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乱国最新章节 - 一百六十一、义子(强推求收,双更求票)

妖女乱国 一百六十一、义子(强推求收,双更求票)

作者:樊笼也自然书名:妖女乱国类别:玄幻小说
    那是父亲第一次下地宫来看邀雨。并不是什么节日,也无甚可庆祝的事情。正因为如此,父亲的突然到来,让邀雨惊讶又欣喜。她甚至有一瞬间的期待,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出去了。

    她拼命地想忍住不哭,眼睛却不争气地落泪不停。她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父亲了,脑海里的印象都变得模糊不清。直到再次见到檀道济,邀雨才忽然记起,对,父亲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只是苍老了许多。昔年意气风发的寒门将军,如今已经是朝堂上举足轻重的权臣。

    檀道济并没有多留,只是上前摸了摸邀雨的头。轻轻替她把面颊上的眼泪擦干,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等着爹来接你。”

    他说完这句话,便叫走了子墨,到地面上去了。

    邀雨不解,她真的不明白。这么多年未见的父亲,如何能只说一句话就走?而且为何要叫走子墨?邀雨毫不犹豫地跟上去,地宫的暗门并没有关闭,而父亲和子墨就站在地宫门口说话。邀雨本能地一闪身,躲到了暗处,屏息倾听。

    现在想想,当时田叔也在场,他却没有阻拦邀雨偷听,想必是父亲授意过,有心让她知道的。

    邀雨记得,当时父亲开门见山,“我有意收你做我的义子,你觉得如何?”

    邀雨躲的位置很偏,两人看不见她,她也看不见他们。所以她瞧不见子墨的表情,只记得等了许久,才听到子墨说,“奴不敢高攀将军。”

    檀道济略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建康有个风俗,觉得招赘是断别家香火,有损阴德。所以招赘前往往会先收赘婿为义子,过继了自家的姓,再入赘进门。我说的话,你可明白?”

    子墨沉默。

    “即便如此,你也不愿做我的义子?”

    又一阵静默,子墨才道,“奴只愿一生服侍女郎。别无他求。”

    邀雨至今还能清楚地回想起来,她在暗处听到父亲长长的惋惜声。当时她对男女之事并不明了,但有一点她听懂了,子墨并不想入赘到檀家。

    后来她从娇娘那里旁敲侧击,知道入赘对男子而言,并不是十分光彩的事。也就明白了子墨当初为何拒绝。

    或许那个时候,邀雨就隐约知道,子墨有一天会娶妻生子,离开自己。只是当她看到子墨身边的女妓时,这个念头才真正清晰地出现在她脑子里,让她不得不直视,不得不思考该如何去做。

    子墨方才对她说,他会一辈子都陪着她。邀雨还以为是子墨改变了主意,却没想子墨依旧是不肯。

    邀雨呆呆的望着案桌上的小香炉出神。很多事情,她以为自己想明白了,可转过身却发现脑中依旧混乱。

    子墨显然不想邀雨再细想下去,出言打断邀雨的思绪道,“我这几日之所以同其他营的领军走得近些。其实是想能早于拓跋焘得到师傅的消息。我不能确定拓跋焘是否是师傅在找的天下英主。若他是,而师傅又让你嫁给他,成为他的助力。你要如何?”

    邀雨愣愣地抬起头,望向子墨,她的脑子还没把前面一个问题想明白,子墨就又扔给她一个烫手的山芋。她要怎么办?

    子墨轻叹道,“总之,你既然无意嫁给拓跋焘。我们就不能冒险让师傅和拓跋焘相见。等定中军到了,我们就跟着拓跋焘转移到那边。这样才能截获最新的战报,阻止师傅接触拓跋焘。”

    “啊?哦。好。”邀雨木讷地点了点头。

    “好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子墨几乎是逃出了营帐。他心里清楚,他今日做了卑鄙无耻,近乎小人的行径。他让邀雨打消两人结亲的念头,却同时让邀雨认定自己不会离开,这样邀雨就不会再去考虑接受其他男人的照顾。

    子墨的心里对自己充满了憎恶!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利用邀雨对自己的依赖。他这种人,凭什么与邀雨共结连理?

    分界线

    就在万众瞩目的定中军终于到达军营时,檀邀雨病了。

    作为整个军营精神支柱的仙姬,竟然在大战开始之际病倒了。这么不吉利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外泄的。幸而邀雨平时就不爱出入,连晨起打拳也是早过校场晨练的时间,所以她病了以后,除了最贴近的几个人,并没有为外人知晓。

    拓跋焘特意带了自己宫中的御医来看。御医知道要给仙姬看诊就开始提心吊胆,就连上次同柔然一战后,为拓跋焘疗伤,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这御医是拓跋焘从宫里带出来的,可以算是拓跋焘的心腹。他一直跟着拓跋焘在镇西军听候差遣,因此他深知檀邀雨在镇西军士卒心中的地位。他若是医不好檀邀雨,那估计自己也性命堪忧了。

    也算这御医命好,给邀雨看了诊以后,他着实松了口气。

    “回禀陛下,仙姬似是受了凉,又心有郁结,引发低热。臣先开些退热的药方,为仙姬排除寒气。”

    拓跋焘双眉紧蹙,“可会耽误大军开拔?”

    御医有些犹豫,“这……若是烧退了,应是不妨事。”

    “那若是烧不退呢?”拓跋焘追问。

    “这……微臣实在不好断言。”御医咽了口口水道,“索性距离大军开拔尚有几日,臣定会全力为仙姬医治。”

    拓跋焘知道自己是心急了,对御医摆摆手道,“你先去熬药。一定要亲自盯着,决不能泄露给外人。”

    棠溪又急又担忧,昨日她做主拦住妹妹,放子墨郎君进去同仙姬说话。本意是想二人能化解误会。却没想到事情变得更严重了,仙姬原本只是情绪低落,如今竟直接病倒了。

    墨曜望了眼塌上的邀雨,又去看营帐门口。连姐姐都从何大人那儿赶过来了,子墨郎君应当也知道仙姬病了,怎么还没来呢?

    拓跋焘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平时子墨护檀邀雨护得紧,恨不得拿个罩子把檀邀雨罩住。此时邀雨病了,他却不知所踪,委实蹊跷。

    拓跋焘问棠溪道,“你家仙姬那两个护卫呢?”

    棠溪晃了下神才意识到拓跋焘说的是子墨和祝融。还未等她想出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见赢风推门走进帐来。

    “小师弟和祝融替我找药去了。”赢风随口道。他也不待人招呼,径直走到邀雨的床榻边坐下为她把脉。
博聚网