会儿火锅都要被吃光了,我跟你讲,这里的食物特别好吃,没准你吃几顿,就不舍得离开这里了。”

    “当然,这里不只是有我汉哥,还有你。”陈常青笑了笑。

    “一口一个汉哥,看来我姐夫对于很重要喽?你们是光腚娃娃吗?”周菲好奇的问。

    “不是,我是上小学六年级才开始跟汉哥混的,你不知道,跟他混能吃香的喝辣的、陈常青微微摇头,说道:“后来关系越来越好,感觉跟我亲大哥似的,本以为我步入武道界,出关的时候可以让他跟我吃香的喝辣的,谁承想,汉哥还是那个汉哥,哎,愿望落空了,我还是跟着他吃香喝辣,不过这种感觉让我感觉更舒服,嗯,你可以理解成,我喜欢跟他混。”

    “那也太巧了吧,我和妍姐的关系也超级好。”周菲说道。

    “那就好,之前是我有些激动,试探的问了你那句话,也是无心,但也是我遵循本心所想,还希望你不要介意。”陈常青又说了一句。

    “行了行了,你就放心吧,我和妍姐、姐夫关系都超好,说白了你现在是外来人,在我面前哼哼唧唧的干什么?”周菲的情绪缓和了过来,说话再次恢复大咧咧的本性。

    但这也是吸引陈常青的一个地方。

    其实这和陈常青以前的成长经历有关,人七岁之前是性格成型期,陈常青有些闷,有些懦弱的性格,不怎么爱言语,当年也只有张汉这样爱玩的孩子王才让他有安全感。

    “嗯。”陈常青笑着点了下头,随即问道:“你给紫嫂子当了多久的经纪人了?”

    “你就算呗,妍姐出道一年,火了四年,隐退五年,加一起都十年了。”周菲随口说道。

    “以我汉哥的性格,应该做了很浪漫的事情吧?”陈常青眼睛一眯,笑呵呵的说道。

    “他没和你说吗?”

    “没有。”

    “这你都不知道,姐夫追妍姐的时候都上新闻了,就是那一次烟花照亮整个新月湾的时候,一首情歌,漫天气球,花瓣,妍姐当时都看懵了。”周菲一下子来了兴致:“一开始接触姐夫的时候,他很落魄,脾气还臭,还很犟,给妍姐气的不行,但后来萌萌跟他几天,结果怎么着?人家衣冠楚楚自己来了香江,住五星酒店,一开始他像是木头,只对萌萌好,但后来才好像是开了窍,做了很多超级浪漫的事情。”

    “是吗?”陈常青愣了愣,失笑道:“那是他一开始不在意。”

    陈常青非常了解张汉,正如张汉也了解他。

    此时两人一边向餐厅走着,一边说张汉和紫妍还有萌萌的话题。

    这是两人都熟悉的话题,所以有共同语言,并不是刻意,而是下意识的交流,当渡过了这个过渡期,聊的也就会渐渐变多,总要有一个过程。

    不过这个过程,张汉给提供了更好的场合。

    两人刚刚走到餐厅门口,便见到张汉一家三口溜溜达达的走了出来。

    “这么快就聊完了?啧啧。”紫妍笑滋滋的说道,目光中含有深意。

    看得周菲有点忸怩,不好意思。

    “我给你们安排了地方,在城堡五楼的餐厅,你们两个去那吃吧。”张汉说道。

    “好。”陈常青点头。

    于是一行人走入城堡,见到里面的装饰,陈常青也是连连点头:

    “很气派,大气,房子应该是汉哥你弄的吧?至于这摆设,细致,贴心,应该是嫂子弄的了。”陈常青很笃定的说道。

    但紧接着。”才不是呢!“

    小家伙不乐意了,抬头看着陈常青,噘嘴说道:“是我和粑粑麻麻一起的。”

    “奥,对对对,还有萌萌呢,那萌萌你很厉害啊,摆设的这么漂亮。”陈常青拍了拍额头。

    “嗯啊。”小家伙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人家本来就在场嘛,虽然是被张汉抱着。

    一行人步行来到五楼,并没有电梯,大气的楼梯,角度也比较平缓,比正常的楼梯要长一些。

    五楼也是圆柱形的建筑,此时在餐桌上已经安排了烛光晚餐,两块比正常大了很多的神户牛排正规规整整的摆放着。

    可周菲一见,不乐意了。

    “你们吃的饱饱的,就给我一块牛排啊?根本不够吃。”周菲抗议道。

    “别急啊,等会儿还有一些配菜和意大利面呢。”紫妍好笑的说道。

    这个吃货!

    其实周菲不是那种很容易改观的人,之所以对张汉的改观这么快,不光因为张汉的优秀,还因为他的饭菜完全的征服了周菲的胃。

    可想而知,这等食材对一个吃货的吸引有多强。

    甚至之前还传出几个新闻,有数个小伙,每天干两份工作,为了就是每天吃上一顿萌萌的休闲餐厅的蛋炒饭。

    可以说,现在整个香江,都知道萌萌的休闲餐厅。

    萌萌集团被人谈起的时候,也总会说这是香江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来头深不可测,还有传闻,说一个企业,试图在商业横压萌萌集团,消息从内部不胫而走。

    但第二天,香江最上层的十几个集团企业,包括罗家等三大家族还有各大世家,一同出手镇压。

    短短一天的时间,那企业宣布破产,这个时候,人们才清楚萌萌集团在香江的超然地位。

    一呼百应,犹如帝王,甚至他们还知道,那些官方部门的查岗或是其他的问题,态度也极其热情。

    渐渐地,萌萌集团被更多的人知晓,身份略微高一些的,都是接触萌萌安保团。

    知道那五虎上将所代表的是什么,更清楚他们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率是何其恐怖。

    身份再高一些的,知道的也就更多了。

    张寒阳的人,这么厉害在情理当中。

    倒是对于青帝的到来,只有少数人知道,也都很关注。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强强联合。

    甚至吃完晚餐刚要离开的罗家主等人,都隐约的看到在城堡五楼的餐厅,好像是青帝和周菲。

    “不知我们什么时候也能上去吃上一顿饭,那将是一个能吹很多年的荣誉了。”

    不少人议论纷纷,目中有着憧憬。

    随即坐车缓缓离开寒仙阁。

    萌萌集团,被人们熟知,但寒仙阁在上流社会更为有名,能去吃饭的哪个不是大佬?

    有不少中层家族耗费巨资买下来的抽签名额,中奖者的家族在寒仙阁的餐厅,已经和一些大家族谈下来不少合作,让人眼红。

    都憋着一口气,打算下次再拍卖会员卡的名额时,说什么也要拍下来一张会员卡!

    视线回到城堡五楼餐厅。

    陈常青和周菲喝着红酒聊着天,话题也渐渐转变到两人身上这些年的事情,一直聊到十点钟,还没聊的尽兴。

    不过周菲知道萌萌这个时候快要睡觉了,便主动提出下次再聊。

    出门后,赵风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玩手机。

    是在约梁梦琪。

    睡什么觉,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两人算是步入恋爱的初期,当然要总在一起玩一玩。

    “吃完了?”赵风见状站起身子:“青哥,我带你去住的地方,就在周菲和莉莉的别墅旁边。”

    “是吗?那很好,谢谢。”陈常青心情很不错,又看向周菲:“不如我们喝一点茶,是我从我爷爷那里偷偷拿来的,给汉哥一些,我留了一些。”

    这件事陈常青也没打招呼,因为他拿的量有点多,感觉老爷子未必能给,便偷摸的拿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陈家战神回到草房里,一看自己的茶叶盒,气的胡子抖了一分钟。

    “这个”周菲看了眼手表:“那我们在聊一会儿吧,明天我和妍姐得去工作了,最近的意向合作太多,筛选了三批还有不少,得一个个看看,对比一下。”

    “好。”

    陈常青点头,三人向楼下走去,到了三楼的时候,陈常青看了眼里侧的大卧室,也并没有打招呼,感觉他们好像休息了。

    于是一行人离开城堡。

    而张汉一家三口,也正躺在床上,听张汉轻声的讲着故事,娘俩很快便也睡着了。

    张汉躺在她们中间,紫妍那修长的腿搭在他的腿上,萌萌的小脑瓜靠在张汉的胸膛,小手掌也放在上面,搂着睡才安心。

    所以张汉就是这样的动作,一动不动,不要说一晚上,哪怕是一年也没问题。

    倒是张汉习惯性的每天在这个时候修行识海上方的云团。

    四千云朵,极限拉伸开来,当再次缩回来的时候,每个云朵都有变多一丝,

    一丝,看着不多。

    但是张汉也知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每天都在进步,便是好事情。

    只不过,游走在云层当中的雷霆,不断的闪烁,波动愈发强大。

    太乙木生雷,也在不断的提升。

    “可惜,它终没有灵!”

    万物皆有灵,人的体会是灵魂,草木的体会是生机,雷霆也是如此,并不是说它要拥有自己的意识,而是那一种灵性。

    没有灵性犹如死物,若是有那一丝的灵性,那威力会提升太多,而且真正的太乙木生雷,也是需要灵性的。

    比如说,渡劫的时候,它针对你,一顿猛劈,别人不距离太近,就没问题,这便属于灵性的展现之一。

    不过这个比较远,可遇而不可求。

    “突破先天,之前尽量将云朵蜕变成万朵,那样的话,进入小世界便没什么问题了。”

    张汉修行结束后,想了想修行上的事情。

    对于这一世的修行,起点超乎他自己的想向。

    整理好进来的事宜,张汉便也休息。

    他们这边休息了,但还不到十一点,星月酒吧才刚刚开始。

    氛围很热闹,在重金属的音乐下,很多人都释放自己的野性和压力。

    “嗷嗷嗷!嗨起来!”

    刘教官很合群的在一侧过道边晃悠两下,伸出双手跟随dj的节奏。

    赵风和梁梦琪在后侧的卡台上,旁边的卡台是张莉和梁浩,其他人玩了一会儿便也去了大舞池,不乐意当电灯泡。

    “教官、刘教官!”

    阿虎带着柳佳冉走了过来,他看着刘教官大笑道:“听说你在上京被揍了,还被打的很惨,生活不能自理了?”

    “放屁!”

    刘教官眼睛一瞪:“谁说的?我什么时候挨揍了?”

    “你就别狡辩了。”柳佳冉哼笑:“我们都知道了,你撩人家美女,被打的眼眶都黑了!”

    “绝对不是!”

    刘教官撇嘴哼了一声:“是哪个人泄露的消息,让我抓到可得毒打一顿!”

    说了一声,刘教官面色一正,演技开始飙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他们传的都不对,事实上是我主动相让,你们说我能和一个小娘皮认真么?”

    说到这里,只见阿虎和柳佳冉的表情一顿,有些疑惑的看向刘教官的身后。

    随后好像反应过来什么,阿虎挤了两下眼睛。

    但刘教官却吐沫星子横飞,手舞足蹈的说道:

    “更何况,就那个姓江的小娘皮,那两下子也能打过我?我只是想要让她按摩按摩,力道也刚刚好,特舒服,就是后来不小心才磕碰到了眼眶,都是误会,不信你们就看着,等下次我在见到她的时候,她在跟我俩张牙舞爪,我不把她那小**打开花”

    说到最后,刘教官突然感受一股火浪从后侧传来,自己的**好像有点燥热。

    嗯???

    刘教官顷刻间惊醒,缓缓转过了头。

    看到那一身皮衣,一脸杀气的女人。

    轰隆!

    刘教官宛如遭受晴天霹雳,表情僵硬,眼睛渐渐瞪大。

    两秒钟后,他才漏出一道勉强的笑容,挥了挥手:

    “嗨!好巧啊江队长。”

    “是吗?”江晏蓝的目光又眯了眯。

    嗖嗖嗖!

    赵风拉着梁梦琪,梁浩拉着张莉,阿虎拉着柳佳冉,还有周围其他几个安保团的成员急速撤退。

    他们可是听得清楚,刘教官口中的’江队长‘三个字。

    他们更看到了,刘教官的**,已经着火了!

    嚯!

    赵风感觉,江晏蓝要是发飙,那还不把这里拆了?感觉腾出地方,让刘教官好好的给人家揍一顿就了事!

    “嘿嘿,误会,误会、江队长,别,误啊!”

    在刘教官的目光中,江晏蓝的拳头距离自己的眼眶越来越近。

    最终他化作一道惨叫,盖过了在场的dj音乐。

    嗖嗖嗖!

    附近很多人都转头望了过来。

    只见**着火的刘教官,正被一个皮衣美女拳打脚踢。

    “打起来了!”

    “天啊,在星月酒吧闹事,她不想活了?”

    “等等!”

    突然有不少人一惊:

    “风哥,虎哥,还有许勇竟然都在旁边看着,什么情况?”

    “我的天,难道那个女人的来头通天?在人家的场子打刘教官,别人还看着?”

    甚至连不少安保团的成员都懵了,见到刘教官挨揍,他们第一时间围了过来。

    却被赵风等人挥手示意止步!

    同时,赵风也给出了解答:

    “我们自己家的事儿,大家不要慌。”

    这一句话说出口。

    很多人都反映了过来,在看向刘教官和江晏蓝的身影,有点不一样了。

    “原来他们是两口子,那肯定是男的在外面瞎野,被人家抓到了,我去,只是这揍的也太狠了!”

    “嘶!”

    “这么漂亮的女人,下手好厉害,天啊,有这样的女朋友还敢在外面浪?”

    一时间,人们好像误解了什么。

    但江晏蓝听到他们的议论,下手更重了。

    刘教官的惨叫声也就更大了。

    于是周围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响。

    江晏蓝的下手就更加重,刘教官的叫声就

    貌似循环了起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