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流血的一夜

神级奶爸 第六百八十九章 流血的一夜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黄金盟主tony点加更2】

    当奇雾门众人见到那巨大的缺口上,出现了青帝和张寒阳的身影后。

    这些人是有些绝望的。

    护山大阵怎么一瞬间就开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向齐天的目中有着一丝疯狂,他狠声说道:“我的护山大阵地成境以下不可能破开。”

    他所表达的意思,是地城境以下的人难以破开,更不用想是在这么短的时间。

    质疑声让周围诸多看热闹的人群惊呆了双眼。

    “地成境是什么东西?难道是神境之上的境界?”

    “没错,你们可能听的比较少,等小世界的大门打开,如果运气好的话,是可以看到地成境的超强武者的战斗,只是,没想到奇雾门的护山大阵竟然被如此快的给破掉了,出手的是青帝还是张寒阳?这未免有些太可怕了。”人群中的一位老者连连惊叹。

    他是在场实力比较高的,宗师后期,实力越强、越能感受到张汉他们的强大与可怕。

    “护山大阵破了,张寒阳和青帝,会不会将这里踏平?”

    这些人距离比较远,忍不住向前行进一些距离,当他们看清下一刻发生的画面,无一不目瞪口呆。

    “就你这种皮毛阵道,也敢私自更改天地大阵?”张汉微微摇头。

    语气中有些淡淡的讽刺,无知并不可怕,他也是从无知过来的,可怕的是无知还认为自己懂的很多。

    阵法一道,也要靠领悟,但想要达到自行领悟的程度,最起码万阵图要玩的明明白白,更何况他摆弄的还是天地大阵。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真髓的天地大阵岂是随意更改的。

    “为什么不能改?它明明变得更强了!”向齐天不甘心的吼道。

    石地大阵,靠的是万千宝石,配合地势而成的天地大阵,但只有防御的能力,向齐天参悟五年,才在其中加入了迷幻阵以及杀阵魔影。

    这是让他引以为傲的地方,还打算看看等会张寒阳他们到了之后,面对石地大阵颇为棘手的画面。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方都没发现人家的到来,阵法便破了!

    “变阵不是你这么玩的,看清楚。”

    张汉淡淡的笑了一声,右手向前一抓。

    哗啦啦!

    向齐天感受到了,石地大阵中的诸多阵石纷纷变换了位置。

    此时阵法已破,他们也可以干涉这个过程,但他们并没有,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幕。

    无数阵石的变化,让石地大阵变了意味。

    原本有七成的防御,一成的迷幻阵,两成的杀阵。

    蓦然发现,杀阵突然增长为三成、四成、五成九成!

    迷幻阵渐渐消散,防御阵缓缓变成了封锁。

    一成封锁,九成杀阵。

    向齐天穷其一生才弄成的天地大阵,在这一刻,开始针对了他们!

    “好好体会吧。”

    张汉道了一声,和陈常青转身便走。

    阵成。

    向齐天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看着已经弥漫开来的杀气,他面如死灰:

    “我不甘心!”

    声音缭绕整个宗门。

    在外界诸多人的目光中,奇雾门的大雾再次升腾起,里面时不时的传出惨叫声,看得他们有些毛骨悚然:

    “里面在惨叫什么?”

    “难道他们奇雾门的天地大阵,向他们自己宗门发动了攻击?”

    “你刚刚没看到吗?是张寒阳出的手,他改变了这里的天地大阵。”

    “嘶!这都可以?”

    众人也不敢靠近,只在远处观望,当半个小时后,大雾开始消散。

    然而,消散之后,这里竟然变成了山中水潭,之前的奇雾门,已不复存在。

    “又灭了一个!”

    “夜黑风高,看来今天晚上,注定不会平静,那些企图杀上新月山得到神物之人,将付出惨痛的代价,神物啊,哪有那么好得到”

    那位宗师老者连连摇头。

    惹来一群倒吸凉气的声音:

    “那岂不是说,天丹门就是他们下一个目标?”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纷纷神色一动,肯定了这个说法。

    于是,张寒阳和青帝携手覆灭诸多势力,下一目标天丹门。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

    在这个深夜,天丹门可就热闹了。

    “你说什么?”

    掌门眉头大皱:“张寒阳和青帝已经杀过来了?”

    “千真万确啊掌门!”大长老的额头满是冷汗,但他这时候都没有去擦,浑然没有感觉到,目光紧张的看着掌门,苦涩的说道:“李家、赫家他们都被灭了,风雪阁所在的三岳宗也被踏平,只有小鹏王石锋候凭借超然速度逃脱,奇雾门也被他们从这个世间抹平,现在只有我天丹门了,他们肯定是要来这里的。”

    “慌什么?”二长老目光一狠,说道:“我天丹门是什么样的存在?人脉遍布整个华国武道界,他们只有两个人而已,哪怕他们有胆子灭了其他的势力,但也不可能打上天丹山。”

    “可他们两人的重量你不清楚吗?”大长老有些惊怒的说道:“青帝背后有陈家战神,张寒阳有北虎盖行空,别人不说,就他们两个的人脉,你以为很低吗?”

    “大长老,你这是在长大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二长老反驳道:“只要我天丹门给出一些资源,有大把的人会过来支援。”

    “没错。”天丹门那有些仙风道骨的掌门点了点头,也不慌张,而是沉吟了几秒钟,才接着和说道:“他们有靠山,我们也不是没有,坤虚界丹圣原,是我的师门,有这层关系在,俗世的势力谁敢造次?”

    一语定军心。

    掌门目光平静的看着下方二十多高层人员,就连大长老,也都平缓了下来,这让掌门满意的点了下头:

    “你们不用慌乱,有我在,有你们在,天丹门更会长久存在,不要看张寒阳和青帝现如今有多强,并没有太大的用,等小世界的大门打开,那群真正的天骄降临,呵呵呵,你们会发现,什么张寒阳,什么青帝,也不过浮云尔尔。”

    见到门内子弟气势高涨之后,掌门站起身,大手一挥:

    “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容我去打几个电话。”

    有时候军心是很重要的,最起码现在门内这些长老护法一众高层,都信心倍增的看着掌门的背影。

    咱掌门这是叫人去了,想必不一会儿,这里就会来一些个神境大佬坐镇。

    他们已经脑补了,等会张寒阳和青帝到来的时候,一脸的懵逼。

    然后赶忙拱手给在场巨头大佬问好,还要给天丹门认错,老老实实的低姿态。

    没办法,咱的人脉就是很?拧?/p>

    有的时候,想象和现实的差距,是非常非常大的,甚至可以说大到了离谱的状态。

    掌门脸色平静的走到后屋,当周围没人后,他挥手设置了个结界,随即目中有些着急了,在房间来回踱步:

    “嘶,张寒阳和青帝一同,谁能挡住?”

    “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突破之后的青帝,据说凶猛无比,甚至被认为可比肩神境后期的存在,而张寒阳张寒阳张寒阳归来后屠戮两百多宗师,怕是也突破神境了!”

    “只能试试了。”

    半响后,掌门面色有些僵硬的叹了口气,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则电话:

    “喂,天狼兄,我有件事想要麻烦你,想必你也听说了,张寒阳和青帝要杀上天丹山,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误会,我去新月山也只是以为张寒阳陨落,和其他人争夺神物而已,但他们的杀意很重啊,所以我要请天狼兄出手,对此我们可以付出一些报酬,比如说分量很足的丹药?”

    他给出了自己的筹码,他相信对于丹药,谁也不会嫌多,包括国安局的老大夜天狼!

    只是手机为何还是沉默?

    掌门有点紧张了,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一秒钟、两秒钟。

    直到五秒钟后,手机里才传来夜天狼的话语,声音有些嘲讽的意味:

    “所以,这就是你攻上新月山的理由?”

    “嘟”

    说了一句话便被挂断,掌门有点心凉啊!

    但他心里更多的是气愤。

    他又给另外一人拨通了电话:

    “廖兄,我这里有些麻烦”

    “滚!”

    “马哥,上次你说的那个丹药,我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遇到了个麻烦”

    “什么丹药?不记得了,我现在还有事在忙。”

    砰!

    掌门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表达他愤怒的心情。

    再次拨通电话:

    “刘先生,我现在有些麻烦,想要请你帮忙,至于报酬,肯定让你满、喂?刘先生?喂?”

    “沐小姐,我是天丹门的掌门,也是丹圣原的子弟,我们丹圣原和罗浮剑宗一直都是合作的关系,我现在遇到了麻烦,想要请沐雪小姐你半个忙,我们丹圣原会给出丰厚的报酬,希望沐小姐能带人过来助场。”

    “咯咯咯,你这个小喽??阑瓜肜?疟鹑耍勘鹂?嫘a耍?藕?粑一岫愿叮??皇且蛭?悖?约汉煤玫母惺芸志灏桑?莅荨!?/p>

    啪!

    掌门顷刻间握碎了自己的电话。

    妈的,一个人都找不到!

    好气啊!

    “怎么办?”

    掌门再一次踱步而行,三分钟后,他目光一凝。

    随即走出后屋,他焦急的脸色变得平静,自信,有光泽。

    缓缓走到大堂,看着门内子弟,他沉声说道:

    “我已经联系好了,今天,只要他张寒阳敢上山,就让他有来无回!”

    “好!”

    “我天丹门定然长存,区区两个天骄子弟,又算得了什么?”

    “呼”就连大长老都松了口气。

    他和二长老相视一笑,度过危机,自然是开心的。

    这时,掌门无奈的笑了笑,叹道:

    “不过这次我们也要付出一些报酬,大家近一年炼制的丹药,怕是要空了,这次的拍卖会也可以取消了。”

    “应该的,应该的,请各位巨头出手,肯定不能让他们白来。”大长老说道。

    “今年的拍卖不能举办,还有明年么,而且大家拍不到丹药,估计怨气都会放在张寒阳和青帝的身上,这也是我们乐意见到的。”二长老也是老神在在的回答。

    “嗯。”掌门略微点头,说道:“你们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我去丹库准备一下,他们快要到了。”

    说完掌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径直来到丹药库房,席卷了所有的丹药,回到主殿,偷偷从后门而出,在药园将三株圣物和不少天级宝物席卷一空,随后身影快速钻入了后山的丛林。

    进入丛林后,他缓缓转过头:”总有人要承担他们的怒火。“

    显然他是想丢车保帅。

    右手一挥,在身子四周有着层层波纹,想要阻隔右手腕的印记。

    但当他走出十里地之后。

    轰隆隆!

    后侧天丹山传来了剧烈的波动。

    “来的这么快?”

    掌门表情一僵,还好自己果断,若不然也要落得被斩杀的结果。

    可就在这时候。

    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他身前响起:

    “想要去哪?”

    嘶!

    瞬间,掌门仿佛被掐住了喉咙。

    他缓缓转过头,还真的被掐住了喉咙。

    “张、张寒阳?”

    “我说过”黑夜中的张汉,嘴角漏出一丝冷笑:“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咔嚓!

    这位掌门的意识,消散了。

    张汉目中光芒一闪,天丹门的掌门身体燃烧熊熊烈火,三秒钟便焚成了灰,随即张汉一手拿过漂浮的空间戒指,微微摇了下头,身形一动,奔着天丹山而去。

    一分钟后,到达地方,陈常青已经收了手。

    在废墟之上的一颗树尖,他懒洋洋的坐着,见到张汉后,他站起身:

    “呦?你也挺快的啊。”

    “是对手太弱了。”

    张汉轻笑了声:“走吧,今天的任务结束了。”

    “那明天还有任务吗?”陈常青无聊的说道:“今天没怎么打,比较不爽。”

    “有。”

    张汉点了下头:“明天去西方,应该会有几场大战,你提前准备一下。”

    “有汉哥你在,我还需要准备什么?”陈常青笑道。

    一句话问的张汉有些哑然。

    他想了想,才说:“那就准备养足状态。”

    “哈哈,好。”陈常青看了眼时间:“现在快要四点钟了,所以我们是不是要加快速度,你回去还要给大宝贝做饭。”

    “嗯。”

    张汉应了一声,身子便化作一道流光,奔着市区而行。

    陈常青运转八荒魔龙,速度非常快,两人并肩而行。

    当来到几场的时候,在他们飞机前,站着一位平静的男子,是青龙支队的队长。

    “张先生,陈先生,你们好,我是青龙队长,航班已经安排好了,五分钟后可以起飞。”

    青龙走到两人身前,说了一句后看向张汉,略微沉吟两秒钟,随后说道:

    “张先生,我老大让我转告你‘西边的路不好走’,他也是因为面对一些压力,才不得亲去香江,只是告诉朱雀让她来帮忙的。”

    “路本来就是人走出来的。”张汉回答道。

    “果然啊。”青龙苦笑一声:“既然你们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了,一切小心。”

    张汉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下,随即和陈常青上了飞机。

    五分钟后飞机缓缓起飞,升入空中。

    其实张汉也清楚,这一趟西方之路,并不好走,肯定也有像陈家战神这样的武者,不过张汉已经有所准备。”大概六点半能到香江,还算来得及。“陈常青坐在张汉身旁,问道:“对了,嫂子的身体是不是有些异常?那诅咒之船你了解了吗?是什么情况?”

    这件事他们还没有问过,但也都好奇。

    “诅咒之船,那不是单纯的诅咒,至于其他的,我还没看出来,你嫂子也不是普通人。”张汉笼统的回答了声。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在几天前,嫂子吸收不了丹药,我们就猜测不一般了,那萌萌是不是也很有天资?”陈常青说道。

    “我的亲女儿,能没有天资吗?”张汉表情一动,横了眼陈常青。

    他说的不是废话么,是他和紫妍的女儿,天资嘎嘎好。

    “哈哈哈。”陈常青笑了几:“那汉哥你打算什么时候教萌萌修行?如果打小修行,将来进步会更快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现在还是早了点,我和你嫂子眼前说过了,等萌萌长大一些后,我就教她修行,练法术。”张汉说着,嘴角挂起一道微笑。

    “会法术的小丫头?厉害了。“陈常青也笑了起来:”想一想以后那些小世界的天骄,比不上萌萌,被萌萌暴打,画面挺美。“

    “怎么说话呢?那些人岂能和我女儿相提并论?”张汉还不乐意了呢。”呃好吧,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教她修行?我还挺期待的,到时候呃我也没什么能教她的啊,哎,你说你,那么厉害,到时候我都没有教的了。“

    “你当然教不了了,我女儿要学的我都已经规划好了,都是超乎想象的东西,和你说你都理解不了。”

    “拜托,汉哥,你不要总贬低我好不好?我怎么说也是名扬天下的青帝啊!”

    “得了吧,不贬低你,到时候你该偷偷摸摸的教我女儿武功了,我提前和你说,我女儿不学武功。”

    “好吧,我服了。”

    说着说着,俩人都是笑呵呵的样子。

    记得曾经这样随意的开玩笑、开怀的畅聊,还是很久很久以前。

    不过陈常青更期待,汉哥教萌萌的时候,会是怎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