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村姑最新章节 - 第122章 可恶之极

极品村姑 第122章 可恶之极

作者:仙草藤书名:极品村姑类别:玄幻小说
    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儿子,就算心硬如铁的苏夏,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紧随着苏夏进来的廉振坤,看到屋里情景,先叫了声大哥。

    只是想着他大哥怎么会来大嫂房里?

    “苏夏,找到孩子就好!”上官云飞上前,看了眼闭着眼,睡熟了的孩子,“小家伙长的很像你啊!”

    苏夏也是才看到孩子长相,被上官云飞这一提醒,也觉得这个孩子长的同她很像。

    只是这么大的动静,孩子都没醒?而刚在进门前,苏夏听到一道男人的惊呼声,她不自觉的运起了木系异能。

    在末世,木系除了能指挥那些植物、催发种子外,还有个治疗作用,是非常受欢迎的异能之一。

    只是随后苏夏就又给了吕梦岚一巴掌,“连个刚出生一天的孩子都敢下手,你真是可恶之极!”

    “苏夏,孩子怎么了?”廉毅问道,他刚回来就听到苏夏如此说,心里顿时一咯噔。

    “怎么了?给这么小的孩子用蒙汗药……不对,你给孩子下了什么毒药?”苏夏单手掐着吕梦岚脖子,把她半提在空中,咬牙切齿的问道。

    “呵呵……没救的……呵呵……”吕梦岚一脸是血,只是一双眼睛却是亮的吓人。

    “你不说是吧?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也尝尝这毒药的味道!”苏夏脸上倏地笑起来,对盘在床棱上的小翠道,“小翠,仔细找找。”

    苏夏心里担心不已,却只能生生忍着。

    “不、不要……”吕梦岚慌乱的摇着头。

    这让苏夏更加相信自己猜测了。

    一听这么小的孩子被下了毒,屋里除了吕梦岚都心疼不已。

    上官云飞同廉毅不约而同的开口道,“赶紧去请太医(回春堂请孙一丹)”

    “对对对,去回春堂请孙一丹!”廉毅一听,连连改口。

    “造孽啊!”汪雪茹一声哭吼,只是很快,她就冷着脸对廉毅道,“侯爷,这个媳妇……”

    “去叫承恩侯过来!”廉毅也发狠了,叫你走你不走,那就老老实实的呆着,他们侯府也不嫌多这么个人。

    如今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再想留在府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现在能对如此小的孩子下手,谁又能肯定不会对他们这些老家伙下手了?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我不走!”吕梦岚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激动。

    苏夏看着她,幽幽说了一句,“怎么,舍不得廉振坤?”

    “什么?”她怎么知道的?廉毅夫妇惊呆。

    上官云飞更是直接傻了眼,看看地上一脸血泪的吕梦岚,又看看眼里喷着火的廉振坤……原来苏夏和她的孩子是这样被牵连的!

    上官云飞不知不觉间就真相了!

    “呵……就她看廉振坤那像苍蝇叮上臭鸡蛋的眼神,傻子才看不出来。”

    “咳!”众人一阵清咳,都被苏夏的比喻给惊到了。

    这时,小翠尾巴尖卷着个小荷包过来。

    而众人的目光也转到了那个小荷包上面。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太后娘娘侄孙女,对,我要找太后娘娘,来人,快来人……”吕梦岚终于意识到危险了。

    “疯子,不许过来,走开走开!”吕梦岚一边往后退着,一边胡乱挥着手。

    苏夏上前一步,在她身上点了几下,立时,吕梦岚僵在那里。

    而苏夏也不多废话,她相信小翠,找来的就是怀里孩子中的那个毒药。

    也不知是苏夏动作太快,还是屋里众人反应太慢,或是他们根本就想如此,总之,等把纸包里的毒药全都倒进吕梦岚嘴里,也没谁啃一声。

    吕梦岚努力想要吐出来,可她全身僵住,连咽都是被苏夏给强制灌下去的。

    而此毒药又是粉剂状,一入口就化了。

    苏夏爱怜的抚过孩子脸颊,她还不知孩子被下了什么毒药?不知好不好解?

    “娘!”乐乐扯着苏夏的衣袖怯怯喊道,他从娘身上感到了悲痛。

    “乐乐乖,一会等你孙叔叔看过,我们就回家。”

    苏夏很想马上就离开这里,可她知道,给怀里孩子看病才最重要。

    所幸安平侯府离回春堂不远,很快孙一丹就提着药箱过来了。

    “孩子呢?”

    “在这里。”苏夏立马上前回道。

    孙一丹也不同苏夏说什么,直接就这样号起脉来。

    他从孩子脸上看出了些端倪,脸色也沉重起来。

    “你把孩子放在桌上。”苏一丹一会后指着桌子道。

    苏夏觉得可能是抱着号脉不准吧,所以苏一丹才会如此要求。

    上官云飞很机灵,连忙解了披风铺在桌上。

    苏夏感谢的朝他笑笑,只是那笑容,让上官云飞心疼不已。

    他认识苏夏也有多年了,从没见她笑的如此难看。

    “笑不出来就不要笑了。”上官云飞忍不住劝了句。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廉毅狠狠瞪了眼小儿子,暗骂,真是个笨蛋,都不知道上前讨好讨好苏夏。

    倒也不是廉振坤不想讨好苏夏,而是没有上官云飞反应快,因为他还在努力压下之前的恶心。

    被自己大嫂喜欢这种事,是个人都会觉得恶心,除非此人同样有病。

    “唉!”孙一丹长叹口气,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孩子道,“孩子被下了蒙汗药,这个倒简单,不过此时倒是可以解了孩子的痛苦,不然如此小的孩子,肯定承受不住那份噬骨之痛。”

    “有、有解药吗?”苏夏强忍住泪,颤抖着声音问道。

    她感觉自己心脏都在一阵阵的抽痛,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像是窒息了似的。

    苏夏忍不住紧紧抓住自己衣襟,悲痛的不知该从哪开始哭泣。

    “……有!”孙一丹回的很勉强,看着苏夏的眼里布满同情,“解药很好配制,可药草无从找寻。”

    正当苏夏想问的更具体些时,只听上官云飞激动道,“是不是同瑾儿一样,孙一丹!”

    “……是!”孙一丹痛苦的回道,那个孩子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上官云飞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人也有些不在状态。

    倒是苏夏,深吸了口气,随后一抹眼泪,哑着嗓子问道,“孙御医可知需要哪些药草?可识得那些药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